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册封达赖喇嘛?人民日报僭妄无知/作者:伍老
(博讯2008年05月02日发表)

     伍老
    
     人民日报(2008-4-25)第四版右下角发表一篇可笑文章,题为《历世达赖喇嘛都经中央政府认定册封》。该电文先历数历史上的册封事,最后说: (博讯 boxun.com)

    国家档案局有关专家指出,历世达赖喇嘛都以经中央政府认定、册封为求、为荣。现在,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反对中央政府、鼓吹“西藏独立”,不仅违背了中国人民和历代中央政府的意愿,也违背了历世达赖喇嘛的意愿。
    这是不通的,也是荒诞可笑的。是僭越的,也是妄自尊大的。
    潘恩、孟德斯鸠、卢梭等人的著作中早就讲过,以阴谋和暴力来攫取权力的、以专制暴力钳制人民生命自由的,人民可以不承认他,也可推翻他。
    共产匪党江西割据起家,阴谋造乱、暴动劫掠,私通日寇,借机坐大,发动大型国内战争,杀人无算,造成有史以来罕见的人间地狱,窃国后肆意毁伤中国传统文化,消除人民记忆,清算镇压正人君子,发动接踵而来的政治运动,收拾捆绑人民……可以说是血债累累,恶贯满盈。如今匪党集团掏空国有资产,搜刮掘地三尺,采取卑污疯狂的手段洗劫人民,拆迁掠夺,搜捕异议人士,剥夺所有国民的政治权利。这哪里是一个政府的作为?这是一个大贼小贼合谋的黑道,这是一个匪类丑类作恶的渊薮,这是一个坏人弹冠相庆的鬼蜮。
    总之,它和一个民选的、合法的政府组织完全是背道而驰的异类。
    霍尔巴赫《自然政治论》,其警策之处,和孟德斯鸠《论法的精神》、斯宾诺莎《神学政治论》、卢梭《社会契约论》各有千秋。斯宾诺莎《神学政治论》说“把意见当作罪恶的政府是最暴虐的政府,因为每个人都对于他的思想有不可夺取之权”(中译本第255页);“自由判断之权越受限制,则离天性愈远,因此政府越变得暴虐”(第277页);在腐败的国家里,迷信的野心家不能容忍有学问的人,极得一般人的欢迎,以致他们的话比法律更为人所重视(斯宾诺莎《神学政治论》第274页)。霍尔巴赫则说“无知、谬见和谎言是人类社会蒙受灾难的真正原因”。虽就不同的侧面发言,到底英雄所见略同。
    斯宾诺莎《神学政治论》说,统治者越是设法削减言论的自由,人越是顽强地抵抗他们。抵抗统治者的是那些受过良好教育,有高尚道德与品行,更为自由的人。
    自由久被剥夺,人民全无保障,这样的境况,社会气息必定是压抑闷塞,暮气笼罩沉沉如一盘散沙,所以,“反抗暴君政治的起义是正义的”(《狄德罗选项集》第2集)。
    被匪党册封违背藏族人民的意愿,被匪党强行册封则是遭受政治上的强暴,人民痛苦哀号,必定思有以突破挣脱;同样,汉族人民几代人深受匪党的践踏蹂躏,声声绝叫惨不忍闻。受这个“政府”的管理、册封都是莫大的耻辱。匪党党报早已声名狼藉,如今大言不惭,竟说人家求其册封以为荣耀,其强词夺理、胡言乱语,即令起戈培尔于地下,亦当瞠目结舌。癞蛤蟆扮作高贵天鹅, 狰狞小鬼装成大庙正神,只能自暴其丑,在普世价值蔚为世界潮流之际,共产匪党已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所以,匪类党报文章,遣词用语,简直是信口开河,慌不择路。
    在一个民选的、正当的政府之下,西藏的高度自治应不成问题,但是西藏人民、抑或汉族人民都绝无接受匪党伪政府辣手摧残的义务,是故值此世界围攻共产堡垒的历史关头,不特藏族人民可以独立——独立于共产匪党脏手钳制之外,独立于匪党丑陋意识形态之外,就是中国所有各族人民,也都可以起来挣脱共党暴政的绑架控制,等到彻底解体了共产党,宣布了共党黑帮政府的非法以后,无论是独立、或者自治、或者联邦,以及册封等等,方有商量措置的余地。
    至于解体匪党的方法,如前所言,中西哲人早给我们指出了可供参考的路径。就目前而言,海外掀起的庞大持久的三退运动(退党退团退队)、传递九评都是可用的好办法。离弃匪党、划清界限,也是一种特殊意义上的独立——个人的独立。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5/20080502055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