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三鹿案捉放曹,结石宝宝枉死
(博讯2009年01月02日发表)

    
    来源:太阳报
     三鹿毒奶粉案一场轰轰烈烈的审判,变成了一宗政治闹剧。当局对主要犯罪人重罪轻罚、高举轻放,对幕后保护伞放纵不究,举国为之哗然,当局依法治国的招牌,又蒙上一层厚厚的污垢,三十多万受害的结石宝宝欲哭无泪。 (博讯 boxun.com)

    
    今次审判隐藏尠许多玄机。三鹿集团的四名高层管理人员被起诉的罪名是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并不是原本外界期望的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根据内地法律,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最高刑罚只是无期徒刑,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则可处以死刑。起诉的罪名差别,使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保住一命。
    
    今次毒奶粉事件,影响极为恶劣,三十多万婴儿受害,比得上一场南京大屠杀,更可悲的是当中许多还留下后遗症,一辈子生不如死。如此惨烈的生命浩劫,那些刽子手们却可逃脱一死,令人悲愤莫名。
    
    其实,早在去年七月,三鹿集团就已知道有婴儿服用三鹿奶粉而夭折,而且三鹿集团送奶粉到河北质检部门化验时,亦被告知这些奶粉即便是给牲畜食用都会有生命危险。
    
    明知自家产的奶粉已是杀人不见血的毒药,但三鹿集团仍然在八月份一如既往的销售,而且还将一百多吨有毒的原奶,调拨给生产液态奶的加工厂,三鹿集团负责人知毒、卖毒,当局却不判处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主犯免死态度急转从法庭表现来看,田文华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对公诉机关的指控一口承认。田文华如此爽快,与在此之前扬言「如果你们拿我开刀,我就把这个脓包挤破,我要向全世界报道问题」,形成鲜明的对比。
    
    有网民甚至质疑,田文华保养得如此之好,在拘留期间,住的到底是监狱还是招待所?她如此轻易认罪,是不是为了掩护幕后的保护伞,而幕后黑手又是否给予免死金牌呢?
    
    更值得怀疑的是,内地官方媒体报道三鹿集团以掉包计,用进口奶粉代替三鹿毒奶粉的决策时,根本不敢详细报道石家庄当局有无参与其中,三鹿集团又是受何人指使,又是在谁的指挥下,进行这场丧尽天良、泯灭良知的惊天大骗局?这到底又是在为谁掩饰呢?背后是不是有更肮葬的政治交易呢?
    
    今次审判安排在岁末年初进行,内大有文章。审判完便是内地元旦三天假期,很多记者、编辑放假,读者观众忙于休閒,当局精挑细选这样的时间,明显是不想引人注意,避免媒体跟进调查,令事件大事化小。
    
    总之,三鹿毒奶粉案的审判,还有太多的疑团未解,还有企图掩盖製造、销售毒奶粉罪证的官员尚未到案。当局却草草调查,匆匆开审,这难道不是典型的葫芦僧判糊涂案?
    
    但公道自在人心,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三鹿毒奶粉案这场人间浩劫涉案的官商,无论其位置再高,其财富再多,逃得了一时,却逃不过历史和民意的审判。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9/01/20090102055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