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鲁扬:我们这个时代需要什么样的政治家?
(博讯2009年05月02日发表)

    鲁扬更多文章请看鲁扬专栏
     近年来,我们听到不少关于海外民运团体的怨愤之词,大都指责海外民运“不做为”。不知道海外民运组织在做什么,做了哪些对中国自由民主进程有益的事情。再加上帮派林立,内讧传闻不断,在一些人眼里,这些“职业政治家”是“不称职”的。
     (博讯 boxun.com)

    应该说,以上这些质疑和责问,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事实上,做为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我确实没感到哪个政治组织对我们有什么影响。我们可以相信,这是中共反“颜色革命”工作做得相当出色,但是,在现在这个全球信息化的时代,听不到一个民主政治组织的宣扬自由的声音,不能不说该组织的“政治工作”做的不到位。
    
    当然,我们并不能由此认为海外政治组织存在不重要。虽然现在海外还没一个核心的政治团体组织,还没有一个能担任中国民主自由运动“总指挥”的角色。但是,因为国内没政治环境,没有自由政治团体活动空间,而对于现代政治组织说,它是需要有一个发育、成长、成熟过程的。我们相信,民主实现的中国,一个成熟的政治团体,比一个草草组织起来民主团体,更能胜任中国民主政府的工作。就目前来说,协调海外国家、政要、国际知名人士对中国民主支持,以及对国内政治迫害事件互应上,都会有利于中国民主进程的。随着国内民主思想影响,一些政治色彩团体也将会出现,帮助和引导国内政治团体工作开展,也将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
    
    另外我们发现,在中国自由民主之路选择问题上一些人有着重大分歧。一方坚持“暴力革命”,另一方主张走“和平转型”之路。为此,双方在网上争论不休,指责不停,甚至有人不惜用最恶劣的言词,指名道姓谩骂对方。
    
    从现代政治学角度讲,我们承认“暴力革命”,有它存在的合理与合法性。我们每个人都天然的自卫权利——不管是个人,还是集团,以违法的行为侵犯我们生存的自由权利时,我们都可以进行反击而自卫。因此,用武力推翻暴政不仅公民法定的权利,也是人的自然权利。在现代民主国家的宪法中,就明文规定这项权利,并因此赋予了公民有持枪的自由权利。但是,我们必须看到“暴力革命”所付社会成本是极高的。而且,就目前中国来说,其可行性也是待商榷的事。我们这个民族,历来就是用无数中国人的生命来换取社会变革的——从历史上看,无数的中国人把命给革掉了,但中国社会并没有变。皇帝还是皇帝,专制还是专制。我们不可能把握未来,但不再用那么多的生命来赌未来——这些做为活在现代的中国人,我们还是应该考虑的。如果说,我们这个时代还需要政治家的话,那么这个政治家最应该想问题是,怎么使中国在不发生大动荡的情势下,而使中国成功转型为一个自由民主国家。当然,我们更希望有持这种现代文明政治思想政治组织在中国出现,并由它领导一切向往自由民主的中国人,实现我们民族的自由民主之梦。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虽然我们不赞成“暴力革命”,但也不能否定这种思想存在意义。因为这种思想存在将对专制集团起到督促和威慑作用。事实上,我们也否定不了——暴力思想做一切生命最原始生存自卫思想,它是一直潜存人类的内心深处的。尤其是经数千年专制的中国人——“革命思想”在中国人内心深处,更是做为暗潮天然存在的。如果我们不想让它喷发,不想造成国家动荡。那么,各界人士都应共同努力。
    
    最后,我们再次强调,中国自由民主事业是需要众多的中国人共同参与的事业。所以,要求有志于从事这一伟大事业的政治人物和政治团体,都应该积极主动去团结一切热爱、向往中国自由民主事业的人士。尤其要杜绝“精英思想”——认为中国民主自由要靠名人、学者和一些政治家们来实现,而鄙视一些知识水平不高,民主思想认识浅,来自中国民间下层的新人新手们。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只有做大,才更有力量。而且,在这个新的历史时代,中国自由民主新人们,将以新的方式、新的面目和新的姿态出场。因此,我们深信,中国民主自由之歌将由自由各派共同唱响!
    
    (节选自《鲁扬:中国民主之歌将由自由各派共同唱响》)2009.4.22 (原载民主中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5/20090502071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