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央电台记者采访被吓傻了 遭到黑社会恐吓
(博讯2009年04月25日发表)

    
    来源:天涯论坛
     “哈尔滨公安局"110"吗?我们是中央电台记者,现在我们请求你们的保护!我们到通河县采访,可现在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紧紧咬住我们的车不放!我们的人身安全受到了威胁!”“你们在什么方位?我们马上命令通河县公安局到现场。”这是昨晚(23日)22点48分至23点30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通河县采访组记者向哈尔滨市公安局不断发出紧急呼救的一幕,记者随即决定放弃回哈尔滨市区而改道进木兰县投宿。 (博讯 boxun.com)

    
    23日深夜发生在黑龙江省通河县松花江畔这一事件,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通河报道组的三位同志感到了人身安全所受到的严重威胁。
    
    4月7日早7时10分,中国广播网刊发了《贪官变大地主农民耕地被抢反倒要蹲大狱》,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当天新华网、人民网等国家重点网站和搜狐等 100多家网络媒体纷纷转载,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高度关注,新华通讯社也为此编发了一期《国内动态清样》。此前,针对这起通河县领导干部与农民群众的土地纠纷事件,中央台曾发表一篇内参,得到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同志的重视,也得到了黑龙江省委和哈尔滨市委主要领导以及国家有关部委的重视。4月9 日上午,也就是稿件发表后的第三天,国土资源部组成的调查组也赶至通河县,深入农民群众中调查抢占农民土地的情况。与此同时,新华通讯社黑龙江分社也派出记者深入通河县对此事进行了调查,凤凰电视台也满怀深情地采访了失去土地的农民。
    
    至此,事态已经不能不说非常严重,可是通河县魏玺、韩乡等几百名失去土地的农民仍然种不上地,抢占农民土地的金英斌仍然是天天带上他的“铁哥们”和警察到所谓“有争议”地头上扣大棚,以武力相威胁不让农民种地。对此,县里要不就是不管,要不就说:”去年谁种今年还谁种,不能荒了地。”那里失去土地的农民照样种不上地。4月12日,新华社记者就此事深入到通河县采访,当晚全城警察秘密组织行动,临行时宣布:“今晚抓记者和上访农民。”那一夜通河县全城警察守候蹲坑直至清晨6点钟。
    
    我们中央台采访组的同志在通河县采访3天,每到一个村屯都有警车紧随左右“相伴”。更有甚者,4月23日上午,记者到通河县国土资源局的途中,被两辆警车拦住,车上跳下8名警察,对记者的人和车进行了“详细”的盘问。
    
    昨晚(4月23日)22时,记者从通河县祥顺乡农民家出来,准备返回哈尔滨时,就发现在我们车后约100米处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紧紧咬住我们不放,车上坐有四五个彪形大汉,我们(车)快,他(车)就快,我们(车)慢,他(车)就慢,我们停下来(车),他们也停下来(车),并且熄灯,不让拍照。此车一直尾随紧咬了记者10多公里,直至记者将通河县副县长杜永新和公安局长调来,那辆没有牌照的黑色桑塔纳轿车才放弃“跟踪”。
    
    联想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站周围群众近日检举,4月10日前后,记者站楼下一仓买商店门前和记者站的楼下,连续多日出现没有牌照的一辆白色面包车和一辆“212”吉普车,及“沈k”字样的军牌车,车上坐有四五个彪形大汉,一呆就是几个小时不挪地儿,相当可疑。
    
    昨晚,记者实实在在地感受到生命安全受到了威胁。再联系到,当地农民反映,自从去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介入此事采访之后,通河县去年8月中旬和今年4 月20日,发生了两起莫名其妙的交通事故,两名相关知情人非正常死亡,考虑到这些情况,记者只有向哈尔滨市公安局发出紧急求救。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4/20090425093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