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越南害怕中国再次“入侵”
(博讯2009年04月18日发表)

    
    来源:腾讯博客
     30年前,越南军队在北部边境凉山发起了一场最终的、愤怒的战役,把敌军赶出了国界,中越双方都遭受了惨痛的损失,但越南最终宣告了胜利。30年后,中越双边恢复了外交关系,表面上,互称对方为“朋友”。当年的仇敌现在成了越南的主要投资者,中越双边贸易始终高居不下,同时中国的游客(而不是解放军),则大量涌入。 (博讯 boxun.com)

    
    时代周刊4月16日发表了记者Martha Ann Overland从越南胡志明市发回的报道:在越南,对中国“入侵”的新恐惧(In Vietnam, New Fears of a Chinese “Invasion”),记述了1979年中越战争(中国方面所称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三十年后,越南各方对于中国的不同看法和担心。
    
    作为对南亚进取性的政治和商业扩张的一部分,中国对越南投资很大:中国的企业投入到了越南的公路建设、矿产开采和电厂发展等;除了越南领导人对于两个共产党国家合作的鼓励之外,中国对越南的经济拓张,其实并不被与越南人看好,双边矛盾了上千年,最近的冲突就是1979年的中越战争。许多越南人担心中国不仅拿捏着越南的自然资源,而且还有敏感的战略领域,威胁到了国家安全。“危险在于,中国人竞标到了绝大多数的电厂、水泥厂和化学工厂的建设,”越南机械工业联合会主席Nguyen Van Thu说,“他们吃掉了一切,却没留下任何东西”。
    
    Thu主席说他怀疑中国公司通过低价竞标到了建设合同,可能意味着中国会消减成本,降低质量和安全。但他的最大担心还是大量中国工人会影响到本地越南人的工作职位和社会稳定,“中国企业带来了所有配套,甚至厕所的马桶;这些产品越南可以生产,这些工作越南人能干!”
    
    标志“反中国”情绪的是越南政府计划补贴中国铝矿集团开采越南中央高原的铝土矿。铝土矿是铝制品的关键成分,中国正急需铝制品应对中国的建筑需要,越南大约拥有80亿吨高质量的铝土矿,储量位居世界第三。铝土矿提炼造成的环境污染相当高,条形采矿是有效的,但由于担心土地以及铝矿处理释放的有毒物质进入水循环,越南几位高级科学家和环保组织均怀疑政府把开矿权交给中国公司的不理智,因为这些中国企业自己的铝矿因大面积环境污染而被关停。
    
    但真正的反对似乎没有就环境大做文章,反而针对北方邻国就北方边界问题做的更多。民族主义者指责政府屈服于中国的压力而纵容铝矿项目进行,某些博客则激发了对中国的恐惧感:中国工人的涌入,是中国政府征服越南的长期战略,被禁止的亲民主组织则支持任何对于专制政府的批评,称铝矿项目是“病态丑闻”。四月初,一个异议的佛教僧侣声称铝矿将毁灭这个地区少数民族的生活方式,并说这个铝矿提供了一个越南依赖于中国的例证。相反,对于同在越南中央高原开矿的美国矿业公司Alcoa,却没有如此强烈的抗议。
    
    最大的批评来自于曾经抗击了法国和美国、受人尊敬的军队将领Vo Nguyen Giap,在一封致越南总理的信上,这位97岁的战争英雄坦言关注中央高原大量中国工人的现状,这个高原是越南影响战争胜负的战略咽喉。
    
    其他国家对于急需资源的中国,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上个月,澳大利亚拒绝了中国矿业巨头Minmetals180亿美金对世界第二大锌矿公司OZ Minerals的收购,原因在于国家安全的考虑,OZ Minerals的生产离澳大利亚的Woomera武器测试场太近。
    
    越南政府表示会倾听民间关注但看起来不会动摇。总理Dung最近就声称“铝土矿开发是党和国家的重要政策”,副总理Hai也再次强调了政府的支持,当地省份的官员也在矿业大会上为铝土矿辩护:发展会造福本地的少数民族。
    
    越南按计划发展的压力是很大的,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一位越南专家Thayer认为,越南需要与中国,这个世界第三大经济体,进行贸易方能生存,没有任何中国企业能够脱离越南官方而独立采矿。“如果深究,你能发现一个军事或安全的线索”他说,“但中国人的占领,我不信。”有些问题是越南人自己造成的,Thayer观察到,越南越来越依赖外国直接投资来支撑其经济体系。上年度,海外投资达到了创纪录的115亿美金,但是在经济危机之下,今年第一季度去年同期猛跌了70%。
    
    越南政府已经呼吁增加投资;越南对中国是巨大的贸易逆差,这就使得中国公司南下并投资巨大项目时,越南政府既不能搞独断专行,也不能封住悠悠众口,Thayer最后总结道,“越南人不得不关注他们到底渴望什么”。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4/20090418204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