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自发而美好的思想行为,为谭作人先生呼吁/ 崔卫平
(博讯2009年04月10日发表)

    
    自发而美好的思想行为——为谭作人先生呼吁
     (博讯 boxun.com)

    作者:崔卫平
    艾未未与他的同伴搜寻地震中遇难学生名单,《南方人物周刊》作了报道。这是他的同事打给某重灾县维稳小组组长的一段电话录音:
    
      “我们刚才电话没讲完你就挂掉了。”
    “你这么关心这个事情呀?你们有什么目的呀?”
    “我们没有什么目的呀。”
    “没有目的干嘛关心呀?”
    “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关心,这是中国人的事情呀。”
    “我也是中国人呀!你要是美国人派来的特务呢?你要是美国人派来的间谍,怎么办?”……
    “既然我们政府部门已经公布了,那就可以了,你还要问,我就怀疑了,我要维护国家利益呀!”
    “我们都在维护国家利益呀!但是国家也需要维护人民的利益呀。”
    “是,那就是政府的事了,你不需要管这个事。”
    “我们是公民呀,我们想要求你们负起责任来呀!”
    “你怎么知道我们没负责?你凭什么这样说?有必要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吗?”
    “这不是难不难听,这是事实呀!”
    “你说是事实?我直接就怀疑你就是美国方面派来的女特务!”
    
    读到其中“美国人派来的间谍”时,不觉哑然失笑。此公仿佛意犹未尽,继而进一步发挥成“美国方面派来的女特务”,他的意思也许是一定要让人笑翻,笑到岔气。为什么中国人关心中国人自己的事情,会被理解成由美国方面派来的呢?这是一种有根据的思路、负责任的说话方式吗?
    
    这也许是最为厉害的一手:只要将某人说成是“异族”派来的,受“异族”指使,便会使这个人立马失去了任何立足点,成为众矢之的。只是这种做法在如今看来有些老套了,不新鲜因而也失去了可信度。而这位维稳小组组长因为这句话,会使他“彪炳千秋”的,会比他所做的其他事情被人们永远记住。
    
    然而问题是:为什么这些在体制内拥有某个或大或小席位的人们,总是习惯用这样一些完全不信任的眼光看待别人?为什么他们在公民的行为面前,表现得如此困惑和不理解,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为什么会觉得来自任何“对面”、“对方”(不是用一根电话绳连起来的内部)的声音,都是富有敌意的、觉得那是一个威胁?
    
    尝试的解释是这样的:这些人本身已经失去了任何自发的道德感和责任心,他们自己不拥有这些东西,于是他们也不会想象别人身上可能拥有这种东西。他们不能够体验自己身上任何美好的思想感情,实际上根本不拥有这些美好的思想感情,彻底丧失了这些东西,于是只能用一种妖魔化的眼光来看待他人。
    
    这里尤其需要强调“自发”二字。它是指一个人面对同胞受难时,面对幼小的孩子受苦时,面对废墟下冰凉的小身体、面对成堆的书包唤不回小主人时,自然会涌起的那种自然、自发的人类感情——同情、怜悯、悲伤、痛心,这是不需要人来指导就会产生的天然反映,是中国人源远流长的“物伤其类”、“天地良心”的那样一种情感,也是一个人“人之为人”的基本体现。就像艾未未所说的:“我们可以回避这些血和肉,这些声音,这些气味吗?”
    
    然而就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完全丧失了所有“自发”的东西,丧失了属于人的基本反映,他们不能理解在“人”的范围之内、在“人”身上发生的一切,不能理解作为“一个人”而采取的立场和行动,这件事情真是奇怪。这些人身居体制久矣,他们只会按照体制发出的指令来行事,只能用体制内部的眼光来看待这个世界和我们的社会。
    
    这些人如何才能够想象得到,在一些从来也没有见过面的人们身上,在远离他们权力机关的地方,有另外许多人们,他们逐渐觉得事情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于是他们先后开始去做一个真正的人,而不是体制的动物,他们开始按照自己的良知和道德感办事,按照他们内心的做人原则去行动,他们恢复了和实践着作为一个人,对于我们同胞、我们社会、我们民族未来的责任感,这些也是一个正常的人所需要具备的。他们的努力,正在增添了这个世界上“善的总和”。而恰恰是这些,成为那些眼中只有自己的私利、而没有任何道德感和责任心人们最不能忍受的。
    
    令这些“体制内的冷血动物”更加不可理解的是,这些依据自发感情和良心而行动的人们,他们在遇到巨大阻力之时,在遭到骚扰恐吓之后,甚至在人身安全受到威胁、面临失去自由的前夕,却并不因此而退缩却步,而是一如既往地前行,继续做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看上去他们这是在拿“鸡蛋碰石头”,明显得不到任何好处,没有任何看得见的结果,但仿佛他们并不在乎这些,并不在乎自己所受的任何委屈和不公平对待,他们受自己内心中的正义原则所引导。
    
    我这样说的时候,心里特别想着的是四川谭作人先生。这位多年的环保工作者,曾经多次参与过当地公民公益活动,为此受到有关方面的“反复警告”(见肖雪慧文)。地震之后,他与朋友们在第一时间抵达极重灾区,尽力给灾民送去物资,同时展开倒塌的校舍以及学生死亡人数的调查。他的那篇“川震百日祭”有这样的题记——“愿把有罪的我,献给无罪的你——献给5•12大地震罹难的孩子们”,如此恳切如此承担责任,这样的人在中国古代,应该被称为“义人”,他的举动当称为“义举”。但是这位大义人,在3月28日这天,却被警方带走迄今未回。肖雪慧写文章发问道:“‘垫付罪’,你信吗?”肖雪慧本人也是一位四川奇女子,真难为她发明“垫付罪”这样的新词。
    
    我不信,坚决不相信。我不相信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会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的同胞、伤害我们社会的任何事情!任何人从这篇情深意切的《川震百日祭:追踪北川的天灾人祸》中,都可以得出自己的结论!我本人没有见过谭作人先生,但是谭先生被捕之前,我正好从艾晓明初剪出来的新纪录片当中,见到了这位一脸沧桑的汉子。他明确谈到自己面临的危险,谈到在他之前,已经有六四天网的黄琦,“为了学生家长的维权,被抓了”;然后是广汉中学的刘绍坤老师,“因为给成都读书会,介绍北川中学的老师,来讲他们的这种情况,也被公安机关抓了。”接着他说,“别人说好事不过三,我就算第三个吧”。他面对艾晓明的镜头所说的这些话,令人肃然起敬:
    
    我做好了足够的思想准备
    在这样一个世界大灾难面前
    如果没有人出来说话
    大家都是缩头乌龟的话
    我想 这三年五年
    我跟大家不见面好一点
    
    不在这个世上
    我在另外一个社会中
    等到以后
    大家对这个事情有了更深刻的反省
    知道做人应该怎么做
    特别是做中国人
    特别困难地做中国人
    怎么这样
    北川大地震牺牲的这么多人
    为这个事情被判刑
    付出生命中几年的时间
    这样的代价
    我觉得是值得的
    
    
    这样的人才是我们民族的脊梁,是我们民族的盐和钙质,是我们民族道德重建的基石、精神重建的出发点。将这样的人加以囚禁,等于直接囚禁我们民族的良心!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4/20090410184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