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廖祖笙:人民经受得起多少类似变相的杀戮?
(博讯2008年05月20日发表)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越来越多的信息表明:汶川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从某种视角而言,汶川地震是公权力又一次草菅人命的凸显,是为了强行维系所谓的“和谐”表象,而自作聪明导致国难当头的又一次公然犯罪!面对汶川等地成片出现的废墟,面对震区大量家庭的绝门绝户,面对大批学生的命丧黄泉,我们不能不悲愤地如此追问:人民经受得起多少类似变相的杀戮?
     (博讯 boxun.com)

      说这次震区的舆死扶伤、惨不忍闻是人祸乃至变相的杀戮,绝非出于激愤,而是有大量的相关资料可资佐证的:
    
      早在2005年11月27日,我在写作《江西地震预报何在?》一文时,就已从中国地震信息网上查阅到了这样的介绍:70年代末,我国的地震监测能力在部分重点危险区就已基本达到监测6级以上地震的能力,全国的监控能力目前可达ML≥4.0级地震。中国地震局日前将汶川地震震级从7.8级修订为8.0级。不论是7.8级,还是8.0级,汶川地震均无可置辩在我国的地震监测能力范围之内。
    
      5月19日《南方工报》的一条消息耐人寻味,报道显示汶川一所学校在地震前一小时,接到紧急通知,于是老师带着学生紧急撤离。报道说:“就在‘5.12’大地震发生前一小时,学校接到了紧急撤离的通知。老师们刚把孩子们安全撤离到红军烈士陵园不久,学校的教学大楼和学生宿舍,就在强烈的地震中轰然倒下。由于撤离及时,全校除了3名在家的学生不幸罹难外,其他师生无一伤亡。”
    
      郭泉教授5月13日发布的《中国新民党中央党部、赈灾委员会谴责当局忽视大量地震前兆》一文称:“5.12四川龙门山地震带发生7.8级地震有足够多的前兆,但是却没有被当局重视”。由“中国新民党赈灾委员会向中国新民党中央党部提交的5.12四川龙门山地震带发生7.8级地震的前兆调查分析报告”,一一详尽指出汶川震前当地出现了地下水异常、生物异常、气象异常、地表异常等状况。
    
      朱健国先生于《议报》第355期发表署名文章,题为《专家曾明确预报汶川地震但遭到压制——中国地球物理学会顾问陈一文再斥中国地震局说谎》。文章说:“从2006年三年来,天灾预测专业委员会就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曾经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三次中期预测,特别是2008年5月3日,陈一文亲手又向中国地震局发了一份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的预报。据陈一文所知,还有其他人也向中国地震局提出过汶川地区可能发生强震预测。”
    
      来自博讯新闻网5月18日的消息说,世界科学家一年前就已发出地震预警。在2007年7月中期的《地壳》杂志中,中国、欧洲和美国的科学家们写道:“断层的长度已经足以引发一次强烈的撼动地面的地震,它的潜力将成为爆发区域性地震的来源。”科学家的结论是,地壳撞击的能量在北川聚积,并将以地震的形式释放出来。
    
      四川省人民政府网在震前的5月9日发布了“避谣”信息,全文如下:“5月3日晚8时,阿坝州防震减灾局接到群众咨询电话,求证‘马尔康县梭磨乡马塘村将要发生大地震,村干部劝村民搬到户外居住’的传言是否属实。接到咨询电话后,阿坝州防震减灾局立即要求马尔康县防震减灾局采取措施,查找谣传来源,进行辟谣,做好宣传解释工作,防止谣传进一步扩大。接到情况通报后,马尔康县防震减灾局立即联系事发地梭磨乡人民政府,通报相关情况。乡人民政府迅速着手查找谣传来源,经查,此次谣传的发生是由于马尔康县在传达全省地质灾害防治工作电视电话会议时,村干部将‘地质灾害’误听为‘地震灾害’而造成。在阿坝州防震减灾局及时进行情况说明和乡、村干部的主动解释下,解除了村民的恐慌情绪,当地生产生活秩序快速恢复了正常。”地震发生后,该网紧急删除了这一“避谣”信息,但网页截图现在于互联网上还能找到。
    
      ……
    
      这不能不令人陷入深深的悲愤。类似的相关信息,均在同时指向这样一个结论:汶川地震,是天灾,更是人祸!震区的人民死伤如此惨重,原本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可是相关方面在人命关天的大事上,却又一次故伎重演,政治为大,“稳定”为大,“和谐”为大,对当地人民隐瞒了相关情况,剥夺了他们的知情权,从而使震区的人民基本上无法做必要的防范,也因此无法死里逃生。这实质上是一次变相的杀戮!随后展开的并不得力的救援工作,以及所谓的“深切哀悼”,只能解释为猫哭耗子假慈悲!
    
      人民经受得起多少类似变相的杀戮?连年沉陷在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的中国人民,承受类似变相的杀戮已经不是第一回了。多少人因为看病难而债台高筑,而撒手西去;多少家长因为供不起子女接受收费高昂的高等教育,而只有以死向自己的子女“谢罪”;多少人喘息在买房难的大山之下,承受着生活重负不见血腥日复一日的折磨和杀戮……而今,汶川地震居然在这样的状况下发生了,呈现的又是这样一副惨象,谁来给那许许多多的死难者一个该有的交待?人民经受得起多少类似变相的杀戮?
    
      相关方面以有形的利刃杀我无辜的孩子,以无形的利刃杀我夫妇俩,就表现得更加露骨。许多话在过去我一直隐忍着没说,早在案发之后的几个月,我就接到北京的几通保密电话,来者不愿透露身份,告诉我廖梦君确实死于遇害,是被佛山把这个事给压下了,他善意地反复抚慰我,并做了一些我的思想工作。后来通过别的渠道,我得知这位神秘的来电者,原来是某部一位良知未泯的高官。日历一页页翻过去,惨案发生迄今已是675天,广东方面在一个作家的表达权、生存权被悍然剥夺的情况下,依然未对这一恶性事件做任何实质性处理。
    
      悲哀啊,苟活如此“和谐盛世”,在这种“吃人”的制度框架下,我夫妇俩家破人亡、饱遭迫害之后,已不敢奢望官方严惩凶徒,只希望要么让我夫妇俩重新展开生活,要么把我孩子的尸检报告、伤情照片给我,同时让律师依法调阅卷宗。然而,这次南海方面的7位官员来到我的家乡,我夫妇俩还是感觉不到对方的诚意,感觉他们是在走过场,是到世界地质公园公费旅游来了,并顺便对我恐赫了一番。自问我的写作生涯,一直以来贯穿的是忧国忧民的情怀,不过是为百姓多说了一些真话而已,为何要这么无尽地折磨我夫妇俩,为何要以如此邪恶的手段,将我夫妇俩当作变相杀戮的对象?为什么?!
    
      苦难的中国人民还要在漫漫长夜中,忍受多少无耻官僚的荼毒?人民凡事包容,凡事忍耐,凡事听天由命,在这般所谓的“和谐盛世”已是活得前所未有的累乏,现如今还得面对诸如此类匪夷所思的种种,这怎不令人心胆俱裂、悲愤填膺?“和谐”的苗木,怎能一次次以悲愤的血泪如是浇灌?中国,到底是一个人类生息的地带,还是一个群魔乱舞的魔窟?!
    
      今天,面对汶川地震数目如此之众的死难者,我们在掩面而泣、哀思无限的同时,不能不悲愤地做这样的追问:人民经受得起多少类似变相的杀戮?谁有权对人民一而再、再而三进行类似变相的杀戮?谁该为这次后果此等严重的人祸负责?
    
        2008-05-20(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675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wesomewebspace.com/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5/20080520130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