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杨佳案:不曾出警何谓袭警?非法建筑政法大楼/草虾
(博讯2008年07月20日发表)

     作者:草虾
    
     提要:不曾出警何谓袭警?检察院与公安局非法同居的闸北政法大楼,是一栋非法建筑+豆腐渣建筑,缺少必要的火警、广播、逃生设施。把政法大楼决策成为豆腐渣大楼的政法委书记,才是人民警察死于非命的真正元凶。[闸北七一血案系列之三] (博讯 boxun.com)

    
    闸北政法大楼的七一血案,按照刑事案的命名惯例,地点+日期+烈度,应该称为[闸北七一杀警案]。但是七一是党娘大寿,标榜起来不怎么光荣正确,杀警不就是杀官造反吗?能让老百姓知道有人敢在党娘生日杀警祝寿吗?也太妨碍伟大。所以挖空心思憋出一个[袭警],显得只是一个别有精神的[外地无业人员]造成的小小的风波。
    
    所谓[袭警],指的是警官在出警[出外执行警务]途中遇到袭击。市民不能袭警,因为警官出警时必须高度戒备,相关公民有义务配合以免擦枪走火,代价是如果被拘可以立刻招来律师作为见证,如果蒙受了冤屈可以获得加倍的国家赔偿。但是,闸北公安局被杀的6名老警察,以及被杀伤的4名新警察,当时都是安坐在写字楼里的,没有[出警],何来[袭警]?那么袭警之说不能成立。此前的警察上路查自行车、特警奉命围捕,都属于出警,但是他们都没有遭到杨佳的[袭警]。
    
    楼内的公安局检察院都称之为[杨佳袭警案],显示他们的脑子都是浆糊,都是法盲警盲。为何出现整栋闸北政法大楼都认同[袭警]的浆糊思维呢?因为闸北政法大楼本身就是一个非法建筑。顾名思义,闸北政法大楼的楼主为闸北政法委,它的正式名称是共产党上海市闸北区委员会政治法律工作委员会,但它不是一个独立法人,没有合法的资金来源,如何能拥有一栋大楼?
    
    我们知道,中国大陆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的常务委员会,设有法律委员会和法制工作委员会,按照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它负责,受它监督...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那么共产党的闸北区委员会的政治法律工作委员会,似乎应该在闸北区人大常委会大楼里面租一间房子,搜集整理政治法律方面的情况,推动闸北区人大的立法和监督,但怎么他自己跑到外面去拥有了一栋闸北政法大楼,让闸北区检察院、闸北区公安局、闸北区国安局...都充当他的房客?而且,查遍所谓的中国共产党章程,也没找到任何条文关于[政法委],可见它是一个违犯党纪国法的怪胎。
    
    而且,闸北区检察院是闸北区人大选出的检察机关,与闸北区人民官府是平级的,怎么能与闸北区人民官府下属的闸北区公安局同居于同一个闸北政法大楼呢?两者关系不论是楼上楼下还是前楼后楼,都成了‘邻里好赛金宝’,再加上近亲交配的生殖器串联,就说不清了。比如,公安局沿路设卡扣车罚款中饱私囊,检察院反贪局接到举报来自受害的游客杨佳先生,怎么办?再比如,老公是楼下公安局的特警队长,胡乱抓了一个人,然后要求他老婆也就是楼上的检察院的检察官办理批捕手续,老婆如何拒绝?别的警官呢,看见这检察官也是嫂子长嫂子短的,嫂子检察官能驳回他们的案子?即使我们要求某检察官回避因为她老公就是公安局抓人的 Police A,但是我们哪里清楚还有 Polici B、Police C 呢?他们之间的3P、4P,我们哪里搞得清?
    
    我们都知道日本的东京地方警视厅,检察官杜丘看到警官矢村送来的案子不对劲,就去独自调查;警官矢村接到举报说罪犯就是检察官杜丘也要奋力追捕。对于杨佳少将,说句不恭的话,我觉得他老人家的模样特别是眼神有点像横路敬二,大家是不是有同感?如果矢村警官说有十条手下被杀了,就是横路干的,那么杜丘会相信么?杜丘会不会批准矢村逮捕横路?至少,杜丘不会因为矢村与自己抬头不见低头见而屈从批捕。
    
    所以,我们总结,闸北政法大楼被判为非法建筑的理由,一是它是非法组织政法委的非法物权,楼主政法委凌驾于检察院公安局等等住客之上;二是检察院与官府序列的公安局在楼内非法同居,客观造成非法批捕;三是这楼的技术状况是非法的,假设相信上海官府发布的[袭警]案情,分析如下:
    
    1,该楼缺少火警装置。杨佳首先是纵火宣战,那么应该是该楼的火警警报大作,所有警官都闻警戒备,哪里还会待宰?
    
    2,保安制度白痴。见到火光的保安,应该立刻拿个饭盆或者随便什么的敲起来狂呼“放火啦!杀人啦!救命啊...”,或者大楼广播室开通楼内广播盒子:“全体集合!紧急集合!有刺客闯入大楼...”,但是该保安却是操起电话110,向远在N公里之外的中心报案,吓傻了当然也就结结巴巴啰里啰唆,上海公安局指挥调度中心对着地图,就像江泽民指挥海峡演习一样,运筹于帷幄之中,等到北站派出所、分局就近GPS巡逻车和特警支队的同志们冲上去,杨佳已经被困在椅子上打呼噜了。
    
    3,劣质设计。消防楼梯内平时极少有人走动,每层楼梯口出去后即是电梯门和走廊,走廊很狭窄,光线昏暗。楼梯、过道狭窄,死角多,拐角多...
    
    ...
    
    政法委下属的这样一栋政法大楼,应该是不惜资金的高科技高设计搞建筑,但是居然缺少火警系统、广播系统、逃生系统...那栋大楼不是“每层楼梯口出去后即是电梯门和走廊”?国库里花了那么多钱,居然就是建筑或者购置了如此劣质的政法大楼,人民警察同志的生命就放在这么一个活死人墓当中,即使杨佳纵火示警了,即使火警系统作响了,那么人民警察同志们也有可能在消防楼道内相互践踏而死、跌落而死,因为光线昏暗、走廊狭窄、死角多...
    
    假如不是刀客玩刀,而是一场火灾,或者地震,那么也会出现死伤惨重,甚至比刀客玩刀的结果还要惨重。凭什么担保或在不会发生在政法大楼?凭什么预报地震不会发生在上海?
    
    所以,这栋政法大楼,迟早的死人伤人是必然的,具体原因则是偶然的。那么,是谁设计这栋大楼的?是谁判定这栋大楼的设计符合警用标准的?是谁决策建筑[或者购买]这栋大楼的?
    
    把政法大楼决策为豆腐渣大楼,把人民警察的性命置于危险的工作环境,非法组织政法委才是造成人民警察死于非命的真正元凶。 _(博讯记者:草虾)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7/2008072000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