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格丘山: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扬佳律师
(博讯2008年10月20日发表)

格丘山更多文章请看格丘山专栏
刚从CRUISE回来, 与世界小别十天, 世事已变化不少。 尤其是扬佳案, 扬佳的律师不折不扣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明为邦扬佳辩护,实是利用民众希望不杀扬佳的心理, 以扬佳精神不正常, 抹杀和转移扬佳杀警的被逼, 冤和警察的执法犯罪, 从而淡化扬佳杀警案的意义。
(博讯 boxun.com)
说扬佳精神不正常不但救不了扬佳的性命, 而且使杨佳杀警在民众中的英雄形象受到歪曲, 使杨佳死了还成为一个神经病, 此招不可不谓阴毒。

一个能讲出中国文人望尘莫及的“你要不给我一个说法, 我就来给你一个说法。”“有一种耻辱如果要跟我一辈子, 那我宁可死亡。” 人会是神经病吗? 真是天方夜谭!

由于我刚回来,没有时间写文一一分析, 谨提出二点供诸位深思:

1。
杨对7月1日发生事情表示都不记得了,并表示没想杀死人,对于置生死于度外的杨佳, 这里有强烈的用药嫌疑。

而且杨佳在公诉人对杨佳所答的“不记得”和否认的回答,认为是态度问题时,杨佳回答说:“我记得的都说了,不记得的只能说不记得,信不信由你”。

更说明杨佳有强烈的用药嫌疑。

2。 另外在 被告律师问:你认为那些死去的警察是无辜的吗?

杨答:我不认为他们是无辜的。
法官问:为什么你认为他们不是无辜的?
杨答: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这是全案的关键所在, 而被告律师没有将这段原因与被告人谈清,拿上法庭,而侈谈什么神经病, 这是严重的有意回避。

总之由判杨佳死刑所引起的迷团,将上海公检法和中国司法推上一个未来法庭的被告席,在适当的时候爆发, 已是无法回避的事实。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8/10/20)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0/20081020022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