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卫金桂: 杨师群案的可喜结果
(博讯2009年01月13日发表)

    
    一个外地当大学文科教师的朋友打电话问我:“知道杨师群吗?”我说知道,不就华东政法的老师吗?他说杨老师让学生告成反革命了,太糟糕了,咱们当教师的,真难,一定得小心。此话前几天也有人提示过我。于是昨晚再去他的博客浏览。
     (博讯 boxun.com)

    杨老师的话题过去许久了,但自打杨师群时间以后,他的文字我是常看的。一个搞专业多年的教授,厚实的学术功底,严谨朴实的文风,一个老掉牙的观点被个别学生定义为“反革命”,怎么就让成年人感到如此恐怖,以致提示我千万小心?我想关键就是“反革命”这一罪名,让中国人毛骨悚然。
    
    有两个方面就可以说明这一结论。
    
    专业问题,学生为什么想到的不是跟师友交流,而是选择告状?
    
    即使对杨老师有看法,还有别的老师、学长可以探讨,有大学生不可能不用的网络、图书馆可以查询。专业问题找领导,找组织,你让人家怎么说?他们学什么的都有,有自知之明的,会和任课老师交流,问清楚情况;没自知之明的,跟学生一起下判断,不是拉领导丢丑闹笑话么?弄不好就给老师扣一定政治大帽子。学生如此做,只有一个解释,就是继承了政治斗争的传统,想借组织和政治的名义迫害老师,否则怎么偏偏选用了“反革命”一词向组织汇报?
    
    老师一听“反革命”一词怎么这么恐惧?
    
    从五四新文化运动至今,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批评一直就没有停止,包括早期的中国共产党人。没有对传统文化的否定,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怎么可能占据主流?本来如此简单的问题,大人们一听出现“反革命”用语,便惊慌失措,这说明教师头上的那把剑确实不是子虚乌有,领导和组织是学术的总裁判的现状依然存在。
    
    所幸,年轻一代毕竟是改革开放大环境下长大的,他们正在脱离政治流氓们的影响。杨师群老师的文字记载这这么一段,让我很感动:“08级新闻班的同学递给我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一张贺卡和几张纸,上面签满了同学们的名字,贺卡的最上方写道:‘我们最欣赏的杨教授:我们不强迫他人,仅代表自己,衷心祝愿你身体健康,桃李满圆。圣诞愉快,新年快乐。毫不动摇地坚定支持您!’有的同学在纸条上写道:‘您永远是最棒的!’,‘我们欣赏勇敢发出不同声音的人!’‘支持您!’‘支持杨老师!’一张小纸条上,一位没留姓名的同学写道:‘真的谢谢您,是您让我感到大学还有些大学的样子。’”广大网友对杨老师的支持,也让我们看到了社会大环境的改善。
    
    我不是说学生最终对杨老师的观点有何态度,是他们将师生关系归位到了学术本身和对待学术的态度上。如果这种关系得不到牢固确立,中国的文科教育就没有希望。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1/20090113125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