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武汉:花楼街人这是怎么啦?
(博讯2009年05月22日发表)

    
    三年前武汉市花楼街南一片“旧城改造”应该说让武汉市政府丢尽了脸面,正在南一片拆迁地上建设中的高档商住楼充满了南片居民的血和泪,那是武汉市政府搞非法土地交易和血腥暴力拆迁的见证,也是武汉市政府暴力拆迁的耻辱碑!直到今天南一片还有四家房屋产权(土地使用权)还未变更,《宪法》、《物权法》在它面前简直就是一个笑话,花楼街南片居民为维护法律的尊严和中央政令,维权抗争三年之久,虽然最终被强势所镇压,但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人们永远不会忘记。
     时隔一年多,武汉市花楼街南二片“旧城改造”项目启动,在新的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的亲自指挥下,花楼街南二片的拆迁出现了奇迹。短短45天,近两千被拆迁户望风而逃,这应该是一项很不错的政绩,补偿价格之低,拆迁速度之快,创下了武汉市拆迁史的新纪录。当然,这一骄人的业绩也来之不易。老百姓都说“饱狗子走了,饿狗子来”。 (博讯 boxun.com)

    市委市政府的决策者们充分总结了花楼街南一片拆迁失败的经验,在拆迁启动之前做了大量充分的准备工作。武汉市国保大队首先深入拆迁区域做稳定工作,多次上门找维权人士劝说、恐吓、威胁,最后以莫须有的罪名将花楼居民喻某某行政裁决五天。其目的只是要阻止花楼街人自发形成而且已坚持了两三年的法律知识学习。(每周三晚)这一招果然将许多人吓得不敢出门,紧接着市政府耗资120余万元在拆迁区域内安装了监控摄像头,那真有点像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特务,全天候地监视着花楼居民的一举一动。加上大量国保便衣和分局派出所民警四处游弋,其恐怖气氛一下子笼罩了整个花楼街上空,人们很快意识到花楼街将要发生什么。
    2009年3月24日武汉市花楼街南二片拆迁正式启动,一开始就有许多事情让人不明白,拆迁人由原来的香港“和记黄埔”变成了武汉市土地储备中心,(土地转让变更未向社会公布)2005年的评估价2427元/㎡,2009年还在继续沿用。市政府从各单位抽调的精兵强将组成的专班取代了拆迁代办公司,代办人员公开地说“我们是市政府派来的,这次是政府拆迁,但又不是政府行为”代办人员的挂牌上既无照片也没有姓名性别,更不会告知他门来自哪个部门。如此不明不白的拆迁花楼街人竟然也接受了,是不是被吓懵了?这也难怪,拆迁启动几天之后黑道班子就公开地在花楼街亮相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些“黑道人物”都来自花楼街周边,而且还挂着代办人员、拆迁人员的牌子。每到夜深人静时人们就胆颤心惊,因为不断地有路灯被砸、门窗被砸、锁眼被堵、深夜放鞭炮、粪便袭击商户的消息传出。凶神恶煞的黑道人物和所谓联合执法人员,每天成群结队在花楼街晃悠,人们惊呼“这是个什么世道,法治在哪里?和谐又在哪里?书记杨松、市长阮成发你是要房子还是要命呢?”
    素有维权抗争精神的花楼街南片居民这是怎么啦?强买强卖在这里公开进行。不走就打、不走就敲、不走就让你或你的家人下岗,再不走还要放火烧!中心城区钻石地段的拆迁补偿价格尽然是武汉市中心城区的最低,居民们说:我们拆迁补偿的钱都用来买了摄像头,用来请了警察和黑道混混,还要养活那些政府拆迁人员,天知道还有多少鬼窟窿要用这笔钱去塞。价格低一点可以理解。土地是国家的,房子是公家的,他们想收就收,给点钱是个意思,知足吧!
    这三年的学习没白费,人们真的提高了认识,能够充分理解地方政府的难处,每年有那么多的贪官,要侵吞那么多的国有资产,老百姓是山,老百姓是水,老百姓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咱们做父母的不出钱,谁出?咱做父母的就该有点奉献精神,奉献了几十年,多这么一次又算得了什么。市长和他的那些罗罗们开销那么大,又有那么多的应酬,就那点工资够吗?得!别骂娘了,不就是叫我们到乡下去吗,那里空气好环境好,市长好心让我们去过田园生活,走吧!眼不见心不烦,那里清静,而且离火葬场又近,方便!
    阮市长《花楼街南二片旧城改造拆迁维稳工作简报》你一定早已看过了,谢谢你啦!不过下次拆房子的时候别再请什么黑道,我们知道你只是想吓唬吓唬我们,但我们这大把年纪了,看见他们总以为是日本鬼子又打进来了。你可不知道,这些二鬼子可比老鬼子坏多啦!只要你给钱,什么断子绝孙的是他们都敢做。而且做得那么心安理得,那么从容不迫。
    呜呼!!!花楼街人是不是被吓傻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5/20090522014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