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评茅于轼:这样没有教养,是可哀的
(博讯2009年01月14日发表)

    茅于轼更多文章请看茅于轼专栏
    
     来源:中国观察 (博讯 boxun.com)

     朱学渊/中华民族自古是个无理性思维的群体,但是自从升起了'红太阳',执政党里的湖南人又常常在庐山上'操娘',于是一个原本无理性民族又斯文扫地,这六十年的'沉渣泛起',中国生出了十亿个小毛泽东,造就了今天这个很粗鄙的格局,请于轼先生不要生气。
    
    在'耕地红线'的问题上,我是不同意于轼先生意见的,首先,我以为他的思想中有一个误区,即是把'不缺粮食'和'不缺土地'等同看待了。说粮食是'可再生的',那是必须有土地才能再生的;而土地则是'不可再生的',浇了水泥盖了房子,就不能种粮食了,于轼先生说到了这一点,但是更重要的是人口还在增长,土地却不会下崽崽的。因此有一条红线比没有一条红线要好。
    
    其二,'市场决定论'当然是正确的,但是中国的经济并不是'市场决定'的,而是'权力决定'的,如果土地还给农民,而他们大都是怕官的,官要他们卖田,他们是不敢不卖的。因此,党中央决定暂缓'土地使用权流动'是基于对政治腐败的长期性的估计,在党中央实行政治改革以前,我们或许应该拥护它的某些权宜之计。
    
    不久前,香港《凤凰卫视》有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女主播,访问了一个很牛气很牛气的干部,此人原籍山东,主政宁夏,貌似厚道,却自诩外号'陈八道',说自己如何如何有魄力在宁夏建造了一条八道宽的高速路,我在电视机屏幕上见那条路宽大无边,一望无际,但那瞬间(可能不是高峰时段)只有一辆汽车在上面缓行。
    
    我们不妨估算一下,如果这条路是一百公里长,一百公尺宽,那就用了一千万平方米的地,也就是一万五千亩的良田(一市亩面积六十方丈,等于666.6平方米),'陈八道'是用一万五千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换取他'一辆车行一条路'的政绩的。
    
    因此,中国农民现在正在和形形色色的陈八道、王八道争土地,而党中央很希望能够约束'各八道'的权力,但又必须依靠他们贯彻'稳定压倒一切'的伟大政治遗产,尽管政治遗产高于土地,但是也有'边际效应',因此设下了一道任何'八道'不能逾越的红线'十八亿亩'......这或许也是于轼先生没有看到的党中央的苦心孤旨。
    
    附:茅于轼:这样没有教养,是可哀的/南方人物周刊记者谭翊飞发自北京
    
    2008年12月24日上午,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主持的《粮食安全与耕地保护》课题学术成果发布会上,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发布了3项研究结论:一、现代中国,基本上不会发生粮食安全问题;二、粮食安全与耕地保护没有必然关系;三、18亿亩耕地红线没有必要。观点一出,引起激烈争论。本刊就此专访了茅于轼先生。
    
    1、以上三个观点,哪个是您的核心观点?或三者均是?
    
    茅于轼:核心观点是----耕地红线是不必要的。我们要相信市场会进行调节,市场是最有力的调节工具。如果我们可以通过粮食来计算18亿亩耕地,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应该算一算全国要生产多少牙膏、多少鞋子,那你就搞计划经济得了。
    
    2、您提到,18亿亩红线是拍脑袋想出来的,那么您是否赞成需要制定一个更科学的数目,如17亿亩,或者10亿亩?还是红线完全没有必要?
    
    茅于轼:完全没有必要,17亿亩没有必要,10亿亩也没有必要,任何红线都没有必要。
    
    3、在您的分析中,一直强调,粮食生产过程中,许多要素是可以替代的(通过增加化肥、农机等投入提高粮食产量)。但这种替代是否也是有限的?
    
    茅于轼:不错。但粮食生产投入的可替代要素有很多,比如灌溉搞得好,产量会提高;化肥用得好,产量也会提高。但如果只就一个要素来说,比如只用灌溉,我老浇水的话,水的效果就差了,我可以用各种要素替代。当然,替代不是无限制的,这可以在边际上估计一个数,我们的研究报告里面有。粮食产量翻番增加,我们没有这个本事,但粮食产量增加1%、3%,需要增加多少要素投入,是可以估算的。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1/2009011416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