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秦耕:欧洲的光荣—评欧洲议会授予胡佳萨哈罗夫奖
(博讯2008年10月27日发表)

    秦耕更多文章请看秦耕专栏
    
     [日期:2008-10-26] 来源:参与 作者:秦耕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特意选择在欧洲首脑齐聚北京与中共举行亚欧会议期间,欧洲议会宣布把萨哈罗夫奖授予胡佳,这使我想起布什总统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的情景。出席奥运会开幕式是美国总统的国际义务,布什总统应该出席,但考虑到中共会把他的出席故意解释为民主体制与专制体制已经和谐相处,他不应该出席。最后,他在出发前选择在白宫会见中国流亡反对人士,公开了他的双重选择:既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也选择在会见中共官员时当面批评其专制。当然,后来在中共控制下的媒体上,民众只看到布什给足了北京面子,绝对看不到布什当面给共党首脑胡氏难堪的消息。为了国际事务,欧洲不得不与在中国当政的中共合作,但为了不被中共把这种合作理解为欧洲对专制体制的妥协,欧洲人选择以向被中共关在监狱的胡佳颁奖的方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这在我看来,与其说向胡佳颁奖是胡佳的光荣,不如说欧洲人是在捍卫自己的荣誉。
    
    民主、自由的传统与人权的普世价值都发源于欧洲土地,其价值观在21世纪已全球传播,把人类导向政治文明的时代,这是欧洲对人类的贡献。但一个时期以来,欧洲人在民主与专制的对抗中退缩了,把在全球对抗专制的责任推给美国。于是人们常常看到这样的一幕:当美国为了捍卫人类共同的价值观,宁愿牺牲自己的经济利益而惩罚某个独裁者时,欧洲人则趁机与该独裁者打得火热。作为回报,独裁者就把大宗市场定单作为奖励,施舍给欧洲某个国家。法国人就经常在这一幕中扮演利欲熏心的丑角,如为了让其产品进入中国市场,多次企图推动对华武器解禁,全然忘记1989年全世界文明国家为什么要对华设置武器禁运。
    
    我从中共的媒体上了解到,对欧洲人这次自己挽回荣誉的行为,中共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不禁让我哑然失笑。因为欧洲议会是欧盟的立法机关,所以中共为了业务对口,让自己的立法机关全国人大对外发表声明。民国时代中国出了一个“贿选总统”曹锟,他向国会议员每人出价800大洋,买得选票成为总统,从而史留污名。但近100年后,以现在的眼光来看,曹之所以要向国会议员行贿,说明当时的民选议员本身是独立的。曹锟如果生在今日中国,他如果想当总统,已无须花800大洋向国会议员行贿了,因为现在立法机关的“国会议员”全部是他自己家的人,他想让国会干什么,国会就会干什么,一分钱也不用花。我相信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今日授命对外发表声明,对欧盟向胡佳颁奖一事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时,肯定就一块大洋也没有收到,因为他们连800块大洋就可以买走的独立性也没有。
    
    值得一说的是,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的声明认为,把萨哈罗夫奖授予胡佳严重损害了中国人民的利益,我对此持完全相反的看法。胡佳是中国公民,向一个中国公民颁奖怎么会损害中国人民的利益?这从逻辑上无论如何说不通。我自己作为中国公民,也完全感受不到自己的利益如何因胡佳获奖而受损。相反,我认为欧洲议会正是出于对中国人民的友好,为了中国人民的利益,才颁奖给胡佳。作为一个年轻的知识分子,胡佳虽身患疾病,但良知未泯,长期致力于社会公益事业,为社会底层的弱势人士奔走呼吁,尤其是在捍卫人权的过程中,表现出良好的理性和非凡的勇气。而他的种种努力和付出,恰恰是为中国人民的利益。颁发萨哈罗夫奖给他,就是褒扬他这种为了民众利益的牺牲精神,鼓励更多的知识分子站出来为民众的利益而努力。获奖的是胡佳,获益的是民众,这怎么能说是损害中国人民利益呢?中共不是反复强调自己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是完全一致的吗?甚至多次公开发誓“除过人民的利益自己没有任何特殊利益”吗?为什么这次胡佳获奖,人民感到高兴,而中共感到“利益受损”呢?难道授命发表声明的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负责人在说假话?如果他没有说假话,的确有什么利益损失的话,那只有一种可能,这就是中共的利益和全国人民的利益并不像中共口说的那样一致。
    
    中共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的声明中还说,欧洲议会不顾他们的多次交涉,执意颁奖给胡佳,这说明中共驻欧盟外交机关曾在欧洲议会作决议的过程中施加过压力,但他们成功的顶住了压力,甚至顶住了威胁,在利益与道义的两难抉择中,毅然选择了道义,选择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这说明欧洲人并非惟利是图之辈,他们勇敢的捍卫了人类共同的价值观,也为自己争得了光荣。欧盟早先通过的谴责共产主义议案和支持树立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的行为,和这次授奖给胡佳一样,都是在捍卫欧洲曾经的荣誉。人权思想发源于欧洲,但共产理论也同样发源于欧洲,人权思想使全人类受益,而共产理论曾使全世界一半人口受害,中国人在二十一世纪仍在继续受害。从这个角度来说,欧洲人在道义上对清除极权体制应比美国人承担更多的责任。选择在亚欧会议召开之际,向为中国人民利益进行不懈努力而被关在监狱的胡佳授奖,就是欧洲人承担责任的方式之一。
    我作为一名普通中国公民,想在中共对欧洲“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的时候,真诚的对欧洲人说一声谢谢!
     2008-10-25 (博讯记者:蔡楚)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0/2008102701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