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乡土建筑关乎历史/陈志华
(博讯2009年05月09日发表)

     大约一百多年前欧洲知识界流行起一句话来,说的是:“建筑是石头的史书”。这句话产生的背景是十九世纪,考古学家在小亚细亚、中亚和北非发现了许多古希腊神话时代的文明遗址,有宫殿、陵墓、神庙甚至城池,它们证明,神话里有许多故事是真实发生过的历史事件。遗址的主体是建筑的残迹,因此,知识界有些人恍然大悟,原来建筑物身上携带着大量难得的历史信息,它们是历史重要的见证,于是说出了上面那句大有意义的话。
    
      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建筑史家不再将视野局限在宫殿、庙宇和城堡等这些上层社会才能享有的建筑上,很快对那些携带着普通人生活信息的平民建筑发生了兴趣。促成了十九世纪末文物建筑保护事业的新发展。在这之前,欧洲的文物建筑保护不是诗人们引领下的慨发思古幽情,便是建筑师主导的匠人式的修缮。而新萌芽的文物建筑保护思想是:保护文物建筑必须保护它存在过程中所获得的有意义的历史信息。这个崭新的文物建筑保护观念,既不同于诗人的,也不同于建筑师的。 (博讯 boxun.com)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熬过了两次世界大战可怕的破坏,到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国际上最重要的文物建筑保护组织(ICOMOS)在它的第一次会议上(1964 年)就发表了一个宣言,十分明确地标举了文物建筑主要作为历史见证的价值观,它们的使用功能退到了第二位,并且从这一点出发,基本制定了保护工作的系统的方法论原则,它的核心便是保护文物建筑的原真性。这个宣言的发表标志着文物建筑保护这门科学的成熟。
    
      1999年国际文物遗址理事会的那次大会,就是在我国的乡土建筑研究工作影响之下,以“乡土建筑保护”为大会主题。那次大会通过的《墨西哥宣言》全面地论述了乡土建筑保护的意义、原则和方法,并且接纳了我们的主张,明确提出乡土建筑的保护应该以完整的聚落为基本单位。
    
    
    
      乡土聚落这个大筐子
    
      中国乡土建筑主要的存在方式是形成聚落,聚落是一个有功能性结构的有机整体,适应着乡土社会中人们各方面现实的需要并提供发展的可能性。农村的选址规划、组织结构、引水造田、管理经营、奖善惩恶,农民的生活劳作、敬神睦族、教育娱乐、男婚女嫁、生老病死、天灾人祸,这一切公的、私的、个人的、集体的各种可能的活动,大都会在村落的整体中或者各种类型的个体建筑中留下或显或晦的信息。
    
      我国一位前辈历史学家在看了我们关于乡土建筑的研究成果之后,很高兴地说:看来,乡土文化的绝大部分是可以或者说是应该装进乡土聚落这个大筐子里去研究的,在这个大筐子里研究,有利于阐明它们和生活的关系以及它们相互间的关系,避免把它们一件一件地分割开来研究。
    
      所以,村落,它的整体,应该既是我们研究的对象,也是我们作为文物保护的对象,而且,只有科学地保护下来,才能有效地研究它们。这就是保护乡土聚落的首要的意义。这也就是说,经过选择而确认为文物的村落,对它们的保护工作的第一原则就是保护它们的原真性。否则,我们和我们的后代,所得到的关于历史上广大农村各方面的认识将会是片面的、不齐全的、甚至是虚假的。
    
    
    
      宗法的乡土、科举的乡土、泛神崇拜的乡土
    
      中国有一个极漫长的农业文明时代,在这个时代,中国产生了灿烂的农耕文化。农村成了中国的文化中心,乡土建筑也达到了辉煌的高峰,不仅数量多,而且在世界上有很鲜明的特色,其中有大量遗物从类型上看是其他国家所没有的。这其中主要有三类:一类是与宗法制度直接有关的建筑;一类是与科举制度有关的建筑;一类是与泛神崇拜有关的建筑。它们大大丰富了世界建筑遗产,对它们的保护是中国对世界文化宝库的责任和贡献。
    
      在农业文明时代,中国基本上是个宗法制度的国家。政府的行政权力大体只能达到县级,广大的正常发育的农村则主要是由血缘宗族管理着。宗族不但管理着村落几乎所有的公共事务,甚至以族规家法的制定而拥有一定程度的立法权,以族规家法的实施而拥有一定程度的司法权。
    
      除了族众的生产和生活所必须的公共工程大多由宗族主持建设并管理之外,宗族还要兴建一些直接关系到它的权威和公信力的祭祀和公益建筑,主要是大宗祠、分祠、支祠和公厅,有些村落甚至有几十座这样的强化村民血缘亲情的建筑,它们是村子里最重要的公共建筑,并且决定着村子的布局。宗祠在村子里一般是最宏大壮丽的,附有最具活力和群众性的戏台,占据着村子里最关键的位置。宗祠甚至常常还附建公仓、养老院、孤儿院、村塾等。
    
      同样直接有关宗族的公信力和权威的建筑还有各种旌表牌坊、申明亭和旌善亭。为照应过路人,还要建造歇亭和长明灯之类的小品建筑和桥梁,它们在农村社会里关系到一个宗族的声誉和名望,所以有一些也做得很精致。
    
      中国的科举制度从根本上改变了朝廷选拔录用人才的方式,并且把它大大拓宽:一个人,不论是平民还是名门高第,只要不是出身贱民,没有劣迹,便可以参加科举考试,经三考合格,就能踏上仕途。这种取仕制度给各阶层的有志者提供了机会,从而大大促进了他们读书的积级性,普遍提高了全社会的文化水平。在农村,因为族中如果出了举业有成的子弟,对宗族、对村落会有很大的好处,所以,宗族往往出资兴办义塾和文馆、支持有志者赴考,并且给科举成功的子弟以各种荣誉,包括给他们建造旌表性的科名牌坊(或叫仕进牌坊)。此外还建造一些“有利于”科甲大发的建筑,如文峰塔、文笔、文昌阁和奎星楼。
    
      科名牌坊和塔、阁、楼之类,在大多数农村里,都是很堂皇的建筑物。有一些村落里,当官的人告老回乡,也会造一些十分雅致精美的书院和藏书楼。
    
      与泛神崇拜有关的建筑,则是众多供奉各种神佛的大小庙观。中国农民并没有统一的宗教信仰,他们只有功利主义性质的泛神崇拜,这个泛神崇拜的神谱可以不断扩大,而且有很强的地方性。崇拜的对象各有异能,有掌管水土的,有掌管风雨的,有掌管生儿育女的,有的管理蝗虫、狐狸、牛马禽畜,还有的管理各种各样疾病灾害和人间纠纷,甚至还有的管理牲口打架,还有的神什么方面都管。总之,农民所有的需要和愿望都有相应的神来关心。泛神崇拜催生出许许多多的庙宇。大多数庙宇并不大,如土地庙、痘花娘娘庙、药王庙、三官(天、地、水)庙、五显庙等等。有些庙就可能很雄伟壮观,如东岳庙、真武庙、汤帝庙、白云观等等。比较大的庙宇往往其实是一个庙宇群,包含着若干个不同的中、小型的庙、殿或阁,而且同一个大殿里、同一座神台上也常会有几个各不相干的神像。有些地方性的神灵,年长月久之后,村人们已经完全不知道他们的来历、身份和“职务”,却依然会在早已占据的神龛里坐享不断的香火和虔诚的膜拜。
    
      由于宗族制度、科举制度和泛神崇拜在世界上是中国所独有,因此和它们相关的建筑也是中国所独有。它们绝大部分是中国乡土建筑中的精华,谨慎地按照国际公认的原则保护它们,是我们中国人对世界的责任,也是最有价值的贡献。
    
    
    
      那些不华丽的小建筑
    
      中国的农业文明时代绵延很长,从比较纯粹的农、牧业村落中发展出了兼有各种各样副业以至手工业的村落,还有后来因地理位置而引发的运输业和商业等专业村落,甚至还有崇祀性的香火村落等等。中国的幅员广阔,包含了各种气候、各种地理、各种物产的地区,更有五十六个兄弟民族,各有特色鲜明的历史、风俗、民情、文化传统。各地区各民族又可能有各种特殊的建筑类型、型制和工艺。因此,认定的文物保护村落的数量应该比较多,并且形成完整的体系。中国乡土建筑的类型、文化蕴含和艺术特色比任何其他一个国家所拥有的建筑都丰富。
    
      它们是独特的中国乡土文化最好的见证物。它们所携带的历史信息既可信又具体,生动地诉说着过去任何一部历史著作中都没有的社会下层大多数人的生活史。它们是可以补足文字史料的最可靠的实物。是选择一部分完整的村落按国际公认的理念和标准认真保护,还是粗暴地丢弃它们、破坏它们,已经是当今世界鉴定我们这个民族、这个国家文明程度的一项重要的标准,也是对世界文化宝库是否负责的重要标准。
    
      保护,更正确地说是紧急抢救,对我国的乡土建筑遗产来说已经刻不容缓。村落的完整性是很脆弱的,只要拆毁几幢房屋,尤其是对村落的生态功能的有机结构有重要意义的建筑,村子的价值就可能一落千丈,而这些建筑物表面上未必很堂皇,很容易被一些只重视建筑物本身是否精致、是否华丽、是否雄伟的人们忽视。
    
      例如村落里的铁匠铺,又窄又黑,常常会被那些“开发”、“打造”古村的人拆除,但是,铁匠铺其实在农业生产中的地位非常重要,对生产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人类的农业是在进入铁器时代之后才大大发展起来的。又例如北方村落里的碾房、井窑,南方村落的水碓、磨坊之类,它们现在可能已经没有用处,但它们曾经是村里人们的生活必需设施。在作为文物的村子里,必须保护住这些不见得美观的小建筑,农业文明的历史信息里不能没有它们,否则那历史信息便是虚假的了。
    
      保护工作本身并不困难,也并不需要大笔的钱,关键是各方面认识和措施的协调一致。目前情况已经很是急迫,不能再慢吞吞的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5/2009050921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