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香港立会选举余波荡漾/林保华
(博讯2008年10月22日发表)

     今年九月,香港举行立法会选举,本来不被看好的香港泛民主派阵营,结果并不太差,从“亲共”与“民主”两大政治版图来说,并没有出现太大变化,但是这两大阵营内部,却出现微妙变动。这变动会不会影响香港未来的政治生态,值得关注。

     民众不耐“死水政治”

     从泛民阵营来说,走激进路线社民联的成功,表明民众对香港“死水政治”的不耐,加强低下阶层的呼声,与反共的情绪。其中社民联主席黄毓民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原为“名嘴”、号称“癫狗”的黄毓民,在四年前的立法会选举前被中共出动黑道恐吓其家人而被迫“封咪”,这次变身参政。他在九龙西参选,虽然也是“空降”,而且最后一个宣布参选,但其激进言论导致人气急升。然而他的选举策略在民主派内部也引发争议。也就是说,他的激进立场对亲共铁票不起作用,但是抢走传统泛民的选票。 (博讯 boxun.com)

     黄毓民用抨击“小圈子选举”,抨击公民党与民主党参与功能组别的小圈子选举,尤其是由精英专业人士组成的公民党更是“目标”;何况还有以前选举遗留下来的一些恩怨。民主、公民两党在争取普选的时候,一直有参加功能组别的选举,作为对现实的一种妥协。黄毓民的批评,当然能吸收若干“基本教义派”的选票,以致民主党长期在九龙西耕耘的涂谨申最后刊登全版广告告急,而长期投入民主运动的资深传媒人、公民党的毛孟静遂成为“牺牲品”。毛孟静的得票,比中联办全力支持而以“中立面貌”出现而当选的梁美芬仅仅少两千六百多票,而黄毓民的得票,比毛孟静多两万票,也就是说,如果黄毓民的“火力”稍微弱一些,或选民的配票稍微好一点,毛孟静都有希望当选。

     泛民激进与温和之争

     社民联的黄毓民以前是国民党背景,是传统“右派”;而另一员大将梁国雄(长毛)却是左派,但不是香港的传统左派,而是被中共认为的“托派”,前身是“革命马克思主义者同盟”,一九七六年就反对中共镇压天安门事件,如今还奉拉丁美洲的格瓦拉为偶像。因此左右两派激进主义者的结合,成为香港政坛的奇景。梁国雄经过过去立法会四年的考验,他的“革命”精神不容置疑;如果左右哼哈两大将维持本质不变,香港立法会的生态无疑会出现变化,再不会像以前那样温吞水了。但是有些泛民支持者就担心黄毓民会否“转型”。原因是他对公民党的攻击超过对中共外围民建联的火力令人不解,而四年前同一个名嘴郑经瀚因为与特首曾荫权的老友关系而废了武功。这些是泛民内部支持者的不安心理。不过黄毓民是聪明绝顶的人,他应该会拿捏其中的分寸。

     因此选后社民联与公民党如何消除芥蒂,是泛民支持者所希望看到的。黄毓民在选后表现温和;公民党本来就温和,但是不会没有一些想法。两者如何沟通,有赖于“第三者”。但是也鉴于中共操控整个香港政坛的大局,循序渐进导致民主进程的牛步,甚至如逆水行舟的不进则退(例如以狭隘“爱国主义”来取代民主自由的价值观),因此传统的香港民主派也应该进行反省,太理性的问政只能使温水里逐渐被煮沸的青蛙最后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如这次以毒奶为代表的中国黑心食品侵入全世界而导致香港也受害,香港民主派似乎都还在“选举假期”里而没有能够立即敦促政府来进行危机处理。

     工商界政党的全军覆没

     而在亲共阵营内部,这次选举造成的风波也不小。那是因为自由党在直选中全军覆没,失去与民建联同时保持第一大党的地位。所谓第一大党,指的是在立法会的席位,问题他们的多数是依靠小圈子的功能组别,而不是分区直选。这也是中共迟迟不愿推行普选的原因,除非有把握他们在普选中可以取得多数。

     自由党是由工商界人士组成的政党。香港的商人,由利益驱使,非“爱国”不可,否则中共会给你颜色看。但是他们并不是完全由中共豢养出来的。尤其是自由党内的工商界人士许多都是港英统治时期造就他们的事业有成,与完全依靠共产党的“红色大肥猫”有不同,因此想法不可能与中共完全一致。例如他们的创党主席李鹏飞不但带头参加直选,即使被中共封为“人民代表”,也会发出与中共主流另类的声音,甚至摇身一变成为传媒人而主持节目,也不乏对中共的批评。后来的主席田北俊,在二○○三年北京与特首董建华企图强行为国安条例的二十三条立法时,因为近百万人大游行反对,考虑了民意而持反对态度,导致立法破局。这在民建联这个中共外围政党里是不能想象的事情。

     这次自由党在直选中全面失利,有大环境的问题。其一,香港经济不佳,在八月分香港大学所做的民调中,大部分社会指标均下跌,尤其是“繁荣”的指标。这说明中国与香港签订的“尸爬”(中港更紧密贸易关系安排)并不能挽救香港经济;务实的香港市民警觉到“爱国”或全面“中国化”也并不能改善民生。其二,香港通货膨胀严重,六月份通胀率达6.1%,创十一年以来新高,其中新鲜食品价格升幅达18.9%,食米价格劲升六成半,原因主要是中国因素。例如人民币升值导致中国输入香港的食品价格大涨,而政府无力压抑,使社会的两极分化更为严重,中产阶级流失。其三,刚刚退休的高官梁展文本来就涉嫌对财团进行利益输送,岂料退休后立即被该财团委以高职,如此不避嫌的官商勾结,引发民众对工商界人士的反感,自然也不愿意投票给他们。其四,这些工商界人士本来就生活在上层,脱离群众,也没有怎么做地区工作,因此在厮杀激烈的选举中,难以寄望基层民众会把票投给他们。

     北京公然插手自由党

     但是这次自由党的失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派驻香港的机构中联办的插手。因为民建联在基层有一定实力,例如那个梁美芬就获民建联的配票而当选,而北京不支援自由党,就在于二○○三年田北俊的背叛。当时立刻反击不好看,大丈夫报仇十年不迟,现在才五年呢。自由党也感觉到这点,所以自由党副主席,也就是在特区决策机构行政会议中唯一有时会唱唱反调的周梁淑怡在第一时间辞去行政会议成员职务。

     因为败选,自由党主席田北俊为表示负责而引咎辞职,这时中联办公然插手自由党的主席选举,引起轩然中波(因为媒体的自律而没有成为“大波”)。九月中旬,党内有人陆续向党员发信,呼吁联署支持前主席田北俊留守领导层。但中联办一连两日出招,部署接管自由党,包括突然约晤自由党最大金主的地产商,声称不反对由林健锋出任新党主席,但示意自由党日后由中常委李大壮幕后掌大旗,而李大壮则在前一日,秘密约见该党十多名区议员,游说各人撤回联署挽留前主席田北俊建议,这场内外“逼宫”行动,使自由党内部更加混乱。

     李大壮是自由党中常委,全国政协委员,曾荫权亲信、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的好友。因此自由党内部的这场政变被认为是北京与特区政府主导的政变。中联办这种公然干涉内政的做法,不但引起自由党内部反感,也给香港民众很坏的观感。因此有传说北京给中联办指示要收敛一些,于是对自由党的态度由明枪变为暗箭。未来如何发展,且待下回分解。“动向”杂志 2008年10月号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_(博讯记者:凌锋)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0/200810220138.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