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韩桂芝受贿案调查/曾繁旭
(博讯2009年03月10日发表)

    
    马德80万元的行贿款看来只是个零头。韩桂芝的问题主要是出在组织部长和省委副书记任上,当副书记时她也是主管组织工作。管组织工作十年,人事上巨大的权力缺乏有效的监督应是韩桂芝“落马”的内在因由。
     哈尔滨中山路99号,16层高的省政协新大楼已露雏形。 (博讯 boxun.com)

    楼址是省政协原主席韩桂芝选定的,可还没等到完工,她就被中纪委“请”走了。
    6月10日,黑龙江省政协九届七次常委会通过决议,免去韩桂芝省政协主席职务。很快,曾因“宝马撞人案”备受关注的韩桂芝再度成为舆论焦点。
    韩桂芝最后一次正式露面是今年2月14日黑龙江省十届人大第三次会议。此后,这位历任黑龙江省监察厅副厅长、组织部副部长、组织部部长、省委副书记和省政协主席的正省级官员就消失于公众的视野之外。
    在此前后,她两个儿子、两个儿媳和一个妹妹也分别被审查。
    
    涉嫌巨额受贿
    
    对韩桂芝免职的原因,官方未提供任何说法。当地流传她涉嫌巨额受贿。
    传言似乎正在变为事实。一位了解内情的纪委官员透露,目前已经确定的受贿数目超过两千万,正在查对金额的来源。 据他判断,韩桂芝已经不仅是被双规,而是进入立案审查。也就是掌握了比较充足的证据,很快可能进入司法程序。
    “目前发现,问题主要是出在组织部长和省委副书记任上,当副书记时她也是主管组织工作。”这位人士透露,纪委方面仍在加紧工作,向下查的可能性很大。“从两千万这个保守的数字就可以推断,涉及面很广。但必须等到中央发文,才能明确具体涉及到谁。黑龙江可能会面临一个政策面的调整。”
    据记者了解,正在黑龙江展开工作的是中纪委六室,这一室原来不分管黑龙江案件。有分析说,“这是深入调查的兆头”。
    省政协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一个蹊跷的细节,在中纪委官员搜查韩桂芝办公室的一个星期内,政协大楼失窃。和韩桂芝办公室相邻的三间省级干部办公室和两间厅级干部办公室窗户皆被撬开,东西翻得很乱,却什么都没丢。
    “很可能是想偷韩桂芝的办公室,偷错了。从地形看,她的办公室在拐角,从外面很难进去”。
    黑龙江省已经成立60多人的专案组调查这一事件,但尚未破案。
    
    与马德案有涉
    
    “马德案是导致韩桂芝被免职比较直接的一个原因。”一位了解内情的官员透露。
    马德曾任绥化市委书记。据新华社报道,马德在绥化任党政主要领导的6年时间里,滥用权力,大肆卖官鬻爵。涉及马德案件的绥化市县(市)和各部门“一把手 ”50多人,涉及领导干部达260多人。先后收受贿赂2385万元人民币。经核实认定,马德受贿人民币502万元、美元2.5万元。
    据了解内情官员说法,2002年马德被双规后供认,曾给韩桂芝送过80万元。韩桂芝以马德的名字把钱存入银行,但存折却送给了妹妹——哈尔滨某局常务副局长。
    据透露,今年1月22日(农历大年三十),任光大银行哈尔滨分行副行长的韩桂芝大儿子陈泓播被中纪委带走。其后,存折在韩桂芝妹妹家中搜出。其妹目前也被审查。
    一位知情官员告诉记者,“马德送钱的原因不是买官,而是因为韩桂芝对马德印象不好,马德希望改良关系。”
    绥化市委组织部也向本刊记者证实,马德1996年11月就已经成为行署专员,2000年2月起任地委书记。同年5月,绥化由地改市。
    马德之后,原省人事厅厅长赵洪彦也被“双规”。马任绥化行署专员的时候,赵是地委书记。“马德和赵鸿彦都同样是涉及腐败案件,而韩桂芝当时是管组织的书记,难逃其咎。”这位知情官员分析。
    一位纪检官员透露,早在马德被“双规”时,中纪委就曾找韩桂芝谈话。之后她虽然无事,但有关方面也逐渐掌握了一些证据。“这次韩桂芝落马,有关方面有很长时间的部署,其大儿子陈泓播‘出事’是重要的一步。”一位和官方交往甚密的人士分析。
    陈泓播出事之后,韩桂芝不再到办公室上班。
    
    人事寻租
    
    “近来官场一片肃杀,有一些官员相当紧张。”一位官员形容。
    韩桂芝被中纪委“请”走后不久,鸡西市委书记丁乃今、牡丹江市公安局局长韩健及其妻子交通厅海事局副局长卢某某、韩桂芝第一任秘书张学文均被“双规”。
    丁乃今和韩桂芝是否存在关系目前尚未得到确切说法。但消息人士告知,韩健“出事”的直接原因是给韩桂芝的两个儿子各送了一部车。
    “送车的时候,他已经是牡丹江市公安局局长,从这个角度讲,这不算买官,但此前,韩健由黑龙江省公安厅省交警总队车管处处长直接调任牡丹江公安局局长,的确升得很快。”
    这位人士分析,“丁乃今、韩健和韩桂芝的案件都是中纪委同时在调查,估计有内在联系。韩健和韩桂芝相交甚密,传说是她的干儿子。”
    “韩桂芝事件之所以牵涉甚广,是因为她在组织部副部长和部长任上8年;1997年起担任省委副书记,党委二把手,分管组织工作;调到政协之后她仍兼任省委副书记。这么多年来,官员的升迁紧紧掌握在她手中。”原纪检部门一位官员分析。
    “不少官员都是她一手提拔起来的,比如她的第一任秘书张学文,被双规前任黑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务委员(副厅级)。”这位官员认为,“从表面看,官员的选拔程序是没有问题的,副厅级官员在组织部提名之后,提交省委常委会讨论通过。但是常委讨论的基础就是组织部提供的考核材料,同时组织部长又兼任省委常委,所以组织部在官员的任命上起非常关键的作用”。
    人事上巨大的权力似乎缺少有效的监督机制。黑龙江省委组织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组织部长和省委副书记都属于副省级,只有中组部才能进行考核。而省里纪检部门的监督也往往无法到达副省级干部。
    
    
    
    关于韩桂芝的影响力以及黑龙江买官卖官的情况,民间流传着许多说法,大多无法求证。但有银行界人士证实,每到官员换届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到银行提取大量现金,不要支票,说是要送礼。
    
    对韩桂芝的多种评价
    
    “61岁,但看上去像40多,精神、干练,总是昂首阔步,非常有气势”。韩桂芝的一名手下这样描述她。
    记者在哈尔滨走访,听到关于她的各种评价,都较极端,要么“敢作敢当,很有魄力”,要么“飞扬跋扈,太过霸道”。但在某一点上说法很一致,她的仕途顺畅。
    韩生于哈尔滨,1960年至1965年在东北林学院学习。时逢知青下乡,她来到内蒙古当社教队队员。1968年,被调到大兴安岭林区,一干20年。
    1988年,韩桂芝回到哈尔滨,任黑龙江省监察厅副厅长。自1991年至今,黑龙江历任四位省委书记。韩屡获升迁,由省委组织部副部长,而部长、省委常委,而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十五届中央候补委员,而省政协主席。
    一位与韩相熟的宣传部某处长这样评价,“韩桂芝是一步步从大兴安岭干上来的,很有能力和魄力。”她说,韩调到省政协之后,为职工修建了食堂,盖了16层高的办公大楼,也提拔了不少官员。“如果不是她,这些问题得不到解决。都说她霸道,可是一个大兴安岭林业局的女干部走到今天,没有魄力怎么可能。”
    这样的说法部分解释了韩桂芝升迁的原因。个别接受记者采访的老干部也表示了对韩桂芝有不错的印象,“很实干”。但在一些官员的眼中,她越来越专横霸道,得罪很多人。
    一位和韩多有接触的官员告诉记者一个细节,每天司机把韩送到楼下,替她开车门,帮忙摁电梯,然后必须赶到她前面把办公室打开。“她对下属和秘书挺尖刻,时常训斥他们”。
    韩桂芝的张扬也为很多人津津乐道。和她有接触的人士透露,她喜欢到花园村康乐中心游泳和按摩,“穿着几千块钱一套的内衣,非常惹眼,还经常大呼小叫,抱怨水太凉,管理不好等”。此外,“她经常进出高档消费场所,从来只住最高级的地方”。
    2003年10月16日,44岁的哈尔滨妇女苏秀文驾驶牌号为“黑AL6666”的宝马汽车撞死农民代义权的妻子刘忠霞,另有12人不同程度受伤。代义权在接受调查时指控苏秀文“故意杀人”,其后苏被判处两年徒刑,缓期三年执行。
    判决引起哗然,公众认定苏秀文必有高官背景,网络上开始盛传苏秀文是“韩桂芝儿媳”。
    2004年1月5日,韩桂芝亲自出面向媒体澄清苏秀文同她没有任何亲戚关系,并表态,不管苏秀文有什么背景,有关部门都要依法办事。
    有多位政府官员向记者证实,“苏秀文的确和韩桂芝没有亲属关系,但苏的丈夫关明波一家和韩家来往密切。”
    
    “大播小涛”
    
    与母亲一样,韩桂芝的两个儿子陈泓播和陈泓涛在哈尔滨也很有名声,人称“大播小涛”。
    1月22日,36岁的陈泓播被“带走”。当时他担任光大银行黑龙江省分行副行长。陈泓播1996年前后进光大银行工作,很快升任开发区支行行长;1999 年,升任光大银行黑龙江省分行行长助理,兼开发区支行行长;2002年陈泓播担任光大银行黑龙江省分行副行长。有接触他的人评价“属于年少得志,平时有些忘乎所以”。
    陈泓播在省分行主要负责不良资产的清收。知情人士分析,“光大银行的贷款权力在总行,所以陈泓播出问题不可能是因为贷款,可能是与不良资产的处理有关。”记者向光大银行哈尔滨分行求证,关于陈泓播的问题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银行表示,希望低调处理。
    相比之下,韩的小儿子陈泓涛的身份较为神秘。人多提起,他时常在深圳和哈尔滨两地活动。
    消息指,陈泓涛和相关部门相交甚密,往往能为建筑商和开发商争取到各种项目,得到他们的“器重”。
    纪委官员透露,哈尔滨工程开发商姚伟前不久被逮捕,暴露出工程发包中的问题。因姚与陈泓涛有牵连,使得事件更加复杂。
    “姚伟曾经抱怨,陈泓涛每次都狮子大开口,要30万、50万、70万,都快供不起他。”姚伟的一个朋友告诉记者,“陈泓涛很胡闹,在公开场合都敢辱骂官员。”
    据了解,和陈泓涛接触的开发商并不只姚伟。“陈泓涛涉及工程发包问题,这和韩桂芝的下马有一定关系”。一位了解内情的官员说。
    戆水路11号大院,韩桂芝家中只剩下她丈夫一人。门卫替记者同他联系,回来说:“陈叔一人在家,不想被打扰。”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3/2009031010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