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从林嘉祥“林猥亵”到“刘内裤”,罪!罪!罪!/李吉明
(博讯2008年11月06日发表)

     连日来,笔者真实惶恐不及,昨天我们还在讨论 “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高官林书记猥亵女童事件,今天便又看到了一则“省农业厅派下来”的处级干部身穿内裤、威风凛凛到处追打医务人员的消息:
    
     10月30日晚,海南省农业厅一名处级干部醉酒躺在儋州顺龙宾馆810客房内,要求120医务人员在客房内为其打醒酒针。要求被拒后,该名干部只穿内裤在宾馆走廊内追打两名医务人员。(《海南特区报》11月2日报道) (博讯 boxun.com)

    
     据报道:当晚9时30分左右,住在儋州顺龙宾馆810房的客人刘某因喝酒太多,醉躺在宾馆客房中。刘某要求服务员帮他请医生来打醒酒针。9时50分,医院急诊中心值班医生陈焕高和护士张春华接诊后赶到810房。进门后,看到刘某躺在床上,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医务人员要求刘某到医院检查治疗。刘某却说,他是省里的处级干部,要求医生在客房里帮他打吊针。刘某的要求遭到医务人员拒绝后,对医务人员说:“你们给我滚出去。”陈医生回答说:“我是来为你治病的,我滚到哪里去?”一听这话,刘某突然从床上跳起来,一拳向陈医生的左下颚打去,随后又一拳打在他的胸前。刘某大声地说:“宾馆的客房是我的私人领地,谁不出去我就把谁打趴下。 ”陈医生和张护士吓得赶紧退出房间,往走廊外跑。刘某只穿一条内裤跑到走廊,追打陈医生。宾馆男服务员见状,上前劝阻。陈医生往楼梯口跑,刘某追打时被两名男服务员拦住,看见女护士张春华站在走廊旁边,便光着脚踹女护士的右大腿,疼得女护士眼泪直流。这时,刘某的同事看见刘某醉酒闹事,上前劝住刘某。随后,刘某进入810房,关上了门。
      被刘某追打后,两名医务人员报了警。民警随后赶到,刘某声称,自己是打了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醒酒后,刘某对自己的过错有所认识,并愿意接受警方的处理。当地警方进行了调解,案发次日,在警方陪同下,刘某向两位被打的医生护士认错,赔礼道歉,并向被打医生和护士各支付1000元医疗费和抚慰费。
    
     笔者仔细观乎该则报道,颇有感慨:难怪此事会再次引起网民的热议:“太林嘉祥了。”,难怪会有人称之为“内裤处长”、“内裤超人”!此事竟然与“北京交通部派下来”的高官林书记猥亵女童案如出一辙,都是身居要职的显赫官员,都声明了自己的身份特殊,都作出了有悖党性法规的龌龊之事,都是在酒精的作用下,的“原形毕露”,都是在事发之时威猛无比,而事后则态度乖巧!怪哉,中国的官员都怎么了?怎么如此的相象,如此的令人难以理解?
    
    设若官员酒后失德纯属个案,或许也可以理解,但如此的“雷同效应”,岂能令人心服口服?此类事接连发生,根源何在?相信在平时,上边提到的两位领导也都是一副正人君子的形象,很威严、很廉洁、很公仆,但为何对百姓如此霸道?无非是“权力通吃”的思维在作怪,想必在他们看来,只要有权力,一切都无所畏惧了。既然如此,我们又何以相信他们会“为人民服务”?
    
    实际上,这些人作奸犯科者通常都是实权派。他们往往白天总是有人前呼后拥,晚上总是有人请吃请喝,完全忘记了自己 “公仆” 的身份,再加上这些人平时吃喝玩乐、贪拿卡要,为所欲为,想整谁就整谁已成习惯,面对普通的老百姓自然也就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于是借着酒风猥亵女童、裸殴护士也就这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笔者奇怪,这些当官的为什么总是只晓得享受这个官位所带来的种种待遇,却不懂得承担“公仆”的责任呢?难道非要等到做不好或者做砸了,甚至触犯了法律,才要“悔不该当初”?
    
    面对于事后两位“高官”的乖巧,深圳女童的家长表示,他们拒绝调解,绝不轻易放过那位涉嫌有“禽兽行为”的官员;而对于涉嫌酒后撒泼行凶的农业厅处长,受害人之一的女护士也明确表示:我仍然保留通过法律手段追究刘某责任的权利。我想,这或许就是对“高官”犯科者的最好回应。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挽回百姓受损的尊严和权益,才能让那些忘了自己公仆身份的官员多一分敬畏,去掉特权意识和骄横之气。从某种角度来说,权力的本性也有 “蛇性”、“狼性”的一面,必须严加监督和约束,绝不可一味善良地加以姑息纵容。
    
    对于这两件令人匪夷所思的龌龊事件,笔者愤不堪言,最后借网友之辞,以表肺腑:
    
    钗头凤
    飞毛腿,左勾拳,顺龙宾馆糊乱舞.
    刘恶棍,情义薄.
    一杯入肠,几番遗憾.
    错!错!错!
    身负伤,人憔悴,泪痕常湿心伤透.
    秋叶落.
    扫罪恶.
    公道自在,干部难托.
    罪!罪!罪!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1/20081106001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