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浙江反腐“作秀”的六大特征
(博讯2009年04月28日发表)

    
    浙江反腐“作秀”的六大特征
     (博讯 boxun.com)

    
    关于浙江反腐的明目张胆地随意,看1997年举报人裘金友到北京上访,萧山公安局从北京强行把裘金友押回萧山,为阻止裘金友上访告状,遂委托杭州市精神疾病司法鉴定委员会,精神疾病司法技术鉴定,给裘金友做鉴定,结果,裘金友为“偏执性精神病”。送进杭州市安康医院强行治疗。给裘金友精神,身体很大打击。杭州市委副书记、杭州市纪委书记兼萧山市委书记、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吴健对反腐败人士裘金友说:“哈,反贫官!共产党这么大,反谁去?反你?反我!哈哈!现在是无官不贪,警告你!如果最揭露我们党政官员贪污贿赂腐败问题,我们就派公安机关抓起来杀掉你裘金友!”
    
    “作秀”追杀举报人,2007年8月1日,裘金友已经停访举报10年.萧山公安分局新街派出所教导员周华江故意陷害关押酷刑折磨举报人裘金友12小时。
    
    “作秀”追杀举报,人2008年7月31日,裘金友已经停访举报11年.宣卓伦厚着脸皮胡言乱语,撒赖。萧山公安为平安奥运周华江给裘金友八条禁令,关押酷刑折磨26小时、冷软禁暴力40天关押。
    
    “作秀”虽是一个贬词,然而在当今反腐败斗争中却是一个常出现的词,往往是某一个部门推出某一反腐败措施后,有的人便以“作秀”以概括之,评价之,批评之,然而对于推出部门来说,你说是“作秀”,我倒是认为反腐败的一个必需措施,是一个“良方”……结果当然是一场“谁都说服不了谁的激烈争论”。
    
      什么原因?我想,其中的关键是“争论双方”对“作秀”这一概念的内涵、外延之理解不同,标准掌握之不同。笔者以为,如果一些部门开出的“良方”具有以下这些特征,大致属于“作秀”的范围了。
    
      “作秀”的最大特征是什么?就是不实事求是。本来不是那么回事的事偏要像煞有介事地装成那么回事的,把真的说成是假的,将假的说成是真的。譬如,身居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之职的成克杰说:“想到广西还有 1000万人还没有脱贫,我这个当主席的觉也睡不好。”背后呢?伙同情妇合贪4000万元。安徽阜阳市原市长肖作新说:“反腐倡廉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长期任务,要坚决惩治腐败现象,严厉查处贪污贿赂、弄权渎职、敲诈勒索、以权谋私等不法行为。”然而在说这个话的当天晚上,他却“笑纳”了以荣升市长为由的 “红包”100万余元。真是人前说人话,人后说鬼话。贪官的这类表现大致就属于“作秀”的范围了。
    
      “作秀”的第二个特征就是所谓的“抓小放大”。 有些地方、部门、领域的反腐败亦不是不反,而是象征性地进行反腐败,身边明明摆着一大堆的腐败问题,如土地征用中的腐败问题,城镇拆迁中的腐败问题,国有企业改制中的腐败问题等等,哪个问题都不小,然而就是放着不抓,就是不敢碰,不敢动,而是抓几个虾米烂虾的充数,尽管如此,还要声撕力竭地大吹大擂的,唯恐他人不知道他是在反腐败,这种柿子专挑软的捏的反腐败做法,大致就属于“作秀”的范围了。
    
      “作秀”的第三个特征就是迫于形势的压力不得不反腐败,然而就是光有口号、没有行动的。什么时髦就喊什么的,漂亮的口号一个接着一个,就是不见具体的行动。“谁走后门就处理谁”、“谁说情就曝光谁”等等,似乎很坚决,然而一点儿都没有“后续行动”,这个“承诺”那个“承诺”,“承诺”满天飞,然而见过违反“承诺”后的处分没有?几乎是凤毛麟角,给人的印象似乎是一有“承诺”就万事大吉了,实际情况又是如何呢?反腐败形势仍是严峻得很哪!“共产党是一个行动的党”,有的人偏偏忘了这一点,这种将反腐败停留在“漂亮的语言”上的做法大致就属于“作秀”的范围了。
    
      “作秀”的第四个特征就是光敲边鼓、光能抓媒体眼球迷、大搞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的所谓反腐“新措施”。譬如,以所谓的“反腐败从娃娃抓起”来说,就有这样的嫌疑。这类“新措施”看起来很厉害,实是有点搞笑,腐败的要害是权钱交易,娃娃哪来的权?哪来的交易?对腐败分子来说“小眼睛”瞪得比乒乓球那样大亦是无际于事的,其“软弱无力的小手”永远是拉不回“铁了心的腐败分子的大手”的。这种只是追求表面轰动新闻的反腐败做法,大致就属于“作秀”的范围了。
    
      “作秀”的第五个特征就是逮不着主要的,将“次要的”当作“主要的”来狠抓、狠吹。譬如,以“廉政帐户”(“581帐户”、“510帐户”)和“巨额财产来历不明”来说,哪个是“主要的”?当然是“巨额财产来历不明”是主要的,那么,“廉政帐户”能不能解决“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的问题呢?要的观点是:“做梦去罢!”所以,我的观点是,要抓就抓现实中的存在的“巨额财产来历不明”,不仅要抓而且要花大力去,若是在这个上进行“制度创新”,我想,中国老百姓是一万个同意的,然而有些地方、部门、领域却不是如此,不是将主要精力花在抓“巨额财产来历不明”这个“主要的”上面,而是放在“廉证帐户”之类的“反腐秀”上。这种只是将“次要的”当作“主要的”的反腐败做法,大致就属于“作秀”的范围了。
    
      “作秀”的第六个特征就是将一场严肃的、严重的反腐败斗争变成“轻轻松松的娱乐性活动”。譬如,所谓的“反腐扑克”便是一例。某地%D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4/20090428160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