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唯色:炸弹!!!炸弹???很蹊跷!!!
(博讯2009年03月20日发表)

    啊啊!多维新闻网的这个题目很吓人:“西藏破获恐怖组织:拉萨火车站炸弹包裹”。(http://www.dwnews.com/gb/MainNews/Forums/BackStage/2009_3_18_16_22_36_840.html)。
    
     说是“路透社18日引述中国公安报消息说,中国警方最近成功摧毁了一个放在西藏拉萨火车站的炸弹行李包裹,并且侦破了在当地制造恐怖破坏行动的组织。引爆装满炸药的行李包裹只用了14分钟,这一事件发生在上月底或本月初。” (博讯 boxun.com)

    
    路透社最近还引述了中国官方新华社报道说:四川省甘孜州巴塘县的一个镇政府办公大楼,16日凌晨被人投掷炸弹。大楼建筑受到损坏,没有人员伤亡。当地官员称,爆炸是恐怖份子所为。但没有提供任何细节。
    
    路透社前不久还引述了一个跟炸弹有关的消息,说是四川省甘孜州德格县还是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那里,一座什么什么桥上,发现了爆炸未遂的炸弹。
    
    在严密封锁得被比喻为“真空西藏”的广大藏地,路透社以及路透社们,这些所有外媒犹如针插不进、水泼不进,而唯一的出入自在、得心应手的中国官媒,不时爆出这儿有炸弹那儿有爆炸的猛料,同时不容分说地、简明扼要地宣布:此乃“恐怖分子所为”,或者中国警方已经“侦破了恐怖组织”,就像是理直气壮地拿到了第一手资料,哦,外媒们,小心了,你们不觉得十分地蹊跷吗?
    
    有了“恐怖分子”或“恐怖组织”,当然就要“反恐”,这在美国发生了“911”之后,似乎已成了遍及全球的一种模式。美国政府大张旗鼓地“反恐”,极大地启发了、鼓舞了中国政府的“反恐”大业。别的地方像新疆暂先不提,藏地如2002年10月,由四川省甘孜州警方“破获”的所谓“活佛爆炸案”,将一位在康地深孚众望的丹增德勒仁波切,构陷成制造了七起“爆炸案”而被判死缓(后改无期徒刑)的“恐怖分子”。由此发端,官员们以及有关政府部门,似乎越来越擅长“破获”企图制造或者已经制造了“爆炸案”的“恐怖分子”,理所当然,“反恐”的理由或者说借口已经俱全。
    
    曾记否?去年7月,云南昆明发生公交爆炸事件后,就凶手是谁,莫衷一是。一度有说,出现了东突组织承认是他们干的,但又奇怪地不了了之。而一位日本记者很神秘地告诉我,他从一个中国官员那里得知,这是藏人干的。可是这么重要的结论并没有确切的证据,唯一的证据是:云南有藏人,云南的迪庆州是藏族自治州。这是那个官员的原话。事隔半年,此爆炸事件在昆明的一起咖啡馆爆炸案发生之后,终于“成功告破”!(http://news.qq.com/a/20081228/000116.htm)。警方宣布:两个爆炸案都是李彦干的。李彦何许人也?云南省宣威市人。中国媒体说这是针对社会的暴力报复行为;还说,据警方调查,李彦对社会非常不满,“他厌世”。
    
    从头到尾,中国的媒体并没有一句说——这是“恐怖分子”的“恐怖行为”!
    
    其实中国的社会问题很多,连中国政府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每年的群体恶性事件达10万起之多。可是,何以,在中国,汉人的反抗就是“对社会的暴力报复行为”,而藏人和维吾尔人的反抗就是“恐怖事件”,需要以“反恐”的名义,予以武力镇压?!这应该是一个值得关注、研究的话题。
    
    身为藏人和维吾尔人等,你不能对当局的政策不满意,不能“不高兴”(取自中国最近红得发紫的书《中国不高兴》),你只能安于被“幸福”的命运,为谁都不可堪比的“幸福”大唱赞歌、感激涕零,如此这样,你才是这“和谐社会”的“稳定分子”。可是,你要是不满意,要是“不高兴”,甚至胆敢表露出来,那么,有两个现成的、流行的标签可以立马给你贴上。一个是“分裂分子”,一个是“恐怖分子”,而后者,在全世界都以“反恐”为主流的今天,此乃似乎“政治正确”其实纯属虚构的指控。至于做出这个指控的当局,它实在是太需要这一指控了,有了这样的指控,它继续(后)殖民你就有了被它合法化的理由。“反恐”即镇压。从“反分裂”进入到“反恐怖”,这是各地当局正在全藏地为“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张庆黎等官员语),而与时俱进的一个精心调整的“战略战术”!
    
    对恐怖主义的渲染其实对谁都没有任何好处。把一个民族全体视为潜在的“恐怖分子”,进行过度防范,总是没完没了地猜忌、构陷,只能使这个民族越来越多的人产生离心力。而被过度防范、被不停抹黑的一方,在极度绝望之后,若果然有人暴力对抗,落下“恐怖分子”的口实,实则是一种早已被当成敌人的预期实现,始作俑者不是别人,正是当局自己。可恶的是,当局中的有些官员已经可耻地堕落到了吃“反恐”饭、发“反恐”财、升“反恐”官的地步,处心积虑地、不遗余力地采取各种抹黑的手段,尤其在宣传上制造、发布有关“恐怖活动”的动态消息,且有正在趋于频繁之势,令人不得不警觉,亦必须保持高度的警觉,防止被其利用!
    
    萨依德在《文化与抵抗》一书中说:“恐怖主义成为维持其霸权方便顺手的工具”,“这种开口闭口恐怖主义的做法形同一种罪行。”还说:“我们必须明白有一种恐怖主义叫国家恐怖主义。”诚如斯言!
    
    2009-3-20,北京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3/2009032001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