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廖祖笙:狼群从来不乏嗜血的“理由”
(博讯2008年05月07日发表)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廖祖笙:狼群从来不乏嗜血的“理由” (博讯 boxun.com)

    
      在狼群之中半死半生挣扎着的中国人,大多对这样一则伊索寓言有着深刻的印象:狼看到小羊在河边饮水,想吃了它,又想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来掩饰嗜血的本性,于是狼埋怨小羊把河水弄脏了,害得它不能饮水。小羊说;“我在下游,你在上游,我怎么会把上游的水弄脏呢?”狼一计不成,又恶狠狠道:“你去年骂过我父亲。”小羊辩解:“那时我还没出生呢。”狼尽管已是理屈词穷,但依然不乏嗜血的“理由”,凶相毕露道:“即使你辩解得再好,我也不放过你。”说着便猛扑过去,把那小羊给吃掉了。
    
      下游的小羊“弄脏了上游的水源”——这是狼吃羊的“理由”之一,狼群从来不乏嗜血的“理由”。中国是个盛产强盗逻辑的国家,当恶狼要扑食小羊时,何乏貌似冠冕堂皇的“理由”?这类事例一直以来举不胜举。
    
      譬如要轻装简从吹出“经济腾飞”的泡沫,同时满足权势集团和利益集团的狼狈为奸、狼餐虎噬,就找到了“医改”、“教改”、“房改”以及“国企改制”等等一系列的“理由”,乌烟瘴气“改”到而今的结果,是让人看清了其本质就是圈钱,完全不顾百姓的死活和国家的前程。“医改是要提前送终,教改是把两老逼疯,房改是把口袋掏空”,这类顺口溜在国人已是耳熟能详;而所谓的“国企改制”,令国人痛心看到的是相当一部分国企正在陆续走向死亡,国有财产也正源源不断地流失;譬如欲整肃舆论环境,令一些直言无讳者闭口藏舌,便牵强附会找到了动辄冠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律依据”,或是以某种下作、迂回的手段使你不堪其扰、欲哭无泪;譬如乱象丛生,国已不国,又能搪塞说“一个国家这么大,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是正常的”……
    
      那么,这个国家的绝对公理到底是什么呢?这个国家其实已经不存在绝对的公理了。狼群向来是横也有理、竖也有理的,狼群早悍然道:我就是“公理”!君不见既得利益者正在“以正视听”,说“看病不贵”、“上学不贵”么?再过一阵,兴许“买房不贵”的流氓理论也能堂而皇之出笼了。反正那一亩三分地上,言说的地带不是被盘踞着,就是被高度监控着,狼群要怎么说,自是变通在上下两张嘴皮之间,狼群是从来不乏嗜血的“理由”的。
    
      于是,我们叹息,我们垂泪,我们束手无策,我们忧心如焚……只恨自己不是传说中的女娲,在国已不国中没有补天的本领。而近日,我又“大开眼界”了,又领教了一回狼吃羊的“理由”。当然那“理由”的总体框架,也还是下游的小羊“弄脏了上游的水源”。
    
      日前有数人给我挂来电话,谈话的内容大体相同,其中一位的大意是:这事弄得挺大的,连那位司令都为你出面了,你把事情弄得这么大,还把这事拿到国外去说,让国家觉得没面子,所以他们干脆也就不理你了……
    
      我是个曾经写过长篇小说的人,日常惯于从细节上去观察人,几十年如一日玩儿文字的排列组合,应该说对语言的解读能力还是颇强的。但我同时也习惯了常常不说破某些事情,我珍视每一种沟通的渠道,觉得日常与人交往,不要迫得人裸体相对才好,因为这也是一种社交该有的礼节和风度。况且随着时代的进步,相关方面在处理某些事情时能越发“技巧”,这从某个层面来说,也是值得赞赏和肯定的。
    
      但我这回无法认同此等狼吃羊的“理由”,因为这“理由”首先已将顺序颠倒,模糊了因果关系。作为孩子的父亲,当我发觉公权要将惨案强行办成假案和冤案时,我出自本能喊冤呼痛,不过是做了一个父亲所该做的。而在此过程中,公权若真怀有一段柔肠、愿意秉持公道,其间有着太多的空间。比如案发不久,有人给我挂来电话,要我撤下新浪博客上的某些篇章,“先安静一段时间再说”,出于对这位朋友的信任,我照办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假装不会写字;比如这次从北京上访归来,我也有不短的日子寄望于两地官方的协调……然而我在很大程度上隐忍至今,保持克制至今,哪怕再过几天或将石破天惊了,这么一起惨绝人寰的事件,还不就这样仍在高高挂起么?
    
      在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中国,某些丧尽天良的官僚横行不法,公然与人民为敌,不予自我反省,反倒埋怨下游的小羊“弄脏了上游的水源”,为自己的暴戾恣睢寻找似是而非的强盗逻辑,这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态度和方法吗?“那位司令都为你出面了”,又如何?无数海内外华人为我孩子的蒙冤惨死愤愤不平,又如何?多少网友一一指出惨案的种种蹊跷和漏洞,或群起呐喊,或为梦君洒泪一哭,又如何?他们杀了我无辜的孩子,我到今天也还只是在文字层面或苦苦哀求或据理力争,这够文明够克制了,又如何?他们不也一样还是逼着我连续数月去街头行乞吗?不也一样是到今天还不肯让我苦命的孩子入土为安吗?不也一样是无尽地哄、骗、拖,对这起人神共愤的惨案历时662天不做任何实质性处理吗?
    
      说到底,这事件水深雾大,更像是迂回冲我而来的,只是花样翻新了而已,当时没有把握好分寸而已,否则也就没有后来的手忙脚乱和骑虎难下。公然剥夺我的表达权和生存权,把我这样一个人逼迫为丐,试图令我就这样空耗余生,而今反倒责怪起小羊“弄脏了上游的水源”来了?这整人的手段,歹毒更甚于“文革”时期!整人整到这地步,反倒整出顺序颠倒的新思路和新花样来了?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
    
      我夫妇俩在所谓的“正常的渠道”内苦苦折腾了多久,世人有目共睹。在这件事没有一个起码的了断之前,公权一夜之间毁掉了我在国内言说的平台,把一个浏览量150多万的博客说封就封了,之后又公然弄得我在国内的媒体和互联网上无处说话,别说我“把这事拿到国外去说”,就是拿到外星球去说,拿到各国元首的面前去日日说、月月说,也乃人之本能,同时也是我的权利和自由,一者被逼无奈,二者再正常不过。难道“国家”要面子,就能往死里整人?国人就得甘于受压迫,受凌辱,受杀戮,受掠夺?黑恶势力和国家根本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黑恶势力和国家之间啥时又划上等号了?迫害良善者竟然摇身一变,又成“国家”了?
    
      正是因为正不压邪,某些猖獗的势力多年来以种种邪恶的方式,百般残害人民并践踏着国家的绝对公理,这个国家也才会走到而今这种百孔千疮的地步!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势力,哪里还真有一点在乎国家脸面的样子?以如此残暴的手段残杀无辜,迫害文人,能算是在乎了国家的面子?把十几亿人逼入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就业难的生存绝境,能算是在乎了国家的面子?危机面前不思检点和化解危机,反而简单粗暴煽动极端民族主义,催生新的危机,搞得一个个国家的首都鸡飞狗跳,能算是在乎了国家的面子?把一个21岁入党并荣立军功的作家搞得家破人亡、倾家荡产、流离失所、在国内再无处用文字说话,将史无前例的迫害无尽延伸,能算是在乎了国家的面子?……
    
      假使这样的恶行也能披上“国家”的盛装,那么我要说:这个国家危在旦夕,亟需拯救!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每个不愿让国家走向沦落的炎黄子孙,都应该认识到有形或无形的国家危机,并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一个公民的责任,积极致力于化解危机!这股穷凶极恶的势力若真那么在乎国家形象,我今天也就不至于还在苦口婆心,怀着悲愤的心情和一腔忧思敲打类似的文字。身心疲惫中,我其实极想收拾心情,找个地方姑且疗伤,可谁又真给过我疗伤的机会?只要不是盲人,便不难看出凶恶的狼群一直在将重伤的绵羊,就这样一步步硬生生逼成战士!
    
      当一个国家丢失了自我保洁和纠错的功能,一任狼群肆无忌惮践踏着国家的绝对公理,以及法制建设、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生存环境时,炎黄子孙俱该为国家和各自所处的险境而伤怀而哭泣!责怪下游的小羊“弄脏了上游的水源”,改变不了本国的一丝一毫,这个国家走到今天这地步,已是积重难返,只有壮士断腕,及早亲近民主放弃独裁,方可有效遏制狼群的本性,使之能够和羊群一块在河畔恬静、和睦游走,不再以嗜血为能事为乐事。也唯有这样,真正的社会和谐才不至于总在遥不可及处。狼群扑食小羊,小羊不得惨叫、不得哀鸣、不得呼救,否则便“干脆也就不理你了”,或变本加厉令你更加创巨痛深——这算哪门子的规则?这算哪门子的“和谐”?这究其本质,和强盗逻辑又有哪些区别?一个国家还要不要遵守一点人类社会起码的规则?
    
      狼群进化了几十年仍然是狼群,这是羊群的悲哀,同时也是狼群的顽固和不幸。据说狼群本来也是可以进化成绅士的,可惜狼群自甘堕落,在从善如流的风潮中放弃着良性的自我进化,只在惰性和惯性中,一如既往把狼的本性挥洒得更加淋漓尽致。如此,下游的小羊“弄脏了上游的水源”,到现在也还时常成为狼群嗜血的“理由”或“依据”。如此,无论是白天是黑夜,我都能隐隐听见狼群的嗥叫,同时也闻及大江南北不绝如缕的哀号和恸哭!
    
      悲哉,我亲爱的祖国!悲哉,我苦难的同胞!我舔着遍体淌血的伤口,茫然四顾,泪如雨下,痛恨自己仅只是一介文人。我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祖国,我的同胞!
    
      2008-05-07(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第662天)
    
    ■廖祖笙近期网站: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ack111.com/ (若被屏蔽国内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aokhost.com/ (若被屏蔽国内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myhosting247.com/ (若被屏蔽则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runhost.net/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biz/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webhosting360.com/index.php(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zslmj.freehyperspace2.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网站:http://liaozusheng.freeweb7.com/index.php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boxun.com/hero/liaozusheng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国外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index.html  (被屏蔽需用代理访问)
    ■廖祖笙电话:13799156861 13860527331 13528908198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不保证来函都能收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5/20080507203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