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关注中国经济中的“烂苹果”/仲大军
(博讯2008年09月19日发表)

    
    最近几天,接连报出的消息使我们对中国经济的质量不能不产生严重的怀疑和担忧。尽管这些年里,中国经济以迅猛的速度不断增长,成绩和成就有目共睹,但隐藏的问题也不能忽视。中国经济中有多少烂苹果?是不是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里的棉花套子?现在我们要结合下面的事实好好想一想。
     (博讯 boxun.com)

    粮食系统:中国最大的国有亏损企业
    
    先看《经济日报》10月10日的消息,我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粮食清仓查库工作历时4个月,清查了6万个储粮库点,发现不少问题:一是弄虚作假,虚库套取国家粮食收购资金和财政补贴。如四川成都市青白江大弯粮站用虚假收购凭证和寄库协议虚库套取粮油收购贷款炳高息转贷给下属面粉厂和油厂,涉案金额达2006万元。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三个粮管所1999年虚开粮食收购单据,套取小麦差价款91万元。二是挤占挪用粮食销贷款,造成粮食亏库,如吉林省伊通县粮食收储公司激战挪用销粮款3744万元,造成粮食亏库3920万公斤。三是一些粮食企业违规操作,造成库存不室。如吉林省榆树市外贸局局长以“帮助销粮”为名,在原市粮食局局长同意下,从国家粮库发运玉米584万公斤,销售后贷款被挪用,为了应付清仓查库开具借条顶库。四是企业经营管理不善,如安徽省寿县大顺粮站私自将48万公斤粮食借给个体粮食加工户,导致粮食长期亏库。五是违法乱纪,陕西渭南市临渭区油脂公司擅自将中央储备油作为商品油周转使用,并擅自销售28万公斤。内蒙化德县历史购销公司粮食亏库,为应付清仓查库,虚借给农民389万公斤粮食。
    
    粮食系统已经是老病号了,几年前亏损数目就高达两千多亿元。实际的窟窿到底有多大,想必这次清查也未必能查清。
    
    不堪入目的银行内幕
    
    也是《经济日报》,在接下来的一天提出了“中国银行业存在多少风险”这样一个问题。此报的一篇文章揭露说,当前中国银行业虚报浮夸、瞒天过海比比皆是,假存款,假帐,假簿,假报表,假利润,账外经营,愈演愈烈。一些金融机构为了小团体的利益和个人利益,逃避金融监管和财务监督,采取账外吸存、账外放贷、账外拆借以及私设金库、在境外注册融资性公司、境外融资境内用款、将利润直接转移到境外等办法进行账外经营活动。
    
    南方某城市有一家银行的一个支行,账外经营的存贷款分别高达40多亿元,几乎超过其表内业务规模。交通银行某分行采用两本账的办法,违规账外开具信用证105笔,在开证未付金额中,瞒报占62.7%。某银行支行办事处徐某私自账外经营6.7亿元,仅向徐某自办的8家公司就注资2.5亿元。广东某银行账外放贷5.78亿元,最后形成4.4亿元的巨额不良贷款。深圳某银行动用20多亿元巨额资金账外经营,最后造成17.4亿元的资金损失。某些金融机构和某些业务成了个人和小集团谋取私利的工具,赚钱归自己,亏损归公家,风险转嫁给银行。
    
    另外,许多银行乱开票据、乱搞贴水揽储。某银行地区支行违规签发银行承兑汇票达14.33亿元,其中行长本人签发46笔,金额为2亿元。某银行国际业务部,自1993年开始,严重违反国家外汇管理规定,在企业没有进出口自营权、没有贸易背景的情况下擅自为18家公司累计开出融资性信用证516笔,金额达7.39亿美元。某银行违规为当地一家商业股份制试点企业签发银行承兑汇票,迫使银行垫款486笔,金额达17亿元之多。乱开票据,把有价证券视同儿戏,金融资金不断流失,已使这一金融机构处于无控制状态。沿海某市15家农村信用社从1993年下半年开始,以高于国家规定同期利率5.8个百分点揽储,到1996年底,组织高息存款、高息放贷后,已有75%变为不良贷款。
    
    还有教育储蓄鱼目混珠,实名存款有名无实,制度虚设,案件不断,服务弱化,信誉下降,银行业已成为我国经济案件高发行业,内部作案,内外勾结作案,合作诈骗,盗窃库款接连发生,涉嫌金额几百万、几千万以致几亿元,银行高层领导干部利用职权,贪污受贿发案率居高不下,银行资金和国家财产损失惨重。
    
    股市丑闻更加惊人
    
    这几天中国股市兵败如山倒,原因何在?只有一个,那就是骗局暴露。中国股市简直就是一个大骗局。揭开掩廉一看,假冒伪劣充斥,投资者信心受到极大打击,上市公司威信一败涂地,股市岂有不暴跌之理。
    
    今年7月以来,受到中国证监会查处的上市公司有11家,受到沪深交易所谴责的近30家。主要问题是业绩造假,如银广夏,通过伪造购销合同、伪造出口报关单、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伪造免税文件和伪造金融票据等手段,虚构主营业务收入,虚构巨额利润7.45亿元。情节之恶劣令人发指。
    
    郑百文在上市前采取虚提返利、少计费用、费用跨期入账等手段,虚增利润1908万元,上市后三年间采取虚提返利、费用挂账、无依据冲减成本及费用、费用跨期入账等手段,累计虚增利润14390万元。
    
    麦科特公司上市前三年虚构利润9320万港元,伪造进口设备融资租赁合同、虚构固定资产、虚开进出口发票,将虚假利润先转成资本公积金后再转入实收资本,欺诈上市。
    
    沈阳的ST黎明公司在1999年的会计报告中虚增利润8679万元,切形成了一套系统造假帐目。三九医药的大股东及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25亿元,超过其净资产的96%。中关村今年6月为该公司的参股公司向银行借款提供了25.6亿元的担保,远远超过自身的净资产规模,占该公司净资产的145%。万家乐于1999年6月为原大股东借款担保4亿元。中科健12个月内累计为他人贷款提供担保24笔,折合人民币6.4亿元,占该公司2000年净资产的300%。如此巨大的风险居然都没有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股市丑闻已经多得不能太多了。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这就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股票市场?一个讲社会主义文明道德的国家怎么变得连资本主义国家都不如?中国人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坏?
    
    根源是政治腐烂和政治制度
    
    与经济消息相配套的是政治新闻。沈阳市政府一班人马的案件终于暴光,原沈阳市长慕绥新贪污近千万元,死缓,副市长马向东贪污受贿近2000万元,立即执行死刑。其他的一窝党政领导干部,从法院院长到检察院检查长,都遭到了惩处。慕绥新一案暗示着:整个中国地方政府已经相当腐烂。
    
    这几天简直是好戏连台,经济丑闻接二连三,政治丑闻更发人深思。无怪老百姓都这样说,随便走到哪,拽出来就是一窝。中国政治问题已经不能靠纪律监察委员会这样的机构来治理了,因为“杀了我一个还有后来人”。另外,查出来的毕竟是少数,中国的腐败分子犯罪成本还是低得很。杀了马向东,倒给社会带来了不少榜样和示范作用。再不进行政治改革能行吗?还靠传统的组织提拔和任命能行吗?这种机制提拔起来的干部只对上司负责,对社会对公公没有责任心,因此极容易腐败和犯罪。如此看,通过政治竞选来获得地方长官已经是中国政治改革的首要考虑目标。
    
    无论如何,通过最近一系列的消息报道,使我们更清楚地认识了我们国家的经济质量和社会质量。政治的腐败与经济的糜烂,已经使中国危机四伏。我们已经不能再满足于国家统计局的数字了,而是要时刻提问:中国经济的肌体正在腐烂到什么程度?如何治理社会现存的种种问题?
    
    但是,尽管问题很多,我还是认为中国社会肌体的80%是健康的。只要腐败溃烂部分不超过30%,这个肌体还是有希望战胜腐败的组织。现在的问题是不要让溃疡继续扩大,而是在几年内想办法控制到一个小范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9/2008091922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