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民告官,宿命中那只看得见的手
(博讯2008年08月08日发表)

    
    来源:选择周刊
     张鸣/民告官,古代叫“上控”,凡是上控的人,多半都被逼无奈,走投无路,不得不如此。然而就算最后皇帝老子做主,官司打赢了,下场也很悲惨,破家是肯定的了,还很可能会搭上自家的性命。就算这个人命大,平安无事,回到家乡也会被官府视为刁民,以后的日子好过不了。 (博讯 boxun.com)

    
    清朝道咸年间云南乡绅杜文秀,就是因为上控,控到最后被逼上梁山,最终从一个有功名的乡绅,变成了造反起义的领袖。没有哪个朝代规定民不许告官,更没有哪个朝代准许官员打击报复举报他的百姓,所有的法律规定,都向着弱势的老百姓,但现实中的百姓,只要哪个吃了豹子胆敢惹到官员,那么,下场大都很惨。这宿命背后,有一只看得见的手。
    
    古代民告官的宿命,在今天依旧在某些地方延续。辽宁抚顺一位开发商,只因为曾经告过抚顺市的一位领导人,令这位领导人感到很没面子,居然就授意一个来历不明有过前科的无业人员,设局陷害这位开发商,不仅骗钱索贿,而且要置人于死地。幸好,这位开发商中途识破骗局,把这位领导人举报到辽宁省纪委。
    
    可奇怪的是,在这位抚顺市领导人东窗事发、锒铛入狱后,这位倒霉的开发商却被一个接一个莫名其妙的官司缠上身,所有财产连孩子的东西都被封查,无辜入狱,被无罪释放之后,依然有被再次“弄进去”的危险,不得不东躲西藏,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
    
    做官的人,没有人会喜欢被人告的,这可以理解。民告官,也不见得都是民有理。但是,我们的某些官员,的确太害怕被人告,也太痛恨被人告了。因为在这些人的手上,有太多的不规矩的事情,也有太多违法犯罪的事情。无论这些民是把状告到上级机关,还是透露给媒体,都是令这些官员无法容忍的。在他们的万丈怒火背后,不仅有黑幕被揭的恐惧,还有对这种以下犯上的“刁民”行径的恼羞成怒。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在自己一手遮天的一亩三分地上,居然有人敢于在老虎屁股上拔毛,这种事情,如果姑息不管,那么今后自己脸面何在?
    
    东北之外,其他地方犯有同样毛病的官员有没有?也许,他们做得不会这么直截了当,但民告官的人,很可能下场一样不好。这里,告官的民,无意中触犯了两种潜规则。其一,凡是做贼的人,最痛恨的,就是被人举报,凡是碰到这样的事情,他们多半要报复,残酷地报复,因为如果姑息这种举报,他们偷窃的生涯就会遭遇致命威胁。
    
    同理,凡举报贪官者,不仅被举报的人痛恨异常,其他同病相怜者,会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也一样会痛恨举报者,因为他威胁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不法官员的整体。其二,直到今天,很多官员还有意无意当自己是百姓的父母官,如果碰巧这个官员是一把手,那么他更觉得天老大,他老二。举报者,不仅破坏了自己的威信,而且破坏了秩序,破坏了伦理。因此,两个深入某些官员骨髓的潜规则,都指向了一件事,那就是两个字:报复。
    
    反过来,如果国家想要有效地惩治贪官,遏制腐败,必须下大力气反击这种来自那只看得见的手的恶意报复,无论它是来自一个人,还是来自一群人,一群有权有势的人。只要把报复行为遏制住,自然会有人乐意出头举报,那么,贪官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8/20080808155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