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鸟巢的雨,瓮安的烟:湿漉漉的孩子们 /祭园守园人
(博讯2008年07月07日发表)

    又是“吉祥碰撞”
    
     穿越子夜守着QQ屏面,直到装甲先导的武警车队进入瓮安县城。 (博讯 boxun.com)

     而此刻,从慧忠北的长沙宾馆饭店就餐出来,雨点有点密了。儿子把伞递给他妈,然后把车开了过来。
     我对视着儿子询问的目光:“鸟巢肯定还不开放,绕着奥林匹克公园巡行两圈吧!”
     245米的奥运观景塔云烟中扑入眼帘……
    
     心头是瓮安的黑烟,眼前是鸟巢的雨,观景塔仿佛高耸在亦云亦烟之间——那一霎,才顿悟:
     6+2+8!——自然又是两个“8”了!
     是啊,如果说奥组委选择昨天向世界宣布鸟巢落成,恰是出于“88”的精心,那么昨天下午四时,当李树芬的亲友们走向瓮安县政府与公安大楼讨说法的时候,那周末才最能簇拥的万众之中,是否有人想到过:
     他们跨进着多灾多难民族记忆的这个日子,怎又雪灾1.25、拉萨3.14、汶川5.12——88(天)般碰撞着“吉祥奥运”啊?
     怎么又是花季的凋落、凋落的蹊跷与公愤啊?
    
     今天,6.28——历时五年的“鸟巢”向世界宣布落成的第二天,奥运观景塔则是三天前宣告落成的。这也是我在北京的第十五个“六.二九”。而此时我又哪能知道:风靡神州8个月的北方纸老虎神话,正是在今天“庄严”地被戳穿?!
     只知道:西南一隅,又一个真相的“马拉松”开始了!
     只觉得——
     奥运年 “吉祥(88)碰撞” 四度轮回的宿命意蕴,也正绵延在此刻的奥园雨中?
    
    
     微雨中的鸟巢与孩子
    
     微雨中的鸟巢。微雨中的绿茵与花卉。微雨中的奥海与仰山。
     微雨中围栏外的巡行,自然看不见庆典广场、下沉花园、龙形水系及两侧的水岸,看不见千年步道和它梦幻般展开的文化延续……
     微雨中却绽开着孩子们的情怀与湿润着的纯真:
     节日般的盛装,奔放着的惊喜,娇憨着亲昵,捷足先登的骄傲,在鸟巢、也在水立方围栏外雀跃、引项、赞叹、拍照、簇拥着偎依着或独立着留影;
     千姿百态高举的“V”字;
     灿然若花的笑容……
     是的,微雨中的鸟巢,实在是孩子们的啤酒节!自信这样说绝对无误:陪侍着孩子们的妈妈、爷爷或奶奶们,他们鸟巢落成次日围栏外游兴的深处,就是对孩子们的爱!
     是的,孩子们湿漉漉地狂欢在爱里!
    
    
     确实:落成而不开放,鸟巢围栏外属于旅游团队的游人虽依然不少;但微雨中的此刻,似乎还是带着孩子的北京人居多。
     深信这些北京人之中,一定会有这样的人们:那个萨马兰奇在莫斯科一声“北京”的7.13之夜,和我一道涌进在世纪坛——天安门的狂欢潮中,一定会有!是啊,既然奥运所提升南韩、日本的不仅是体育,也是人文、环境与整个体制:萨马兰奇那一声怎能不是我和许多人立即走上长安街的理由呢?!
     那个夜晚,多少孩子在父亲的肩头上摇着五星小国旗——比香港回归的前夜似乎还多!天安门广场通长安街东西两口的岗亭顶,雀跃着疯狂的大孩子们!
     暑天,深夜,无雨,却湿漉漉:我曾经就属于这样的狂欢潮!
     那时眼前正蹒跚着的孩子未必出生了吧?
    
     而此刻的缓车巡游中,我也有欣悦,也在赞叹,也在盼着女儿的希希,与钟海源的外孙遥遥,奥运后开学前能结伴来京……
     ——可是,我还属于狂欢潮吗?
    
     我还属于狂欢潮吗?
    
     我还属于狂欢潮吗,当半年中第四次“88”碰撞之波,把瓮安的黑烟,从心头驱入奥海仰山的雨云之中?!
     我还属于狂欢潮吗,当一双孩子的、本来也将在鸟巢前高举“V”字的手,正僵直在瓮安西桥河边的冰棺里?!
     那花季的灿然、花季的娇憨、花季的期待,永远地凋落,已经第八天了!幽冥中陪伴那花季的孤独的,是不是克拉玛依大火中先去的孩子们呢?
     而无疑更多的花季少年卷入了昨夜的狂烈之中。七小时!记住:他们为正义和真相的街头申张仅仅七小时,而“被黑社会唆使的暴徒”的阴影,也许将伴随他们整整一生——那是否花季另一种形式的早凋、摧折!
     心头的烟,奥塔的云,濛濛的雨……
    
     我还属于狂欢潮吗?——
     看那巨型交叉编织的钢结构横跨南北的气势!微雨,岂能掩饰鸟巢惊世的恢宏!应该坦率地说,恰恰是雨的朦胧,恰恰是围挡的距离,把一种别样的惊绝之美,赋予给了雄舞双曲线的马鞍形,连同仰山奥海间的摩天塔!!
     可却正因如此,殒身汶川地震的孩子们才在我此刻的湿漉漉之中!
     多么湿漉漉的遗憾,钢结构举世瞩目的雄起,与豆腐渣教学楼惊世的坍塌,同在88天之间!
     多么湿漉漉的思念,一如鸟巢前绿茵中五彩般的少男少女,顷刻间皆残臂断肢香消色敝,却偏被无良文人的歌功颂德化为菩萨誉鬼!
     想四十天之后,漫步在仰山奥海之间的,会有汶震幸存的孩子们——同样作为悯恤形象的举措,奥运开幕式上也必有汶震英雄、幸存孩子的位置……
     那又会成为“小菩萨”活着的父母必须沉默、必须感恩的理由了——余秋雨们,又有唱响物的崛起,人的匍匐、冷漠、犬儒化时代主旋律的新素材了!
    
     其实,对人权奥运的呼唤,这个民族的良知、这些年何曾止绝于一日?!
     2008开年就曾来过一次亚奥——那时奥运观景塔还在随脚手架的爬攀中。那夜,我遗憾地写着《自由城的囚徒与奥园千年步道》,耳畔是艾晓明“化敌为友,铸剑为犁”的新年感言——那是为胡佳的吁请:多么理性!多么母性!同样的遗憾、同样的悲怆中,涌动着丝丝缕缕的希望!
     而此刻,虽然千年步道对于奥园仍属二期,南园的仰山奥海后天可就要试营了;然而自由城的囚徒呢?——正辗转在潮白河!
     奥运在睫,想想呼唤人权奥运的人们在奥运中国的遭际,想想胡佳与金凤那襁褓中的孩子,湿漉漉的我还属于狂欢潮吗?
    
     我还属于狂欢潮吗?即使两个月后,作为苟活者为救赎与慰藉的邀请,钟海源的小遥遥会随着我的希希狂欢在奥海仰山、千年步道之间?
     钟海源为思想的李九莲而入狱的时候,女儿小云不到四岁;如今,女儿的儿子小遥遥都十一岁了。我能告诉一个小学生他的外婆——钟海源为正义的刚烈与喋血吗?
     怎能忍心?怎能坦然一切?又能么说得清楚当下的中国?!
     我能告诉这个小学生:整整三十年了,我只是今年4.29在林昭的墓碑上,为次日即祭日的钟海源酒祭过一次!仅仅一次,还是在电子眼与橘红马甲、迷彩服的监视中!
     灾难一次次碰撞着吉祥奥运的深处,难道不是对拒绝忏悔的健忘民族的报应?
    
     不,绝不是在为那个713之夜自己曾经属于狂欢潮而忏悔。
     如此艰难的蔚蓝色的期待啊!
    
     为了孩子
    
     那么,为了孩子——其实以人为本的重中至重正是为了孩子!
    
     为了微雨中鸟巢前狂欢的孩子们;
     为了瓮安的黑烟、汶川的烛光、山西的窑火、克拉玛依的祭灯追思着的孩子们;
     当然,也为了为真相与正义而作为乃至作为欠当的大孩子们:
     为了所有的孩子,都能在有形地延伸着文明的奥海仰山间湿漉漉地尽兴、而不再在我湿漉漉怀想之中——
    
     我希望,我知道,我相信:
     面对鸟巢落成日的瓮安黑烟,面对奥运年六个月里四次“吉祥碰撞”,越来越多的良知不属于狂欢潮!而属于一种践履着的冷峻、人之为人期待、与深深的思索。是的,只有在宿命般碰撞的深处人们才能悟出:
     对于这个民族,那种人之为人的无形的建树之重要,是千万座鸟巢也无以当之的?而即使奥运观景塔再高百倍,又怎能看见未被民族创造与提升的东西呢?!
    
     为了孩子,难道不该走出三千年宿命?!
    
     2008/06/29—30于北京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7/200807070056.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