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南通狼山镇拆迁户的联名信
(博讯2008年12月27日发表)

    
    倪老您好:
     (博讯 boxun.com)

    我们是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狼山镇的三家被拆迁户,我们三户都是没有经过合法手续,就遭南通华亚公司强拆的受害者。这些人无法无天,伤天害理,侵害百姓的财产权和生命权。
    
    一、我叫徐汇萍 ,女,65岁,家住 南通市崇川区桃园村三组。2008年3月29日凌晨0点左右,我一家大小五口人还在熟睡中,突然来了一帮“不明身份”的人,有的拿铁锤、铁钎、刀具强行砸开门,将我们从床上硬拉下来,我老公被这伙人压在地上,心脏被压迫心绞痛,透不过气来,我在挣扎时左脚严重被打伤,不能动弹。我儿子在挣扎中左脚被他们用铁钎戳了两个大洞,右脚被划伤七八处,还被暴徒用衣服罩住了脸,光着背在地上拖,致使背上多处划伤,流血不止。我儿媳和仅8岁的孙女只穿了单薄的内衣也被强行拉出门外按倒在地,我哀求他们让小孩多穿件衣服穿双鞋都不允许,就这样我们一家五口在凛冽的寒风中就穿着单薄的衣服赤着双脚被他们压在地上,不能动弹。同时,这帮“不明身份”的土匪、强盗竟然大肆抢劫,将我媳妇包里的伍仟多元公款抢走。我的手链也被抢走,甚至家中的微波炉、电饭煲等厨具也遭遇同样的厄运。就在我们全家人沉浸在哭喊声中时,突然轰的一声,我家的房屋被挖掘机推塌,成了一片废墟。我孙女一边哭着,一边喊着,寻找她的书包,还惦着她的作业没做完,会被老师批评。我们三代人辛苦了几十年的积蓄,才有了冰箱、彩电、洗衣机、电脑、电瓶车和家具等财产,一瞬间,全部埋入废墟之中。
    
     我被强行拉出家时,认出了其中一人。那人是“华亚拆迁公司”属下拆房队的工头。
    
    我爸被他们按住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断定他就是拆房队的人。那人说:“不要打他,他有心脏病。”还说,这是拆迁公司叫他们来的,让我们找拆迁公司去。
    
    在此之前,他们把附近村民殷长顺的家门口封住,不让他们家里的人出来相助。附近村民陈龙华听到声音赶紧过来,也被堵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还有我的邻居金国荣也同样被堵在家里。甚至在我家不远的桥上,他们把桥封锁了,不让村民过桥相助。
    
    他们将我们与外界隔绝,实施抢劫,并捣毁我家房屋。
    
    在这伙“不明身份”的人刚开始砸墙时,邻居报了“110”,“110”迟迟不来,奇怪的是,一直等了这帮人和挖掘机走了后,“110”终于姗姗来迟。更奇怪的是,这伙“不明身份”的人他们离开的时候,我儿又立刻打了110,请他们从东面的滨江花园拦截暴徒,而110却从西面慢慢过来,也没有开警灯,更无追赶之意,一看就知道民警事先躲在西面的滨江公园东大门口,冷眼观看暴徒横行霸道而无动于衷。事后,民警仅装模作样地记录一下就离开了。我请求他们依法取证,他们竟然说没有照相机,要回去拿,一直到上午9点也没来。在这过程中,我又打了无数次110,毫无结果。9点,我和我儿子、侄子就去狼山派出所报案,请求他们过来保护现场并取证。该所王所长不答应,我甚至要跪下求他,他才派民警胡毅宁去取证,胡毅宁仅拍了4张照片,然后就说照相机没有电了,还说抢劫用的凶器菜刀不能作为证据,以后就再也没来过。我和老伴、儿子住在狼山医院三、四个月,花了二万多元,有医院的病历和结账单为证。我的身体刚恢复了一些,又在为这些事奔走于公安局和派出所。他们相互推诿踢皮球,至今毫无结果。
    
    南通暗无天日、猫鼠一窝,我们这些没有社会关系的老百姓,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申。
    
    我的手机是:13813728839
    
    
    
     二、我叫陈世同,男,70岁,现住南通市城山路易家桥工房东大楼5幢201室,宅电: 0513-85591140
    
    我的四间合法房屋位于城山路东的黄金地段,原租赁给狼山超市做营业用房,07年底拆迁公司强迫狼山超市搬走,使房屋空闲。08年3月21日深夜,在事先不通知的情况下,户主的祖坟也被搞掉,是谁干的,至今无人承当,向公安局,派出所报案,至今未有答复。
    
    
    
    三、我叫袁明兰,女,48岁,住狼山镇桃园村五组。
    
    我的电话:35938336.
    
    3月26日凌晨,人不在家里,房子被推倒,家具电器被砸碎,5月25日下午,我与丈夫一道去看奥运火炬,拆迁公司的人怀疑我们要诉苦,用汽车把我丈夫撞到,导致两只脚粉碎性骨折,在南通医院住了几个月,现在还没解决。
    
    拆迁告公司向来胆大妄为,就是因为有政府部门的撑腰,狼山风景区是南通的一大旅游景点,土地资源稀缺,政府非法占地,贩卖土地,从中渔利,牺牲老百姓的利益。南通一贯鼓吹“法制南通,和谐南通 ”这些都是欺骗领导,愚弄百姓的幌子。他们封锁消息无所不用其极,我们上访被抓,写信被扣。南通北濠桥一姓李群众,由于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多次上访,后来就被关进精神病医院95天。出院后他诉讼到法院,但法院地方政府控制,先是不受理,后又不开庭,至今无结果。
    
    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同志历来重视农民的切身利益、维护农民合法权益,但是,我们的惨状党中央看不到,我们的声音国务院听不到,我们没有诉讼的渠道,我们投靠无门,走投无路。
    
    
    
    我们殷切盼望您能到我们这里走一走、看一看,给我们一些指教,或给我们一些您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们会感激万分,永不忘恩。
    
    
    
     此致
    
    敬礼
    
     拆迁户:徐汇萍 陈世同 袁明兰
    
     2008年12月25日
    
    
    
    读后语:
    
    南通的暴力拆迁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了,拆房毁田,打人抢物,挖掘祖坟。甚至发展到将古稀老人关押于精神病医院达95天,其暴行比文革有过之而无不及。更有甚者,南通市港闸区政法委余主任竟敢带人在省高院抓上诉人,押回南通关押75天,创立史无前例的“伟业”。
    
    对此,受害人向司法机关求助,但南通的司法机关要么置之不理;要么装聋作哑,视而不见。
    
    南通市的暴力拆迁再不予以制止,后果不堪设想!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2/20081227130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