[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广州跳桥秀是道德提升的标杆
(博讯2009年05月27日发表)

    作者:鄢烈山 知名杂文家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不久前发表的关于中国研究的一份报告中说,当代中国面临两大问题,一是环境污染,二是道德沦丧。对于前者应无疑义,我的家乡江汉平原早已非复《洪湖水,浪打浪》所歌咏的景象;对于后者,我以为,其判断与余秋雨大师近日在博客中所说的“中华民族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在精神品质上也是全人类极少数最优秀的族群之一”同属偏颇之言。 (博讯 boxun.com)

    
    在我看来,改革开放30年来,国人普遍的道德水准有提升,也有沉沦。只说道德提升吧,这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冲动所在。其社会性标杆就是广东省内外正在热议的“跳桥秀”者被推事件。
    
    5月21日7点多,一名叫陈富超的男子,称被开发商拖欠工程款450万元,久索无果,为躲债有家难归,携带横幅标语爬上广州交通要冲海珠桥,以跳桥“要挟”社会。在警方劝说、谈判的过程中,公共交通受到严重影响;僵持了5个小时,要办事要看病要上下班的人利益直接受损,他们对打乱了自己生活计划的这个眼前的肇事者心生怨愤是十分自然的;而且这种“跳楼秀”一月数起,有受池鱼之殃的老太婆甚至指着陈某大骂,此乃人情之常。12时许,看病路过此地的 66岁退休工人赖健生,乘警察不备穿越警戒线,“像猴子一样”攀上7米左右高的桥顶,一边说着套近乎的话,一边将“朋友”陈富超一把推下,致使没有心理准备的陈某栽到气垫上造成腰椎骨折等伤害。
    
    对于赖某的推人举动,他自己先是很自豪,这个当过炮兵的老伯坐在桥顶微笑着向现场的警民行军礼,也有围观者为他大声叫好。
    
    但是,“突然之间,掌声消失。站在东侧人行道、身穿绿色长裙的罗女士失声痛哭……陈富超掉下来那一刻她以为他会死。”“赖健生坐着云梯车缓缓降落,西面身穿红色衣服的市民陈先生情绪激动……谩骂声越来越大,东面一名小伙子脱下脚中拖鞋,使劲往赖健生扔去。”有人甚至指责赖某“故意杀人”。警方人士则称赖健生无责任(权力)处理,桥上突然推搡可视为袭击他人,其行为涉嫌故意伤害罪,将他与两次“跳桥秀”而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的陈富超一起带上警车(现一个取保候审一个就医)。
    
    看现场描述我很感动,看网友的跟帖评论,我则很受鼓舞。
    
    对此事,网上有正反两方的意见调查,奥一网上认为赖老头是“见义勇为”、对推人下桥表示支持的,大约是认为赖某“违反法律”、表示反对的人数的两倍。这是切身利益受损者的心理状态。钟南山院士那么明白而正直的人,还要求恢复收容遣送制度呢,他被抢过电脑嘛。我看截至同时段(5月24日 4:56:27)的网易网友意见,“认为推人下桥的赖健生应该承担伤者的全部医疗费及以后生活费的”支持方2109人,反对者736人,前者是后者的近3 倍!更多外地人的网易网友的表态,应该更中立更冷静更有代表性吧。
    
    这里有道德观念,也有法律意识在起作用。想一想我们中国从两汉直到改革开放前,一直讲“以德治国”,一直有“以理杀人”的传统,道德观念与法律意识是很难分开的。而今人们的人权意识、法治意识大大增强,建立在这个意义上的社会道德水平可以说大大提升了。
    
    除了对讨债不着逼作“跳楼秀”者的同情心,以及对陈某受伤的恻隐之心,更值得看重的是道德理性。且看这条跟帖:“当然,跳桥的人是不对,一大早就爬上桥,阻碍别人上班、上学。但是,推别人下去的那个老人就更不对了,他有资格推别人下去吗?他是好意,但他的好意也不能伤害别人的生命啊。”不仅讲到动机与效果,而且讲到执法的“资格”,这与乱棍打死淫妇窃贼和红卫兵造反的私刑传统显然不可同日而语。
    
    更重要的是,在一向强调集体利益和公共秩序压倒一切的中国,人们认识到了个体的权利,而且明确意识到人权是分层次的,生命权属于“基本人权”,高于出行权这样的“普通人权”(尽管众人并非人权学者,不会用专业术语来表达)。尽管早有“人命关天”之说,只有在当今中国,才在许多人的思想观念中被视作现实的应当遵循的律令。
    
    而且,官方也认可了这样的道德价值观。虽然“跳桥(楼)秀”一再发生,耗费了大量的行政成本,损失了社会效率,官方也没有沿用“专政”时代的处理手段,而是耐心劝说、“谈判”,避免人身伤亡。
    
    这是应当肯定的社会道德进步,哪怕你哪天遇上了这种事而烦心。
    
    至于道德沉沦的例子,我就不举了。从奶农、企业和官员都有份的三聚氰胺事件,到“嫖宿幼女案”,这样的标志性事件,愤世嫉俗的我俯拾可得。(原题:30年道德提升的标杆) (本文来源:南方日报 )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5/2009052700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