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香港快、北京狠:城市建筑释放人文磁场?
(博讯2008年09月30日发表)

    
    来源:亚洲周刊
     张翠容/每一座城市,总会拥有一种磁场,吸引著同道中人走在一起,构建自己的天地。新加坡建筑师陈家毅在宏大的都市规划里体会出小人物的创造力,讚嘆东京新宿、香港旺角、新加坡芽笼如切、台北林森北路,街头摊贩中呈现出独特美感。 (博讯 boxun.com)

    
    目前世界聚焦的北京,大家都在谈论它的奥运建筑群,从「鸟巢」到「水立方」,但在闹哄哄的时候,一名新加坡建筑师却远远的观察,无论外界是讚或是贬,他仍是以一贯的鑑赏态度说,这将会变成北京的一部分,就好像曾经举办奥运的城市,如慕尼黑、蒙特利尔、巴塞罗那、甚至悉尼、首尔等,奥运建筑群自此与城市分不开,并成为该城市文化的主要元素。
    
    这位来自新加坡的知名建筑师陈家毅,香港人或许不认识他,不过,如果有到访过「叶壹堂」(Page One)这间能与台北诚品一较高下的书店,便一定对该店的设计者有所讚嘆。「叶壹堂」便是陈家毅的设计作品,该店老板是他弟弟。原来,陈家毅也是香港常客,不仅是香港,他的足跡遍及世界各大城市,近年更集中於中国内地参与建筑创作。
    
    陈家毅对中国城市自有一定的看法。「香港快,北京狠!」他一语道破这两个城市的特质,同时也是亚洲城市的普遍发展行为。他继续说:「我不是反对要有新建设,但最好是一层一层加上去,例如伦敦,即使它已成为最现代化的城市,我们仍可看见二十年前、甚至更早的伦敦模样。在欧洲,我们可以体会到歷史与地理之间的辩证关係,从中所绘画出来的蓝图,这当然是城市建筑的大学问,有不少人以为这是属於专业人士的范围,可是,这与老百姓都是非常息息相关。决策者很容易居高临下,看不到普罗大眾的日常生活情趣,其实就是这些累积出一种地方味道、文化气质……」
    
    谈到这里,陈家毅可以滔滔不绝,因为他的观察与体会的确很丰富,只要打开他的近作《城市磁场》,出现在我们眼前的,都是不同城市隙缝中美丽的奇花异草。他自小对文学、电影与其他艺术的爱好,令他在建筑专业上添上浓厚的人文色彩,他总能够在宏大的都市规划里体会出小人物的创造力。
    
    他这样写道:「幸好民间纷纷不甘『摆布』,悄悄匯成自己开发的区域,像东京代官山、台北永康街、曼谷五十五巷宵夜街市,一反过分理性的『城市规划』,自行开闢出小天地筑起磁场,吸引更多的同好与同道中人。」
    
    具亚洲城市特色的街头摊贩,代表著当地的一种生命力,「并有它们自己的个性,反映了亚洲社会各行各业有默契地彼此包容,更带独特的美感」。从东京的新宿、香港的旺角、新加坡的芽笼如切、到台北的林森北路,经济的活水滋长出艷丽夺目的珊瑚,即使曼谷街头在那简陋的小摊旁所撑开的大太阳伞,也属於一种寻常百姓家的城市美学。
    
    陈家毅能在熙攘、甜腻、庸俗的民情里,细味并写出这种人间式的「愉悦琐碎的、快乐的囉唆」。只可惜,香港步伐急速,错过多少良辰美景,陈家毅不无感嘆说:「亚洲不少城市会在发展过程中总把群体记忆连根拔起,而群体记忆对於年轻人而言,可能不是怎样的一回事,他们手里有什麼,都可以很快发展出他们自己的群体记忆来。但对於城市规划决策者,商业与政治之间总应有个平衡吧!」
    
    可能陈家毅自觉是一位客人,他对香港的批评总是点到即止,并且还带些儿客气式的讚美。他说:「香港建筑有高有低,新旧交替,当中强烈代表著香港这座城市的风格,我特别留意到香港的行人天桥与地下隧道,把很多有趣的地方连结在一起,纵横交错,构成一道与别不同的风景。要知道,面对同一景緻,在桥上看,与在地面上看,都是很不一样的,在这方面香港其实有很多可以玩味的空间,只是懂不懂利用吧了。」即使我们的话题转向大家都认为在城市发展上最无情的北京,陈家毅也一样看到「进步」的一面。
    
    他表示北京无疑有「狠」的一面,但也有大胆创新的一面,就以这次为奥运而搭盖的「鸟巢」和「水立方」为例,有不少批评指这些是借来的建筑,中国虽然最终获得奥运主办权,却仍未能拥有出自中国人设计的奥运建筑作品,这未尝不是一件憾事。
    
    陈家毅却不同意上述说法。他以理解的口吻指出:「建筑这门学问不是在短时间内就可以学会的,要知道,中国文革结束至今才不过三十年,一切从头做起,我们怎能期望中国一下子便可以培养出建筑人才?」
    
    他继续说:「就好像坐落於北京市中心的中央电视台大楼,虽然也是出於外国人之手,但它无疑是伟大的建筑,伟大的建筑都是属於世界的,而且还能成为一个典范,我们不必要拘泥於这是否中国人的心血成品,或者我们应该从另一方面来看,至少中国已能包容这种具有突破性的现代建筑,当中反映了中国开始懂得什麼叫做好的建筑。」
    
    
    
    
    陈家毅还建议笔者下次到北京时,一定要好好欣赏这座中央电视台大楼。他说:「如果你开车环绕一圈,你会惊嘆不同的角度都会显示不同的景色,就好像一种匠心独运的雕塑。」
    
    陈家毅对上述破格的建筑有高度评价,其设计者一再向人类的想像力挑战,而幕后工程师团队「奥雅纳」(Ore Arup)更功不可没,原来由他们处理过的建筑多不胜数,这包括澳洲的雪梨(悉尼)歌剧院、巴黎的庞比度中心(Centre Georges Pompidon)、伦敦的千禧桥,以至香港的匯丰银行和赤躹角机场。
    
    当代享负盛名的建筑设计师和工程师能够匯聚於中国,对此陈家毅表示,这也是一件赏心悦目的美事啊!他又举了另外一个例子,这就是他有份参与的长城脚下的公社,一队有趣的开发商还包括SOHO中国的张欣和潘石屹,他们邀请了十二位亚洲建筑师,每个人在长城边沿设计一座别墅,这组别墅曾在威尼斯双年展中夺得银狮奖。
    
    当然,每一座城市的发展都有它困惑的时候,高度的商业化可以吸引到很多游客,看起来可以很繁华昌盛,这正如陈家毅经常探访的威尼斯,但他表示,商业化所造就的成功同时也会製造失败,中国名城苏州便是一例。现在,他所参加的一个杭州建设项目,便会极力避免重蹈苏州的覆辙,他有信心地告诉笔者,这是一个可体现杭州气质的项目。
    
    至於新加坡,香港人只想到它是经济对手,怎知它於近年致力「保育」,可能已把香港比下去了。在陈家毅眼中,新加坡的「保育」行动乃是汲取了自己过去和其他城市的教训,加上新加坡慢慢出现一批留学海外回归的年轻城市规划者及建筑师,他们拥有与以前老一辈不同的城市学角度,对政府政策影响深远。
    
    香港人会笑新加坡「死板」的城市面貌,但近年狮城来了个大翻新。陈家毅自豪地向笔者娓娓道来:「新加坡政府决心把市中心转变成为文化艺术中心,并加强艺术教育……当认定是重要的旧建筑都会保留下来,然后在附近才添加可以添加的东西。」
    
    陈家毅指原本是天价的市中心土地,新加坡政府却不惜用来兴建博物馆和美术馆,舒适的美术馆也是当地的特色之一,让人感受到政府对创造文化知识氛围的诚意。
    
    亚洲城市要打破自我摧毁的宿命,不再羡慕如杜拜用金钱堆砌出来的海市蜃楼。我们遥望伦敦古城市,智慧下棋步,或是细味纽约那种从歷史逐步走来的丰富文化空间,又或听到伊斯坦堡石子街上咯咯踱步的声音,我们猛然醒觉,时间与人、歷史与地理之间是需要我们用心去磨合,这样才会令一座城市自然地释放它的迷人磁场呢!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9/2008093017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