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我再睡会嘛,妈妈,我很困 / 艾未未
(博讯2009年05月20日发表)

    
    这是艾未未昨晚(09.5.19)被新浪删的博文
     (博讯 boxun.com)

    我再睡会嘛,妈妈,我很困。09.05.19(2009-05-19 23:02:11)
    
    
    前两天按照计划把双碑小学名单弄完,又在绵阳了解几所学校之后,准备去南坝看看。在去南坝的车上遇见一个大妈,她说绵阳市区这边遇难学生很少,我问双碑有遇难的学生她知道吗?她说不太清楚。但是她给了我一个信息:绵阳安县的茶坪初中应该有8个学生遇难。
    
    从绵阳到南坝需要3个小时,南坝还是很熟悉的样子,与3月份来时没什么区别,镇长和一帮建设技术人员在街道上指导着什么的。南坝街道上还是一样的脏乱,不时有警车在路上穿梭。他们在搬迁办公室,从板房搬到新的办公地点。我在大街上走着,路过派出所大门,这次来我是带着法律和火气来的,操!但是今天我没准备去报我的一箭之仇。
    
    
    我来到南坝街道上一卫生所,见到了郝医生。我们上次来过南坝但是没见面。简单自我介绍后,我们开始谈孩子的事情。我说我这次来主要就是想核查南坝中学和南坝幼儿园的人数,他说他无论多忙,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看艾老师的博客,有时候文章被删除,他只有等到晚上刚刚贴上去的时候去看。他的言语中对艾老非常尊重,表示中国这种人真的太少了。我问关于网上消息称:南坝幼儿园遇难学生100人,我表示怀疑,所以我来跟你核实此事。他说幼儿园遇难100人是不可能的,因为幼儿园一共100人左右,并且幼儿园在一楼,地震的时候撤离很快,听老师说遇难10个人左右。
    
    
    郝医生说5月12号的时候,他和几个遇难家属去祭奠女儿,旁边就一直有警察看着,他们什么也不做就是看着,“他们太害怕了”。他们还联名写过一个申请,关于在南坝小学为遇难孩子立纪念碑,但是至今未得到答复。
    
    
    这时候正好也是遇难家属的任成全来到卫生所,他刚刚去镇政府递交了一份材料,内容如下:
    
    
    关于平武县南坝镇中心小学原地修建5。12遇难人员纪念场所的请示.
    
    
    平武县南坝镇人民政府:
    
    受5。12特大地震影响,平武县南坝镇中心小学179名师生遇难,在党和政府及各界人士的关心和支持下,进行了积极的灾后重建,但骨肉分离失子之痛的家属始终无法从悲痛阴影中走出来,为了对亡者寄于哀思,遇难者家属化悲痛为力量,现特请求在平武县南坝镇中心小学原地建设5。12遇难人员纪念场所一个。
    
    妥否,请批示。
    
    
    
    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
    
    
    
    这份请示任成全曾递交给南坝镇政府,和平武县政府,绵阳市等单位,至今仍然没有回复,政府的态度比以前要好,但是他们只是推脱说,现在规划设计已经完了,没办法重新设计等等。但是郝医生说“他们那是说慌,材料5月19号就递交过去了,难道那时候政府已经把学校设计方案规划好了?” 说起这些事情他愤怒了,当时县里一个领导来到南坝救灾,一位村民被埋着瓦砾当中,刚好这位领导经过,被埋者就抓住领导的裤脚喊救命,可是这个领导根本没搭理装没看见,这个就是他们的领导屈然斌。
    
    
    郝医生说已经完全绝望了,你没有可以相信的人,可以相信的政府,这种领导最后还升官了!地震后南坝街道上的商店全部被轰抢了,郝医生的药也被抢了,但是他知道后没有生气,因为药就是拿来救人命的,后来他把自己20000多块钱的药品全部捐献给了政府。
    
    可是就这样记者和政府也一个鼻孔出气,当时有个记者来采访郝医生,他质问记者说:你作为一个记者你现在身在灾区,你能凭你的良心把我们这的真实情况报出去吗?记者马上改口推脱。
    
    
    当时地震后两天南坝才有部队过来,郝医生两天没吃东西,丧女之痛没人可以理解。当天晚上镇上的领导吃饭,命下人抬着茅台酒从他家门口路过,郝医生骂他们还有良心没有?那么多人被埋在下面不去救,他们领导还有心情去喝茅台,一个领导赶紧出来解释说这酒是慰问军区首长的。
    
    
    郝医生的女儿非常懂事,他和女儿一起经常去的地方,现在他根本不敢去,害怕想起来以前和女儿快乐的时光,有一次女儿要出去玩,郝医生说很忙没时间做饭,女儿跑去厨房给爸爸妈妈切了一盘黄瓜,走时说:“爸爸,你们饿了时吃”。
    
    
    郝医生说,就像冯翔描写儿子在自己心中的位置:“在这个地球上你就像一粒灰尘,但是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整个地球”。郝医生也想写些东西,但是他思路总是不清晰,要不就是女儿一直在自己脑海浮现,根本写不下去。下面是他写在手机里的一段,叫《怀念女儿》
    
    
    “今天早上,不经意间翻开了女儿的照片,看着女儿稚嫩的脸和开心的笑容,那种心痛,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的感觉油然而生,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情不自禁的流下来。
    
    
    虽然5。12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女儿那活泼可爱快乐的身影每天都在我脑海浮现,我每时每刻都在思念女儿的痛苦中度过,我也不知道这种心痛的感觉还要持续多久,肯定是一辈子吧!上帝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带走的是我的女儿,而不是我呢?她才六岁零五个月,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世间能轮回,我愿用我的生命来换取女儿的生命。。。。。实在写不下去了。"2008年7月27日
    
    
    地震那天,郝医生的女儿在沙发上睡觉,妈妈叫她起床,她说:我再睡会嘛,妈妈,我很困。妈妈说可是快迟到了,女儿自己从沙发上爬下来去洗脸。临出门前看着他说:爸爸,掰掰!女儿之前都是说再见,没说过爸爸掰掰。前后几分钟的事,地震了。
    
    
    2009.5.16
    
    公民调查 郭克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5/2009052010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