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细数三十年给我们打的白条\曹向东
(博讯2008年12月09日发表)

    
     前不久读到一则新闻,说是某镇政府打了十年白条,最后拖垮了小卖部(见《镇政府打欠条十年白吃白拿拖垮小卖部》)。在我印象中,以前还发生过地方政府吃垮饭店的事情。更早的时候,政府收购农民的粮食也是打白条,最后朱镕基不得不出面解决这事。由此联想到本人。三十年了,草民手里也攒了一大堆白条,今天拿出来晒一晒,希望精英大老爷们在筹划杀开血路的烦劳之余,能给个兑现的准信。
     (博讯 boxun.com)

    
    1. 全民所有。80年代的精英们攻击毛泽东时代的全民所有制是“全民所有,人人皆无”,仿佛只有他们才能实现真正的全民所有。但是后来盗卖人民财产、大搞MBO的,也正是他们这帮人。全民所有何时兑现?
    
    
    2. 高校并轨。我上高中的时候,正赶上高校并轨。教育部把高校并轨夸得天花乱坠,骗得我们这些傻学生那个美呀,以为赶上了好时代。等到参加高考,才知道并轨就是要钱。穷人的孩子打算通过高考跳龙门,妄想!
    
    
    3. 教育产业化。当年把教育产业化吹嘘得多么美妙啊,如今却到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地步。教育部不承认搞过教育产业化,被“人肉”出来的教育产业化“总设计师 ”汤敏也否认自己提出过教育产业化的主张。教育产业化换了个名字还在搞,责任归属问题成了无头案。难道要像主流经济学家们说的,非要把教育部也私有化了,才能做到责任明晰么?
    
    
    4. “四人帮”是走资派。粉碎“四人帮”的政变最早被描述为“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胜利”。后来不过瘾,又把“四人帮”的性质从资本主义贬低为封建主义、法西斯主义。三十年过去了,现在怎么样了呢?公检法成了法西斯部门,封建主义、野蛮资本主义全面复辟,甚至奴隶制的黑煤窑都改回来了。现在回头再看“四人帮”给那些官僚罗织的罪名,条条在理。那些信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所谓党员,你们敢说“四人帮”是走资派吗?你们敢说自己不是走资派吗?
    
    
    5. 社会主义就是“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某人给社会主义下的定义,从我上中学,一直考到我大学毕业。前两年问我上中学的侄子,才知道早从政治课本删除了。我想知道,“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的目标,合适兑现?难道某某理论的保质期不过10年?
    
    
    6. 《物权法》。《物权法》通过之前,茅于轼、江平那几个老精英都打包票说,《物权法》能解决暴力拆迁;少精英贺卫方更是拿他编的“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可进” 的故事忽悠老百姓。《物权法》通过以后怎么样呢?暴力拆迁仍旧天天有,而且发展到三天两头出人命的地步了。江平,这个当年因参与民晕而下台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竟然厚颜无耻地说,民房是否受《物权法》保护,要批准拆迁的部门说了算。一群混蛋!请给个准信,穷人的打狗棍啥时受保护?
    
    
    7. 民族问题。“很傻很天真”的胡乱帮当政的时候,把毛泽东时代的民族政策污蔑为极“左”,改为专走上层路线,并许诺说不要担心宗教影响大后会出叛乱(这种屁话经过民主决策了么?)。没多久,疆独藏独就开始猖獗泛滥。这笔昂贵的学费,一直交到今天。请问毛泽东时代和谐的民族关系,啥时能恢复?
    
    
    8. 社会道德。80年代说林彪、“四人帮”败坏了社会道德。改革以后,则是整个社会的道德体系崩溃,怎么解释?
    
    
    9. 法治社会。如今城管以打砸抢为业,经常发生“心脏病病人”被自杀事件。如今的社会以上访为耻,聪明点的都去学习杨佳好榜样了。这就是法律精英许诺的“法治社会”吗?
    
    
    10. 反腐败。“不管什么级别干部,只要是腐败分子,终究难逃党纪国法”,说说而已,反台上的、退休的腐败分子太难了,草民也理解。那么退而求其次,反那些倒台的腐败分子,痛打落水狗行不行?赵资阳、胡乱帮的子女不就是官倒么,程维高本人及其亲属不也搞腐败么?为什么不查下去?难道反腐败也是刑不上大夫?
    
    
    11. 国企脱困。那个姓朱的“经济沙皇”,连国企出现困境的原因都没搞清楚,把国企卖掉就说实现了国企脱困的目标,有些则是几乎白送掉,赚钱的部分剥离送给私人或外资(超级贱卖),
    亏本部分国家吃进。你就蒙人吧!民主化管理的国营企业,何时能改回来?
    
    
    12. 尊重知识分子,尊重科学。中国地震局设在北京的一处地震台被房地产开发商连夜拆除,打官司都打不赢。这就是对“尊重知识分子”,“尊重科学”口号的最好注解。啥也不说了。
    
    
    13. 这是大头头给俺批的条子:“摸着石头过河,改错了,再改回来就是了”。如今他们想赖账,说什么“改革不走回头路”。我偏要讨个说法:你们头头的话还算不算数?改革啥时改回去?老百姓的都盼着这天呐!
    
    
14. “x是人民的意愿”。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电视上报纸上没有人民的声音呢?为什么为x叫好的,不是官僚大款就是买办汉奸呢?这样的x根本就不是我们的意愿,我们需要的是符合绝大多数人意愿的x。

    
    
    15. 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过去,精英说分地有很多好处,能提高农民的劳动积极性,提高劳动效率。现在为了搞土地私有化,又说分地使土地分散,耕作的效率非常低下。为什么左右都是你们有理?
    
    
    还有很多,恕不一一列举。
    
    
    其实,家家手里都有一把白条,凑成一部《血泪史》。难道不应当把改革停下来,兑现以前关于改革的承诺吗?如果在精英们看来,改革就是永不兑现的白条的话,那么随你们怎么改革好了。但是不要打着民意的幌子,不要把改革吹嘘得那么美妙——既然你们的改革永远正确,还需要理由做什么?就像鲁迅笔下的蚊子,吸血之前,要哼哼地发一篇大议论,使人生厌。可不要忘了,蚊子的道理不断讲下去,结局就是被人扁死。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2/20081209124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