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邓小平政变 赵紫阳发言尖锐 胡耀邦痛哭失声/阮铭
(博讯2009年01月15日发表)

    
    那次学运避免了流血,是由于胡耀邦采取了最后措施。那时邓小平说:“谁敢到天安门广场,来一个抓一个!”一九八七元旦公安部门抓了到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当晚学生又冒大雪进入天安门广场要求放人;公安部门迅速释放被捕学生,把游行的学生也用卡车送回学校,使事态得以和平结束。
     (博讯 boxun.com)

      胡耀邦做完这最后一件事,第二天(一月二日)写信给邓小平提出辞职。
    
      邓交权紫阳是权宜之计
    
      一九八七年一月四日,邓小平忘了是星期日。一早起来,催子女去上班,子女说星期天不上班。原来邓小平要召开秘密会议,请来了赵紫阳、薄一波、杨尚昆、王震、彭真,决定要胡耀邦下台。
    
      那就是所谓“中央政治局常委决定”。实际上只有邓小平、赵紫阳两名常委出席。胡耀邦未被通知开会,陈云、李先念未出席。事先邓小平曾派杨尚昆坐军机冒着大雾飞到上海接李先念回来开会,李先念拒绝,对杨尚昆说:“急急忙忙干什么?耀邦可是个阳人啊。”(指胡耀邦不搞阴谋,那么谁在搞阴谋呢?)
    
      胡耀邦的职务是中央委员会选举的。邓小平既不开中央全会,也不援华国锋的先例,开政治局全体会议讨论。华国锋辞职时,中央政治局于一九八○年十一月十日至十二月五日连续开九次会议讨论,作出三项决议:
    
      (一) 向六中全会建议,同意华国锋同志辞去中央主席、军委主席的职务。
    
      (二) 向六中全会建议,选举胡耀邦同志为中央委员会主席、邓小平同志为军委主席。
    
      (三) 在六中全会前,暂由胡耀邦同志主持中央政治局、中央常委的工作,由邓小平主持中央军委工作,都不用正式名义。
    
      在通过三项决议时,华国锋也举手同意。政治局会议还决定,当需要时,仍由华国锋以正式名义接见外宾。
    
      非法倒胡的“生活会”
    
      这回邓小平却完全不顾正当程序,只是找几个亲信老人到家里,就决定胡耀邦下台,由他指定赵紫阳、薄一波、杨尚昆、万里、胡启立组成“五人小组”,召开“生活会”解决胡耀邦问题。
    
      所谓“生活会”,就是对胡耀邦的批斗会。事先由薄一波、杨尚昆布置了一帮打手,如邓力群、胡乔木、姚依林、余秋里、王鹤寿等,在会上作批斗发言。
    
      据邓力群说,会前薄一波、杨尚昆把他找去,说学生闹事,是胡耀邦的错误引起的恶果,中央要开一个“生活会”。要邓力群准备一个揭发胡耀邦的发言。邓力群说:“更多的事情胡乔木知道。”薄一波、杨尚昆说:“他是他,你是你,我们找你,是要你做好准备,讲你知道的事”。
    
      “生活会”就是这样准备的。不是政治局委员的,有备而来,充当打手。而政治局委员如习仲勋,事先一无所知,只通知他来开会,不知道开什么会。习仲勋一进会场,看到这么一副架势,就质问:“这样的会为什么事先不告知?”其实只是不告知习仲勋这样的政治局委员而已,习仲勋不但是政治局委员,而且是书记处常务书记,人又在北京。开这样的会,瞒着习仲勋似乎太荒唐了,只好通知他来。习仲勋又是个正直的人,布置打手之类的肮脏勾当不能让他知道,所以就出现这个场面。
    
      打手们有备而来。余秋里开头炮,骂了胡耀邦半小时,内容空洞无物。接着邓力群讲了两个半天,六大罪状,洋洋数万言,都是老一套党八股。然后是姚依林讲经济问题的长篇发言,批判胡耀邦不懂经济,又不好好学习陈云经济思想;历数胡耀邦搞高指标、高速度、高消费的错误,给下面制造压力,造成经济混乱。王鹤寿则负有特殊使命,会后到胡耀邦家里“摸态度”。
    
      王鹤寿在延安时期同胡耀邦、陶铸关系好,人称“桃园三结义”。但王鹤寿没有胡耀邦、陶铸那种正直性格,是个小人,早在一九八三年“倒胡打周”时就被邓力群他们拉过去了。胡耀邦却浑然不觉,王鹤寿来时,说了些心里话,被王鹤寿在会上端了出来。王鹤寿说:“胡耀邦目无中央,邓小平、陈云说了要开除方励之、王若望,陈云说了要处理福建假药案,胡耀邦都顶着不办。我去看他时,还说没想到要把他搞倒搞臭,很伤心。说明胡耀邦态度不端正。”
    
      紫阳发言尖锐 耀邦痛哭失声
    
      赵紫阳的发言虽不长,但最尖锐。他说:
    
      “耀邦喜欢标新立异,喜欢一鸣惊人,不受组织约束。现在老人还在,你就这样。将来气候变了,你的权威更高了,可能成为大问题。我过去也想过,虽然我们现在合作得很好,将来到了这种情况能否合作得好,就很难说了。刘宾雁、王若望这些人那么狂妄,你胡耀邦为什么对这些人这么宽容,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另有一种可能,是你要在国内、国外维持开明的形象。反正党的格局已经定了,小平同志今年八十三了,现在如果你还不能自由行动的话,将来你是可以自由行动的。他们将来有你这个靠山,不要紧。即使你现在还不能完全保护他们,他们寄希望于你。”
    
      赵紫阳又说到一九八四年他给邓小平写的一封信,希望邓小平和陈云健在时,认真解决党中央一级的民主集中制问题,赵紫阳说,“当时就已感觉到,胡耀邦不遵守纪律,等到格局一变,小平、陈云不在了,党内老人不在了,我们两个无法共事下去,那时就要辞职了。耀邦同志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在今天党内很多老同志都在的情况下,他还这样不遵守纪律;等以后不在了,谁也没有办法。现在还不能完全自由行动,对小平、陈云主要是小平同志这里不能不有所考虑。一旦情况变了,可以自由行动,不受任何约束”。
    
      赵紫阳的话厉害在哪里?在一般人眼中,胡耀邦为人直率,不弄权谋。照李先念的说法:“耀邦可是个阳人啊。”但按赵紫阳的说法,胡耀邦是别有用心,对人宽容,在国内、国外维持开明形象,是在积累实力,图谋将来老人不在了,自己不受任何约束自由行动。那不就是做独裁者吗?那时赵紫阳就只有辞职了。这种说法最能打动老人猜忌之心,也最让胡耀邦伤透了心。那天(一月十五日)开完会,胡耀邦走出会场,坐倒在台阶上痛哭失声。
    
      第二天,一九八七年一月十六日,邓小平主持“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邓小平说:“今天的会,耀邦不便主持,我主持。会议就是通过《公报》,其他事都不谈,到会的顾问委员可以举手。”这就是说,“生活会”已批斗结束,政治局无需再讨论,政治局委员们跟着老人(如主持“生活会”的薄一波,不是政治局委员,连中央委员都不是)举手通过胡耀邦辞职下台的《公报》就是。所谓“公报”,就是宣布“会议一致同意胡耀邦辞去党中央总书记职务”。当天在中央电视台向全国公告。
    
      倒胡《公报》遭强烈抗议质问
    
      一九八七年胡耀邦下台,比一九七六年邓小平下台在国内外产生的冲击更大。因为邓小平下台时的中国是封闭的,胡耀邦下台时的中国已经开放。就在通过《公报》的第三天(一月十九日),留学美国的一千名学生和学者共同签署《致中共中央、国务院公开信》,在海外各大媒体发表。《公开信》指出:
    
      “胡耀邦为思想解放运动,平反?假错案,开拓改革局面,以及在思想文化领域创造宽松气氛都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的去职将极大地损伤全国人民进行改革与现代化建设的积极性,使我们感到震惊和不安。我们认为,近来事态的发展,是与三中全会以来的基本国策背道而驰的,并使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等权利受到严重侵犯,发展下去会断送我国的经济、政治改革。我们强烈期望党和政府坚持改革,反对倒退,坚持民主法治,反对以言治罪。出于对祖国的责任感,我们认为不能不向中央和国务院表达我们的心声。”
    
      党内反应同样强烈,纷纷质问:“十三大就要召?,中央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要用这种方式倒胡?”中央无法应付,薄一波就让胡乔木、邓力群赶快炮制材料,把“生活会”上的批斗发言拼凑成胡耀邦的“十个问题”作为“中央文件”下发。因为内容空洞无说服力,自三月至五月又陆续发下去五个“补充材料”,仍无补于事。党内各系统的传达内容,口径也不一致。杨尚昆在军队的传达最出格,竟把胡耀邦说成向邓小平“抢班夺权”,比喻成同林彪一样。杨尚昆的讲话稿曾印发军队高级干部,因毫无事实根据,影响极坏,被迫立刻收回销毁。
    
      毛邓交班结局不同
    
      邓小平怎么办?
    
      以毛为师,毛规邓随。一九七六年毛泽东废黜邓小平,不把权力交给虎视眈眈、等着掌权的江青、张春桥、王洪文们,却交给了华国锋。因为毛了解江青他们只会斗争别人,治不了国。
    
      一九八七年邓小平废黜胡耀邦,也不把权力交给虎视眈眈、等着掌权的胡乔木、邓力群、王震们。那时王震赤裸裸对邓力群说:“我这个人就要掌权,就是要权啊!没权你就什么事情也办不了!”
    
      但邓小平看他们,正像毛泽东看江青他们一样,靠他们批斗别人行,靠他们掌权治国却不放心。对胡乔木,当年胡耀邦提名他当宣传部长接替了张平化,邓小平都不同意,邓小平说:胡乔木是软骨头,又无行政能力,只是一枝笔。对邓力群,邓小平认为他只有四项原则、没有改革开放,把国家的政策方向往“左”拉,当然不能让他治国。至于王震,只是“一门炮”,在倒胡打周时放放炮而已。对这些帮他倒胡打周、渴望权力的“功臣们”,邓小平并未论功行赏,却把权力交给了赵紫阳。这是邓小平无可选择的选择,是一种权宜之计,同当年毛泽东把权力交给华国锋时差不多。因为在邓小平当时的视野里,胡启立、乔石、李鹏这些“第三代”,似乎还不够做“核心”的条件,那就只能交给赵紫阳作为过渡了。
    
      然而毛泽东和邓小平两人交班的结局不同。
    
      一九七六年,八十三岁的毛泽东废黜了七十二岁的邓小平。十一年后,一九八七年,八十三岁的邓小平也废黜了七十二岁的胡耀邦(邓比毛小十一岁,胡比邓也小十一岁)。
    
      毛在把权力交给华国锋后说过那样一段话:“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毛泽东不会料到:他去世后不到一个月,“华主席一举粉碎四人帮”,两年后又把权力和平交给被他两度废黜了的邓小平,都没有“血雨腥风”。
    
      而邓小平呢?被他废黜的中国理想主义领导人胡耀邦两年后先他而去。邓小平在胡耀邦去世后掀起一场震惊世界的“血雨腥风”,一以抵挡住逼近中国的“国际大气候”第三波全球民主化浪潮,二以消灭天安门广场的“中国小气候”学生民主运动。
    
      在这场“血雨腥风”中,邓小平废黜了他的第二个接班人赵紫阳,从此把中国的改革开放同国际国内的自由民主潮流彻底拉开,在毛泽东封闭式共产奴役制度的原有基础之上,建构成他的开放式共产奴役制度的邓小平帝国。
    
      这就是中国人民的命运悲剧。
    
    二○○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作者:阮 铭
    来源:争鸣杂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1/2009011522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