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九問四川大地震是天災還是人禍?(之二)/ 我思我在
(博讯2008年05月17日发表)

    首发
    
     二問為什麼人命關天的地震預報竟被壓制和刪除? (博讯 boxun.com)

    
    俗話說得好:天災易躲,人禍難逃!是因為天災只要事先有預防,人還是可以想辦法避免的。中國人還有一句古話,叫“前車之鑒”,可禍國殃民的中共為了“保奧運”這一目前最大的“政治與面子工程”,無視生命,硬是置唐山大地震的前車之鑒於不顧,壓下所有的地震預告徵兆與報告,封殺消息,不向人民通報地震預警,不疏散人口,才又一次造成了慘絕人寰的大災難!讓一九七六年唐山地震的悲劇重演,巨大的人禍再一次發生!
    
    這次地震前,不是沒有徵兆,而是異象頻傳。據《華西都市報》5月10日報導,日前,綿竹市西南鎮檀木村出現了大規模的蟾蜍遷徙:數十萬隻大小蟾蜍浩浩蕩蕩地在一制藥廠附近的公路上行走,很多被過往車輛壓死,被行人踩死。大量出現的蟾蜍,使一些村民認為會有不好的兆頭出現。當地林業部門對此解釋說,這是蟾蜍正常的遷徙,並對大量蟾蜍的產生做了解釋,稱與天災毫無關係,無需過分擔憂。甚至有專家還宣稱,這種大規模的蟾蜍遷移其實是一件好事情,說明綿竹的生態環境越來越好了。
    
    怪異的是,在同一天,2008年5月10日,江蘇泰州東風路東風橋路面上,成千上萬只深褐色的癩蛤蟆正結對穿越公路。它們從老通揚運河裏爬上大橋的,排成了一道浩浩蕩蕩的長隊,向橋北慢慢爬去,顯得很有秩序。
    
    此外,《楚天都市報》5月5日報導,恩施市白果鄉下村壩村的觀音塘約8萬立方米蓄水突然消失。觀音塘池塘呈圓形,口面直徑約百米,深數十米。4月26日早上7時許,平靜的水面突然出現漩渦,並伴有轟鳴聲,不到5小時,一池碧水全部消失,現出黑色淤泥。 據《白果鄉志》記載,這種現象自中共取得政權以來出現過三次,時間分別是在1949年、1976年和1989年。
    
    另外還有青島網友7月9日拍攝到“黑雲如縷”,據17世紀中國古籍記載:“晝中或日落之後,天際晴朗,而有細雲如一線,甚長,震兆也。”1935年我國寧夏的隆德縣《重修隆德縣誌》中記載有“天晴日暖,碧空清淨,忽見黑雲如縷,婉如長蛇,橫臥天際,久而不散,勢必為地震”。
    
    總之,相同時間裏,各地都出現了許多異常現象,老百姓已經在悄悄傳說要大地震了。而同時,相關專家也作出了地震預告:
    
    五月七日網上已傳出要有地震的帖子《我預測2008年5月12日中國將發生地震!》
    “我是一名地質工作者,根據我所掌握的資料,也和國外的一些同行進行了交流。我預測,2008年5月12日中國將發生地震,地震的大致位置會在四川和湖北中部,可能整個中國都有震感。但我的預測不能在官方公佈,因為沒有實際證據,怕引起恐慌。我是武漢人,據我預測,震中應該離武漢不遠,希望看到此帖的武漢老鄉能及時通知親友。大家做好防護措施。” 可是帖子馬上被刪除了。
    
    最近網上又驚曝:曾準確預測唐山大地震及海城大地震的中國地震局研究員耿慶國,已於4月份就預測出這次大地震,但由於中共全面優汰劣勝的特色,他的研究成果及預測等都得不到應有的重視,反而被排擠欺壓,過著清貧窘迫的日子。為了拯救生命,4月26日和27日,他在中國地球物理學會下屬的“天災預測委員會”上,以委員會的名義,作出了“在一年內(2008.5-2009.4)仍應注意蘭州以南,川、甘、青交界附近可能發生6-7級地震”的預報,並根據強磁暴組合,明確提出“阿壩地區7級以上地震的危險點在5月8日(前後10天以內)。” 以上地震預報三要素均已明確,文字報告已呈報中國地震局等。4月30日,耿還以密件形式給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上報地震資訊,明確地告知:四川阿壩州境內5月8日前後十天左右將會有強烈地震。但是這封人命關天的重要密件再一次受到忽視,併發轉至國家地震局壓下。
    
    地震後在鳳凰衛視記者曾子墨的採訪中,那些所謂的“主流”地震專家都顯得謹小慎微,言辭非常謹慎,但是“非主流”的耿慶國卻憤慨地說出這麼一句話:“凡是說地震不能預測的,都是科學家;凡是說地震能預測的,都是騙子!”
    
     記者問他:中國現在的地震預測水準比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有提高嗎?
     耿慶國說:“在我看來,非但沒有提高,並且是下降、下滑。”
     如果當初能夠重視耿慶國的建議和預測,那麼汶川大地震的慘劇就不會發生,因為他明確提出是5月8日前後十天左右,而地震發生是5月12日下午,如此精准的預測,對人民的生產生活以及大局的穩定不會發展到嚴重而不可收拾局面。這一次,中共的掩埋真相,讓四川的幾十萬百姓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與耿相似的還有“八年三上書“的陳一文先生,1998年以來,陳一文先後三次上書批評國家地震局,呼籲最大限度地調動專業和民間群測群防地震的積極性,建立一個政府職能部門與民間專家共生的中國地震預測多元化監督機制,迅速啟用被壓制的地震預測科學新技術發明者自主創新的“土儀器”及其卓有成效的最新地震預測科技成果,以防範唐山大地震悲劇在中國重演。但這些重要建議八年來始終未能得到任何答復。值中國進入第五次地震活躍期,國家地震局卻一再壓制公眾的科學建議和合法監督,以堅持“地震不可預測論”的謬論來推卸有效防範地震災難的責任,實屬嚴重不作為與瀆職。
    
    同樣不可饒恕的事情還有:5月3日晚8時,阿壩州防震減災局接到群眾諮詢電話,求證“馬爾康縣梭磨鄉馬塘村將要發生大地震,村幹部勸村民搬到戶外居住”的傳言是否屬實。接到諮詢電話後,阿壩州防震減災局立即要求馬爾康縣防震減災局採取措施,查找謠傳來源,進行闢謠,做好宣傳解釋工作,防止謠傳進一步擴大。接到情況通報後,馬爾康縣防震減災局立即聯繫事發地梭磨鄉人民政府,通報相關情況。鄉人民政府迅速著手查找謠傳來源,經查,此次謠傳的發生是由於馬爾康縣在傳達全省地質災害防治工作電視電話會議時,村幹部將“地質災害”誤聽為“地震災害”而造成。在阿壩州防震減災局及時進行情況說明和鄉、村幹部的主動解釋下,解除了村民的恐慌情緒,當地生產生活秩序快速恢復了正常。
    
    以上是四川省人民政府網5月9日的《阿壩州防震減災局成功平息地震誤傳事件》報導,在發生強烈地震後,四川省人民政府網已經緊急刪除了報導全文,線民質疑政府動機,中共一貫以政治為大,有意隱瞞情況,剝奪群眾的知情權,造成重大生命損失。
    
    是的,地震局的那些官員們說,無法去準確的預警,但是,卻又怎麼能判斷出別人的預警就是謠言呢?並且從四川地震局到四川省政府,到國家地震局都出面辟謠,國家安全部發話要查找造謠者。而地震發生後,遠在西半球的美國在十二分鐘內發出準確消息,告訴世界地震的確切地點和時間,地震國的中國卻拖到一個小時後才證實地震。只有這樣的水準,還要地震局幹嘛呢?!
    
    這樣草菅人命的地震局,已引起了強烈公憤,民眾、科學界質疑中國地震局的聲音紛紛響起。此次大地震發生後,網路上出現大量對地震局和官方質疑的聲音,線民普遍認為沒有提前預警是地震局和政府部門的嚴重失職。面對民眾的廣泛質疑,中國國家地震局發言人5月13日在新聞發佈會上指,預測地震是世界難題,並澄清外界質疑地震局錯過地震的先兆是謠傳。從網上的搜索結果看,四川阿壩州防震減災局在地震前確實曾接到群眾諮詢電話,求證是否將有大地震發生,但四川省地震局卻在5月9日官方網頁上“闢謠”,並要求地方政府查找謠傳來源,防止謠傳進一步擴大。到5月12日,“謠言”終於變成了現實,自感顏面大失的四川省地震局很快就將有關“闢謠”的那篇報導在網上剷除。
    
    不過,造成如此大災難的罪不可恕的地震局,其背後其實還有更罪不可恕中共高層。有一位叔叔在四川地震局工作的網友投書稱,2008年是多事之秋,中共越怕出事越出事。為了製造出掩人耳目的安定局面,四川地震局在有跡象表明有震情的情況下,仍然壓下不報,置老百姓的生命安全於不顧。我的叔叔是四川地震局的一名工作人員,前些日子,他很痛苦的打電話給我(因為我也是政府工作人員),因為知道有地震的徵兆,可是局裏卻不允許他們透漏出去,說什麼要保證在奧運會前的安定局面,不要人心惶惶。
    
    另外,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的採訪:請問張宏衛先生,我們接到四川地震局職工7人的投訴,他們的親人說在幾天前就察覺到地震的跡象,但局裏說為了保證奧運前的安定局面,禁止透露這個資訊。請問張宏衛先生,這麼大級別的地震,是否事先可以得到預警?您對此投訴有什麼反映?謝謝。
    中國地震局新聞發言人張宏衛:首先,這種推測是沒有道理的。
    中國地震台網中心副主任、研究員張曉東:大家都知道地震預測是世界難題……
    
    為了確保奧運,地震局壓下震情不報,如果不是中共高層有命令,是完全不可能的,“穩定壓倒一切”、“政治高於一切”是中共的一貫做法。在它看來,自己的政權穩固是可以不惜一切生命代價的。而且,我們也不用指望中共會在這次大災難後有任何的悔過和自新。
    
    有人說得好:這個腐敗爛臭的陳屍腐體現在只能做兩件事,第一件它念念不忘做的事是保證它的政權的穩定,因為保護政權就保護住了它橫征暴戾、巧取豪奪百姓的依靠,第二件它念念不忘做的事是對老百姓加緊進行橫征暴戾、巧取豪奪,吸食百姓的血汗。除此之外,它別無關心,而保護百姓的生命對它來說則得不償失。所以,對我們百姓來說,中共的危害比天災大、比地震強,因為,而中共才是人禍不斷的萬惡之源、萬孽之本。
    
    對中共邪黨來說,它的知而不報,刻意製造第二個唐山大地震,上天對它的嚴懲也將是迅疾而慘烈的。等著看吧。唐山地震之後,中共邪党的首任魁首,大惡魔毛澤東不是一命嗚呼了嗎?“文化大革命”不也很快徹底結束了嗎? 這次不同,不會是簡單的一個死個邪党黨魁的問題。可以肯定,汶川大地震之後,中共的徹底解體過程將大大加速,一切邪惡和罪犯是逃脫不了它們的必然下場的。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5/20080517205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