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曹长青:北京奥运能给中国带来什么?六四和光州事件比较
(博讯2008年08月26日发表)

    
    
     轰轰烈烈的北京奥运结束了,在引起全球媒体关注的同时,也引起人们对中国前途的关切:中国举办了奥运之后,会不会像当年同样举办了奥运的南韩那样,出现政治变化,迈向民主?南韩曾有屠杀平民的光州事件,但在成功举办奥运、走向民主之后,该事件就得到昭雪。中国举办奥运之后,同样性质的六四事件,会不会也得到重新评价? (博讯 boxun.com)

    
    各种迹象显示,这种可能性很低。比较光州事件和六四事件,就可看出两国政治背景和发展趋势的异同。
    
    光州事件和六四事件至少有三点类似:一是性质相同,都是学生市民要求民主,都被政府定性为暴乱,都遭军队镇压。南韩军队当时曾直接向抗议人群开枪;解放军更是如此,竟向后撤的人群胡乱开枪,还向住宅楼或行人随意扫射,很多在街头看热闹的人,也被枪杀。光州事件发生在1980年,六四发生在1989年,这是20世纪晚期亚洲发生的两个最大的惨案。
    
    二是事后当局都清算镇压。光州事件后,南韩有几千人被逮捕,800多记者被惩罚。中国六四事件后,数千人被关押,仅《人民日报》就有132名编辑记者遭撤职或调出报社。据官方数字,六四事件之后四年中,200多家报纸被当局关闭。
    
    三是事件发生后,执政当局都很心虚,对事件的提法不断降级。南韩的全斗焕政府先是称“光州暴乱”,后来改口为“光州事件”,降低了调子。中共当局更是不断改口,先是把“六四”定性为“反革命暴乱”,随后降级称为“动乱”,后来改称“事件”,再后来又把它叫做“风波”,最后的提法是“那件事”。五次说法,一次比一次调子低,说明共产党也感到理屈,无法理直气壮。
    
    人民有武装自卫的权利
    
    当然这两个事件的不同点也很多。首先是死亡人数不一样。光州事件有191人遇难。而中国六四屠杀,至今官方不公布死亡人数。当时《纽约时报》记者纪思道在北京采访到的医生估计,死亡人数可能在四百到八百之间。纪思道说,即使是四百人这个保守的数字,也超过历届中国王朝杀害的学生总和。今年六四19周年时,有报导说,一位解放军将领披露,六四死亡六百多人。即使六百人,也是光州事件的三倍以上。
    
    另一个不同是,光州事件时,市民和学生都拿起了武器反抗,直接和政府军队开枪对打,而且坚持了十天之久。他们还有一度迫使政府军退回到郊外。由于不满亲政府的报纸电台不报导真相,光州市民还烧了报社,然后自己办报,告诉世界真相。而在中国,六四事件时,很多知识分子喊的是“非暴力,我们没有敌人,和平是最高目标”等等。这和南韩人很不一样,光州人不唱高调,他们非常清醒,政府军来镇压,就是来杀人,人民有武装自卫的权利,这不是暴力,这恰恰是对抗暴力,结束暴力的抗争,是维护人的尊严和生命的拼死一搏。
    
    今天,南韩没有人指责光州人民当时拿起武器反抗是暴力行为,反而认为它是一场民主抗暴运动。可在中国,包括不少民运人士,都高喊非暴力,就是不强调人民有武装自卫的权利。这等于说,下次解放军来镇压,还是要等着被杀、被砍。人类近代历史有两个名人高喊非暴力,都获得成效。一个是印度的甘地,一个是美国的马丁.路德金,但他们都是面对民主政府:甘地面对的是有选举制度的英国,马丁.路德金面对的是民主的美国,因而他们喊和平、非暴力是有用的。但像西藏人民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面对中共专制政府也喊非暴力,结果至今半个多世纪了,没有任何效果。面对专制,人们更应该强调的是权利,包括人民有武装自卫的权利,而不是什么非暴力的高调。
    
    专制者不会对人们磕头开恩
    
    当然,两个事件的最大不同是,光州事件早就得到完全昭雪,遇难者获得赔偿,责任者受到审判。而中国的六四屠杀,至今还看不到昭雪的影子。为什么结局这样不同?它和两国知识分子、尤其民运领导者的思路不同,以及两国统治者的不同,有相当的关系。
    
    不少民运人士要求中共当局“平反六四”。但这个提法本身就等于承认那个政权的合法性、权威性。由六四杀人的政权来给六四平反,本身就逻辑不通、道德混乱,而且在操作上也做不到。南韩光州事件所以得到昭雪,它不是喊平反的结果,而是结束了独裁统治,建立了民主制度的结果。南韩人认为,没有建立民主制度,就根本不会有光州事件的真正昭雪。他们把重点放在了结束独裁专制上。例如八八年汉城奥运之前,南韩人民要求的不是光州事件平反,而是要求修改宪法,实行总统直选,新闻和言论自由,多党制,民主选举,当时有一千万人签署联名信(南韩当时人口四千万)。另一个非常值得重视的不同是,韩国人是“要求”政府怎么样,而不是“请求”政府。这两个“求”的性质是完全不同的。中国人动不动就是请求政府,恳求政府。八九民运时,那个学生跪在人民大会堂前的举动,是最典型的“恳求、哀求”共产党开恩。而南韩人不是这样,他们是要求政府,是抗争、抗议、反抗。因为专制者从不会因为人们磕头就会开恩的,尤其共产党从来就没有被磕头感动过。南韩人不恳求独裁者开恩,而是逼迫独裁者改变。
    
    光州事件得到昭雪,不是原来那个制造了光州事件的独裁政府完成的,恰恰是那个独裁政府被结束,南韩有了真正的民选政府之后,通过立法方式完成的。而中国的六四事件,至今已经19年了,还看不到昭雪的可能,主要就因为,现在当权的还是那个当年杀人的共产党!
    
    全斗焕毕竟不是共产党
    
    除了韩国人和中国人的思路不同,另外一个重要不同是,两国的统治者也不一样。造成光州惨案的全斗焕总统被判死刑,后改为无期;在服刑期间,被后来的金大中总统赦免。全斗焕所以被赦免,是有一定道理的。首先,他虽然是在民主力量的压力下,被迫接受修改宪法,但毕竟接受了人民的改革要求。而像中国的邓小平等独裁者,到死,都是用镇压来维持统治。据说邓小平对六四的经验总结是,要把任何不满和反抗消灭在萌芽状态,还是相信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而全斗焕说到做到,到了五年总统任期,他就离职,把权力和平转交给了新总统,然后就到一个深山寺庙中,不见任何人,过了两年闭门思过的生活。最后还向全国人民道歉,承认光州事件是他一生中铸成的大错。原来全斗焕是不认错的,他认为参加光州事件的很多学生思想左倾,要求和北韩统一,相信共产党的宣传;甚至还拿起武器和政府军对打,因此他觉得为了国家稳定和社会秩序不得不动用军队平乱。后来他想清楚了,动用政府军队镇压,造成那么多生命损失,就是一场屠杀,是大错特错。全斗焕的认错、忏悔,也是他后来得到赦免的原因之一。
    
    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来韩国和中国的不同。全斗焕不管怎么军事统治,毕竟他不是共产党,因此就没有共产党那套严酷的统治。他个人也不像邓小平、江泽民,可能也要加上今天的胡锦涛,为了个人权力,不惜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幸福。他毕竟还有一定的人性,人的理性。因此八八年汉城奥运时,虽然南韩是独裁统治,但社会仍有相当的自由空间。当时南韩就有了全国知名的反对派领袖金大中、金泳三等,还有各种民间组织,可以举行全国规模的声势浩大的游行抗议。这一切都需要有相当程度的民间社会和自由空间。
    
    而在中国,不要说19年前的八九民运,就是今天,共产党还是靠暴力严酷统治,不仅不允许任何政治反对派组织存在,即使连基督教徒,法轮功学员等等,都要被严厉镇压,共产党的暴力和邪恶实在超出任何其它独裁政府。
    
    这种种不同,都意味着北京奥运之后,中国不会出现当年南韩那样的政治变化,当然六四事件也不会像光州事件那样得到昭雪,中国人的民主之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
    
    原载台湾《看》半月刊2008年第018期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8/20080826231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