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凌沧洲:长空夜听娇娇喘,二亿网民寂无声?!
(博讯2008年10月15日发表)

    
    
     无锡一记耳光,横空出世。打得央视巴家(哈巴也)讲坛的哈夫们(类萨哈夫)在网上现了原形。我虽不赞同用肉体碰撞的方式反击无耻谎言和垄断话语权的行为,但正如此地网友质问的:"那你拿出什么好的办法来呢?" (博讯 boxun.com)

    
    凌沧洲面对此种挟朝堂强大背景的话语霸权优势,确无良策可献上,但我以为,目前激起的各方争议至少开拓活跃了国人的思维。
    
    哈夫,遗老遗少,以及女哈夫们均属于不甘寂寞之徒。耳光的回响未绝,又挟钢盔保安之势,跃入网民调眼帘,并且
    ——于丹肉麻地吹捧
    
    "在那个事件(指'掌掴')中,阎先生处变不惊,为读者做完了后面的签售,显示出了一个学者的涵养和风范,野蛮的行为不可能对这样内心强大的人构成真正的伤害。"
    
    呵呵,强大内心的人需要钢盔护卫,孔老夫子也要哭了。
    
    凌沧洲打油诗
    
    其一《步毛氏诗韵,吟巴家讲坛名嘴遭钢盔护卫事》
    
    正是无锡有事时,
    又闻钢盔护花痴。
    耳光怒向谎言发,
    红颜纷随老朽驰。
     一袭钢盔惊世界,
    满街打手走旌旗。
    长空夜听娇娇喘,
    二亿网民寂无声?
    其二《吟钢盔与"学者"》
    
    
    后清盛世有"新闻",
    钢盔保护"学者"行。
    背后高悬真理布,
    额前写满谎言经。
    打手惶然惧耳光
    哈夫凄凉丧心魂。
    呜呼钢盔岂顶用
    钽氪鸡枪可上膛。
    难怪后清怀前清,
    一图胜过百万文!
    
    其三《汉贼与哈夫》
    
    
    民愤滔滔天不闻,
    动地耳光有悲声。
    三百年来血和泪,
    黄花岗上枉死魂。
    至今汉贼逍遥日,
    盛世哈夫忙签名。
    老脸皮厚赛长城,
    耳光三日又现形。
    
    其四《调寄巴家讲坛女哈夫》
    
    
    盛世哈夫成批出
    女子也顶半边天。
    坛上谎言连粪涌,
    粉面油头舞翩迁。
    物伤其类苏丹红
    兔死狐悲盐鱼年。
    至今钢盔警棍日,
    夜听"淑女"娇娇喘。
    
    2008,10,13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10/20081015000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