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廖祖笙:中共及其党魁没有免于问责的特权!
(博讯2008年07月18日发表)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在常态国家,任何党派和国家政要,均无免于问责的特权。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仅只是因为与莱温斯基有“生活作风”方面的问题,饱遭美国公民诟病,克林顿本人也曾泪水盈眶,向他所属的民主党作深刻的检讨;在韩国,卢泰愚、金泳三、金大中和卢武铉,也曾迫于党派争端和各种丑闻的压力,在问责中不得不宣布退出执政党。可在中国,执政党及其党魁似乎享有免于问责的特权。而中国人民,并未在任何时候,赋予中共及其党魁享有此特权。作为人民的一员,我有权向执政党问责;作为一名作家,我也有权评说中共及其党魁。 (博讯 boxun.com)

    
       这几天,我夫妇俩被家乡的官方召回,说是相关方面要“约见”我们。我知道所谓的“约见”,或也就是形式客气一点的传唤,说白了就是要把我叫回去训话。适逢梦君遇害两周年,我正处在火头上,为了避免激化矛盾,我夫人不让我参加“约见”,她代我去接受了训话。
    
       家乡的几位官员责备我将笔锋直指党中央和胡锦涛,说我只能“就事论事”,怎么披露广东的黑暗都行,但是不能去评说党中央和胡锦涛,并说我的文章“已经触犯了法律”,我夫人对此表示无法认同。家乡的官员说,我的文章是否“触犯法律”,到时候不是由我廖祖笙说了算,而是由相关部门说了算。他们表示,福建没有对廖祖笙夫妇不闻不问,从省里到市里到县里,从上到下都在积极协调这个事,争取尽快处理。同时他们再次表示,我在为文中不能将矛头指向共产党或是中央领导,福建不想“动”我,可要是中央发话下来,福建便也不能不“动”我了。由此,我要请全球华人记住这一点:要是我廖祖笙哪天被构陷入狱了,或是出了什么事,那么或也就是中央直接发话了。
    
       与我有过深交或细读过我文章的男女,不难看出我是一个“刀子笔,豆腐心”的人,同时也是一个一心为国家好、为百姓好的那种人。我无意同党中央和胡锦涛唱反调,经历过这许多事,也看出这个国家时下处在一种怎样的状态,我和任何一个国民一样,有权对党中央和执政党的党魁提出更高的要求。批评是正常的血液循环,执政党和胡锦涛没有了这种正常的血液循环,便也可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盲点,甚至可能出现某种“局部坏死”。因此,对于任何国民的攻瑕指失,执政党首先应该持有的是一种无任欢迎的态度。中共及其党魁,一方面没有免于问责的特权,一方面倘若抗拒国人的监督和批评,也不利于正常的血液循环。任何组织任何个人,都该有闻过则喜的胸怀。
    
       我夫妇俩对福建官方参与协调我孩子遇害广东一案心存感激,但我们同时也清晰地看到,福建方面制衡不了广东,真正可以制衡广东的中央,又迄今“沉默是金”,这事一拖再拖,到现在也没有一个起码的了断,这般无尽扯皮,到底要扯皮到什么时候?我“就事论事”说道我孩子惨烈遇害的事,也已是说道几百天了,到底要我“就事论事”到何时?“写作之于作家,正如耕耘之于农人,某农人负屈衔冤,没有任何人要求其今生就得按某种剧本要求做事:‘你这辈子就只能为你被害的孩子喊冤了,不能再去种田了……’为什么一个作家的家庭和人生被彻底摧毁之后,就非得按某种剧本要求,无尽徒劳地‘就事论事’?”(见《廖祖笙:到底要我“就事论事”到何时?》)
    
       中共及其党魁没有免于问责的特权。在中国的法律中,也没有任何法律条文明确规定党中央和胡锦涛的“老虎屁股”就摸不得,相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也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的自由。别说我负屈衔冤,别说我的职业就是写作,哪怕我是一个斗大的字只识得一箩筐的农人,我也依法享有言论的自由和批评的自由,这些自由里,当然也包括“将笔锋直指党中央和胡锦涛”。他们对国人有所亏欠,国人就有权依法向他们问责!
    
       在这个所谓的“法治国家”,执政党固然可以继续践踏法治精神和公民权利,把各种法律条文当作壁上观,甚至也可以继续出自某种政治需要,对任何一个公民随意罗织某种罪名,但必须弄清楚的一点是:在强权压迫面前,真正有错的不是依法主张合法权益的公民,而在于施以压迫的强权。我近期的为文犀利也好,不给中共脸面也罢,不过是属于观念之争的范畴,倘使观念之争也“已经触犯了法律”,那么中国便人人“有罪”,包括胡锦涛也“有罪”,因为观念不同之事在中国常有,胡锦涛的观念和我的观念就太不相同,我没说胡锦涛的长篇大论“已经触犯了法律”,怎么他治下的官员就说我的评论文章“已经触犯了法律”?还要不要恪守一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
    
       我还在坚持用文字说理,没有类似于杨佳过激的行为,说明我对司法公正和公权良知的回归,仍然有所期待。和那些衣冠禽兽用利刃、棍棒、拳脚“教育”我无辜的孩子相比,和中共当局历时两年雪上加霜剥夺一个作家的表达权和生存权相比,和无耻公权这么长时间以来百般折磨、愚弄我夫妇俩相比,我所敲打下的那些文字又算得了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虐杀无辜学子没有触犯法律,旷日持久、穷凶极恶迫害一个为民请命的良心作家,也没有触犯法律……我据理力争,希望党国朝好的方面发展,就“已经触犯了法律”?还要不要恪守一点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对我这样一个人再图谋司法构陷,除了进一步自我印证执中国共产党的丧尽天良之外,还能印证些什么?
    
       在我能够重新展开生活之前,在我讨回起码的公道之前,谁也否认不了我是一名作家,同时也是一个死不瞑目的孩子的父亲,就是胡锦涛的爷爷来对我软硬兼施,也休想让我自我放弃秉笔写春秋的权利!中共及其党魁没有免于问责的特权,我有评说任何组织与个人的自由和权利。中共当局所该做的,不是随意去剥夺公民的这些自由和权利,而该是在守法方面率先垂范,保证公民依法享有这方面的自由和权利!
    
         2008-07-18(廖梦君同学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死不瞑目第734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和博客(服务器全在海外,在国内全被屏蔽,全需用代理访问):
     http://liaozusheng.hu.tl/
     http://liaozusheng.p2web.biz/
     http://liaozusheng.900megs.com/
     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http://liaozusheng.freewhost.com/
     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http://liaozusheng.awesomewebspace.com/
     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
     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
     http://space.aboluowang.com/1018/spacelist-bbs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7/2008071823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