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唯色:谈啊谈,白了特使头,空悲切
(博讯2008年08月05日发表)

    
    谈啊谈,白了特使头,空悲切
     文/唯色 (博讯 boxun.com)

    2008/08/04
     藏中第七次会谈,又一次实现了我们不愿实现的预想——以谈而无果的事实,非常顺利地结束了。署名桑杰嘉措的网友在我的博客上留言:“中藏会谈:第一次会谈=0,第二次会谈=0,第三次会谈=0,第四次会谈=0,第五次会谈=0,第六次会谈=0,第七次会谈=0……这就是中共向全世界展现的诚意。”
     留言简单,但深深的失望和抑制不住的激愤表露无遗。有趣的是,有汉人从中看到希望,撰文称赞有“可喜的进步”,因为中共对达赖喇嘛的要求,从“三个停止”变成“四个不支持”了,口气显得有点不一样。我们只有苦笑了,是那种含有屈辱的苦笑。不过,我们毕竟不是跟中共谈判的那几位藏人,他们所承负的压力和所受到的羞辱,我们只有想象,却无法分担。虽然他们有着达赖喇嘛代表的光环,但这个光环只有藏人看得见并会双手合十,他们的对手从不放在眼里。
     应该是从2002年起吧,藏中第一次会谈。那时我在拉萨,我记得我悄悄打开网页,与几位长辈浏览有关消息和照片,作为达赖喇嘛特使将赴北京会谈的嘉日‧洛珠坚赞先生,看上去踌躇满志,年富力强。几位长辈低声交流着时而乐观时而悲观但还是多少抱有希望的期待,作为倾听者的我,需要了解和学习他们的经验与教训。事实上,从很年青的时候起,就经历了中共治理西藏每一步的他们,太知道中共的本质,故而内心存疑很深。换句话说,他们基本不相信会有良性的或者双赢的结果,与他们熟悉的签订《十七条协议》的当年相比,早已是囊中之物的西藏可以说无力回天了。但是,谈总比不谈好吧;每谈不成,也可能是一种转机的理由吧,我想这可能是大多数藏人的心里话。
     于是,从2002年至2008年,所有人都看见了,每年都在谈,每年都有或长或短的日子,达赖喇嘛的代表们与中共统战部的官员们碰在一起;他们谈了什么,外界不太清楚,但他们谈不成什么,外界很清楚。于是,从2002年至2008年,有那么两三次似乎回光返照,达赖喇嘛的代表们走到藏地,一些藏人官员会穿藏装说藏语来迎接,让绝望的境内外藏人重新鼓起希望,等待奇迹出现;然而自始至终没有奇迹,有的只是冷酷的真相日益清晰,在远离藏地、在再也看不见雪域乡亲的会谈中,达赖喇嘛的代表们不得不变成了中方声称的归国旅游的藏胞。而最近刚结束的第七次会谈,被中国官媒说成是“应达赖方面多次请求”,其报导连中国人自己都看不下去,说这不叫谈判或者会谈,这叫做训话。
     批评中方毫无解决诚意、玩弄公关手段、宣示霸权立场的言论越来越多。全体藏人更因会谈屡屡失败而倍感受挫,积怨甚深,终于在今年三月中旬爆发波及全藏地的抗暴运动。受命于这一危急时刻,达赖喇嘛特使两赴中国,继续进行谈而无果的会谈。媒体的关注使得我们多次从影像上见到特使先生,相隔六年,他的疲惫和衰老令人惊讶、伤感,他的一头华发是岁月催白,还是会谈催白?那么,还要谈多少次,双方才会结束这一场似乎看不到尽头的猫抓老鼠的游戏?就此,向特使先生和其它几位代表致以敬意:纵使失败,也是历史铭记的西藏英雄!
    2008-7-16,北京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8/20080805120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