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刘晓竹:从零八宪章到零九行动
(博讯2008年12月19日发表)

    刘晓竹更多文章请看刘晓竹专栏
    
     中国的宪政运动有一百年历史,但是到今天还没有实现宪政,为什么?因为,我们没有把宪章和行动结合起来。换句话说,没有行动的宪章是空洞的宪章,没有宪章的行动是盲目的行动。过去一百年,在空洞的宪章与盲目的行动之间,中国的宪政运动陷入了困境。今天,这个问题解决了,叫做:零八宪章,零九行动。中国发展到这个节骨眼,民心觉醒,宪章理念与维权行动的结合是大势所趋。 (博讯 boxun.com)

    
    在此之前,胡锦涛大概不在乎读书人搞什么签名信,因为没有行动配合,就像古人说的,秀才造反,十年不成。但是,《零八宪章》不一样,当今秀才也不一样,因为宪政理想切入公民的维权行动,可谓丝丝入扣。如此一来,千千万万人的维权行动就可以汇集起来,如涓涓细流,东流入海。孟子云,沛然莫之能御。胡锦涛有点感觉了,中共高层也在准备,2009年就是中国前途的决战年。那么,《零八宪章》能否结出宪政的果实呢?关键在于行动,士农工访也。
    
    士就是士林,知识分子要敢于说话,敢于问政,敢于介入。张载云,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在今天的形势下,实现张载四言,可以浓缩为两个字:宪政。换句话说,宪政不立,天地无心,生民无命,圣学不继,国不太平。1919年,中国历史进入了一个拐点,读书人挺身而出,敢于说话,敢于问政,敢于介入,从而成就了五四新文化运动。2009年,历史逼近新拐点。关键时刻,知识界是否能挺身而出?能不能顶住压力?敢否公开表达自己的宪政理想,在《零八宪章》上签名?敢不敢问政?敢不敢大胆介入维权?全世界拭目以待。
    
    农就是农民,农民要保家、要护地、要补偿。工就是工人,工人要工钱、要工作、要罢工。访就是访民,访民要吃饭、要伸冤、要尊严。倘若把这四个方面结合起来了,也就是把士的理念与农工访的权益结合起来,那么,零九年就是一个宪章行动年,而历史性突破并非不可能。为此,读书人要走到工农访中去,协助工人罢工,协助农民维权,协助访民伸冤,这就是宪章行动。当年,波兰知识分子就是这样做的。波兰读书人能做到的,中国读书人也可以做到。如果你在舆论界工作,请舆论支持工农访维权,如果你在法律界工作,请用法律支持工农访维权,如果你在学校工作,请鼓励学生参与工农访维权。如此一来,《零八宪章》与工农访相结合,落实在零九年的街头,宪政必胜也。
    
    综上所述,中国的宪政运动能否突破,一要看纲领水平,二要看协调能力,三要看街头行动。今天,纲领已经有了,这就是《零八宪章》。此外,协调能力不成问题,因为有了现代通讯革命,一方有事,八方呼应,全球支援,并非难事。剩下来的是街头行动,尚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如果说宪政体制的突破在明年,那么,这个突破应该在街头。一句话,零八宪章,零九行动,人民上街,宪政必胜。但人民会上街吗?我不得而知,我想中南海也不知道,只有老百姓自己知道。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 RFA中国博客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2/20081219101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