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陈维健: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博讯2008年08月27日发表)

    陈维健更多文章请看陈维健专栏
    为时二周的北京奥运终于落下帷幕,中国以夺得五十一枚金牌而成为世界金牌第一大国。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在闭幕式上致辞:声称这是一届真正无以伦比的奥运会。罗格的致辞把国际社会对北京奥运的赞美和中国人的自我喝彩推向了极致。从开幕到闭幕,十六天的赛事,那些把奥运当作精神鸦片的中国人,一直处在亢奋之中。对他们来说中国每得一金,仿佛世界向中国俯首称臣了一次,中国借助北京奥运向世界宣示了强大和辉煌,中国终于可以在站世界的颠峰傲视群伦了。中国在奥运金牌数达到顶点的同时,民族主义的狂热也达到了顶点。按中国人民大学一位教授的话来说:“中国政府已经利用奥运来显示它的组织能力,并用一种新的自信的民族主义来获得民众的支持。”然而吹嘘和自我陶醉,是不会有着任何实际的意义,它无碍于国际社会和中国民间对北京奥运的批评,也无补于历史将对北京奥运作出的评价。
        (博讯 boxun.com)

    中国虽为金牌大国,但是金牌掩饰不了中国的社会矛盾,金牌不能解决中国的社会问题,金牌也处理不了任何社会危机。北京奥运和奥运场上的中国金牌,不但没有使中国向文明迈进,反而催化了野蛮的强权文化,助长了厚黑的专制政治,鼓励政权把不同的声音都视为对权威的冒犯,使它更为肆无忌惮地去镇压异见和民众的维权抗争。但这一种以金牌支撑起来的强大,这是一种貌似强大,其脆弱的表现随处可见。就在奥运期间,在五星红旗伴着国歌高高地升起的时候,北京城里有二位年近八旬的老太,到政府部门申请示威抗议,不但没有被批准,反而被判处一年劳教处罚。中国政府为了向国际社会作出开明的姿态,在北京三个公园设立示威区,这两位老人,老老实实地根据政府的安排和要求,以政府设定的规定申请,但先后五次都没有批准。据北京公安透露,北京公安奥运期间收到集会抗议的申请多达74起,但是连同这两位老太太没有一起被批准。这两位老太太,一位77岁,一位79岁,已是风烛残年,她们所抗议的内容,既不是反奥运,也不是反政府,仅仅是因祖家老屋被强制拆迁而向政府投诉。而就是这样和平的,按中共自己设定的标准也是合法合理的投诉,却得此遭遇,这说明什么呢?如果中国真的强大了,为什么两位八旬老人的抗议都容纳不下,让两位抖抖颤颤的老人,发几声可怜见的声音的自信都没有。中共政权纵有军警百万,但完全是外强中干。他既十分地脆弱,又十分地丑陋。北京奥运不管场面有多么宏大,夺得了多少金牌,得到多少赞美,只要有这两位八旬老太的遭遇存在,就掩盖不了奥运组织者的罪恶,同时,也让中国得到的任何一块金牌都沾染了污点,蒙上了耻辱。
      
    北京奥运的辉煌不是奥运史上的第一次,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德国同样以90枚奖牌获得了世界第一,西方国家领导人也纷纷临场为希特勒捧场,连美国总统罗斯福也不惜摇着轮椅参加了柏林奥运。柏林奥运以五十多种语言,三千多个广播节目,宣传柏林奥运的辉煌成就。但就在柏林奥运取得辉煌成就的同时,希特勒迫害犹太人的行为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在奥运开幕前将所有抗议者送入集中营。1936年的柏林奥运和2008年的北京奥运,历史竟然是如此的相似,他们都是在金牌之下迫害人权,制造罪恶,使奥运运动员为其政治目的所绑架,使奥运文明精神蒙受耻辱。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都让我们看清因国际奥委会的错误决定,将奥运举办权交给了一个野蛮的政权,把和平正义送上了绞架。当年纳粹宣传部在奥运落幕后不无得意地宣称:“广告帮助我们取得了政权,广告帮助我们巩固了政权,广告帮助我们征服了全世界。”
      
    随着北京奥运的结束,两位八旬老太将被送到劳改场,在一个可以随意打骂,任意惩罚,无法无天的劳教所,等待着两位老人是何等不堪的命运。中共把奥运与国运相提并论,两位老人奥运期间的命运也是当今中国的命运,它不仅仅记录了2008北京奥运的耻辱,也记录了一个时代的耻辱。相信多少年后人们不再记得2008年奥运的金牌数量,但一定会记得两位八旬老太,在北京奥运期间因申请抗议而被劳教的命运。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8/200808270745.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