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迎接百家争鸣的新高潮/杜光
(博讯2008年07月06日发表)

    
     我前几天决定来参加今天的这个会,原来是不准备发言的。但这两三天看刘利华的《超越马克思主义》(没有看完,以下简称《超马》),很有感触,觉得还是可以说一点想法。
     (博讯 boxun.com)

     《超马》是刘利华构筑的一个宏大的理论体系。它既是全面系统地解读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体系,也是具有独创性的哲学思想体系。刘利华认为:“不从理论上真正超越马克思主义,中华民族根本就无法有尊严地昂首前行。”“中华民族若不能在理论上自觉地超越马克思主义,则中国社会的发展,中华民族的复兴,就根本没有办法走上一条康庄大道。”她自信而又自豪地表示:要“站在对整个人类哲学……的时代高度的全面把握基础上,构建一个高于马克思主义的人类哲学的框架工程。”《超马》一书的丰富内容和精密结构,说明刘利华近几年确实是在孜孜不倦地构筑她的“人类哲学的框架工程”。这是很值得赞誉的。
    
     刘利华还指出:通过《超马》,她“试图揭示出,中国现在社会发展战略和指导思想的缺失和误区”。这使我联想到,由于改革开放和社会发展中出现的诸多问题,许多忧国忧民的仁人志士都在努力探索,“试图揭示出中国现在社会发展战略和指导思想的缺失和误区”。这是现阶段的客观形势推动下的一个必然趋势。为什么这样说呢?一方面,如此严重的不平等不自由的社会现实,迫使一切关心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的人,去探讨、研究“社会发展战略和指导思想的缺失和误区”,提出扭转这些缺失和误区的方案。另一方面,改革三十年来的文化积累、思想积累、理论积累,为社会准备了一大批有条件从事这项伟大工程的人才。近几年来理论思想界的活跃,正是这两大因素综合起作用的结果。我认为,不管人们取得什么样的结论,只要是积极探讨、研究“社会发展战略和指导思想的缺失和误区”,都是值得欢迎的。
    
     在这些为了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而苦苦思索、并敢于发表见解的知识分子中,最值得称道的是少数学者,他们以自己的知识积累、学术积累和多年对社会的观察思考,提出比较系统的理论见解,构筑起自己的独特的理论思想体系。除刘利华的《超马》和“和谐哲学铁三角”外,还有徐景安的“三爱”——爱自己,爱他人,爱大家;吴宗黄的“主客体关系学”;张博树的宪政民主系列;胡星斗关于政治改革的系列文章;今天出席会议的黎鸣、仲大军、甘泉、王占阳等,也都有着自己独特的自成体系的理论见解。我相信,在全国范围内,这样比较系统地提出自己的理论主张的专家学者,一定还有一些。他们通过网络、会议、出版和光盘、复印等手段,不懈地宣传、鼓吹自己的研究成果。这样不断努力的结果,就有可能在他们的周围,形成一个有着共同认识、共同追求的知识群体,形成一个理论学派。这些从不同理论视角出发的学术思想派别,如能够获得比较宽松的环境,各抒己见,各申其理,既互相排斥,又互相吸纳,就会形成一个百家争鸣的学术繁荣局面。
    
     当然,百家争鸣需要一个宽松的学术环境,而目前日益加剧的文化专制主义,却完全扼杀了这个有利于百家争鸣的条件。所以,我们应当努力不懈地争取新闻出版自由。但我们不能坐待新闻出版自由实现后,再来推进百家争鸣。好在现在是网络时代。由于网络的普及,各种各样的思想观点、政治见解,都把网络作为表达、宣传的公共阵地,有效地突破了“舆论导向”的封锁。数以万计的网站,每个都发表了无数表述自己观点的文章,进行争鸣的何止万家,但这仍不足以形成百家争鸣的繁荣局面。只有出现了许多不同的理论体系和学术流派,能够系统地、完整地论述自己的思想观点,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并且相互之间进行交锋、驳难,在全社会面前展露出自己的精华和不足,使当政者能够从中选择最佳的发展战略和指导思想,让人民可以自由地从中吸取精神营养,从而促进社会的健康发展,提升整个社会的文化品位和文明程度。这才可以说是真正的百家争鸣。它不但有利于当代的社会发展,而且能够泽被后世,给子孙留下无比宝贵的精神财富,就像两千多年前的诸子百家的争鸣那样。
    
     从目前这些初具雏形的学术体系来说,它们发展成为独特的学术流派是完全可能的。首先,构筑这些体系的人都是满怀报效社会的雄心壮志的爱国者,他们所选择的课题,是社会发展的实践所迫切需要的,正如刘利华说的,他们所针对的,是“发展战略和指导思想的缺失和误区”;他们为探寻正确的发展战略和指导思想而思考、而研究,殚思竭虑,所以,由他们的理论体系发展为独立的学术流派,完全适合社会发展的需要。他们是应历史的呼唤而出现的。其次,他们的理论观点的产生并且自成体系,是长期努力的结果。刘利华在《超马》一书里引用了那么多古今中外的名人名著,没有多年的工夫是不可能涉猎到的,更何况她还承担着繁重的教学任务。正因为这些理论体系的提出者是在长期的思想积累和和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形成的,所以体系自身有着深厚的理论背景和说服力,能够吸引人们的思想,发展成为一个理论学派。再次,作为一个理论体系的构筑者,这些学者无不自认为是科学真理的发现者,科学体系的设计者。他们意气风发,雄心勃勃,充满自信。他们当然有理由自信、自豪,甚至因此而自负。任何一个理论观点的提出,提出者总认为自己是正确的,因正确而坚持,是十分自然的。问题是如何在同其他思想观点的讨论、辩驳的过程中,不断修正、充实自己的观点,使之更加完备,更符合于真理的本质。我想,这也正是刘利华、徐景安、吴宗黄等人利用一切机会来宣传自己构筑的理论体系,并希望人们给予支持、评介,而且欢迎提出不同意见的原因。
    
     最后,我还想就马克思主义诸学派问题,简单说几句话。刘利华的《超马》和“哲学铁三角”,可以被认为是一个独立的哲学学派(“铁三角学派”),也可以被认为是一个马克思主义学派(“超越学派”或“超马学派”)。马克思主义作为一门世界性的显学,不同学派在全球各国数以百计,此落彼起,长盛不衰。这充分说明马克思主义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理论体系。网上有的文章把它妖魔化,说什么要“清除马克思主义这个恶魔”,“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疯狂犯罪,作恶了几十年,血迹斑斑”。这些胡言乱语,十足地表现了某些人的无知与偏见。马克思作为一位伟大的思想家,他的著作里尽管有许多不切实际的乌托邦幻想,但确实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继承、发扬的杰出的理论思想。一百多年来,多少仁人志士穷毕生之功力,研究马克思主义,得出自己的结论,形成马克思主义的不同学派,见仁见智,努力宣传,把马克思主义传播到全世界。我在二十几年前写的一部资料书的“出版前言”里,曾经提出:我们中央党校应该有自己的马克思主义学派,甚至是不同见解的马克思主义诸学派。不料,几年之后,在我因支持八九学运而停职审查时,竟被说成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具体表现,成为我受处分的根据之一。可是,不论是在批判我的当时,还是十九年后的今天,没有一个人向我指出,为什么说有马克思主义学派和诸学派是“资产阶级自由化”。其实,他们的潜台词非常清楚,那就是,只有循着列宁、斯大林、毛泽东这条路径走过来的,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其他都是修正主义,都是非马克思主义。这是何等荒唐!正是这种对待马克思主义的非马克思主义态度,才导致了多年来的马克思主义危机。现在应该是正视这个危机的时候了。为了把马克思放在一位伟大思想家的应有位置上,就必须对他的理论思想进行深入的研究,允许各种不同的意见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形成不同的马克思主义学派,在相互驳难、相互渗透的过程中超越马克思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我们国家有许多“马克思主义者”,甚至还有专门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工程,但他们多数只能鹦鹉学舌地重复当权者的滥调,毫无新意。《超马》里曾引用郭罗基的一句话:“不懂马克思主义的人坚持马克思主义。”这句话说得好,俏皮而深刻。换句话说,就是:懂得马克思主义的人就不会坚持马克思主义。因为坚持带有排他性,任何有头脑的人都知道,没有一种理论可以穷尽真理,因而也没有一种理论需要坚持,马克思主义也不例外。我们尊重马克思的创造性劳动,尊重马克思主义,就应该放手让它成为广大民众自由研究的对象,让各种不同的马克思主义观点,不同的马克思主义学派,同其他各种学术派别一起,在百家争鸣的环境里经受考验。这才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态度,正确方针。
    
     一个新的百家争鸣的高潮正在向我们逼近。让我们张开双手欢迎它的到来,并且做好准备,积极地投入这个高潮!
    
     (本文是为2008年7月5日的中国新文化(北京)论坛第七次会议准备的发言稿,会议由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副教授刘利华作主题发言:《和谐哲学铁三角》,因与会者集中讨论普世价值问题,发言十分热烈,本文未能在会上宣读,乃作为书面发言提交给会议组织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7/20080706230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