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李荞明之死与“躲猫猫”/武文建
(博讯2009年03月01日发表)

    在网民强大的质疑声讨中,“躲猫猫”事件总算让云南当局承认李荞明之死是“牢头狱霸”所为。感谢互联网与网友,庆幸“正义”在中国还没有绝种。
    
     (博讯 boxun.com)

    我本人不喜欢谈论公检法和监狱(看守所),并不是怕,而是苍白的语言无法表述它们微妙的黑暗-----黑暗得已经上升为“艺术”的境界。“大壳帽两头翘,吃完被告吃原告”已经是公开的秘密,然而这些只是黑暗的冰山之角。
    
    
    虽然云南当局公开了李荞明死因真相(权当作事实真相来解读),那么我要说说牢头狱霸。警方利用犯人管理犯人是中国劳改管理特色,它不仅是产生罪恶的原因之一,更是警方吃灰色收入的来源之一。
    
    
    在看守所(监狱)的牢头狱霸全是警方树立起来的。有两种人可以享受此级别,第一是有“托儿”的,即通过关系网得到警方的照顾;第2是有头脑的流氓,这样的人一般为多次出入监狱或熟悉公安口的潜规则,他们通晓察言观色于警方与犯人之间。此种人基本敢打手黑能镇住人,利用他们当牢头狱霸也是出于以恶制恶来以此达到犯人之间的安定,让犯人安定是出于减轻警方的管理负担。看守所里的牢头狱霸有时也刺探他人的案情以此帮助预审人员工作。所以,只要到了监狱(看守所)必须敢打,打不过也要打,玩的就是气质,只有这样才能不挨打;自杀就是为了能舒服点的生存下去。
    
    
    总之,公检法和监狱(看守所)完完全全体现人治特征。在看守所打人致死现象凡是了解执法部门的人本不是希奇的事,李荞明之死是发生在边陲的小县城,并且网友及媒体质疑声讨铺天盖地。当局出于成本考量,维护一个小县利益不划算,在压力下不得不“供出”真相以示清明。破绽百出的杨 佳案又如何呢?!一个黑箱操作的体制不可能有真正的法治。
    
    
    可怜23岁的李荞明,我的兄弟!为了筹办已2年的结婚费用,去山上砍几棵树想卖点钱,并且当地人一直靠砍树补贴贫困交加的穷日子,不幸让执法者抓获。李荞明是2月12日死的,他的结婚日是2月15日。几棵树断送了活生生的青春之躯,贫困的男欢女爱生活还没有开始却提前棒死鸳鸯阴阳两间,这是一个怎样的爱情悲剧;几棵树再次宣告了和谐盛世谎言的破灭,以人为本的尿布旗帜还在高高飘扬,它的骚臭早已弥漫在华夏大地。
    
    
    兄弟,祝你在天堂幸福,娶一位美丽的媳妇。记住,如有转世就是投到外国当狗,也不要投胎当中国人。
    
    
    2008/2/28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3/20090301005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