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牟传珩
(博讯2008年04月26日发表)

    牟传珩更多文章请看牟传珩专栏
     长期以来,我为青岛港上太少出名人而沮丧。然而,今年四月,王千源这个青岛女留学生的名字,委实让青岛风流了一把,精彩了一把;也委实让那喝"红奶"长大的"爱国愤青"们也沮丧了一把手,疯狂了一把。王千源这个真正爱国者的名字,已经成为当下国际国内新闻舆论的焦点,让全世界政府、公众、网民大都记住了这个名字。我禁不住要为这位青岛老乡喝一声彩,叫一声好!其实青岛市民也并非都是非理性的,至少在我的生活圈子里,不少人为青岛出了王千源这个女留学生爱国精英而骄傲。因为有像王千源这样的独持己见,看守良知的中国人,中国才有看点,才有希望。在此,我以青岛市人的身份,向王千源致敬!向养育了如此好女儿的王千源的父母致敬!
     (博讯 boxun.com)

    在今年4月9日海外集会上,青岛籍美国杜克大学中国留学生王千源卓尔不群地表达了和解呼吁,希望中国学生冷静对待西藏事件以后,她便成为部分华人的谩骂和攻击对象。她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电话号码与中国身分证号码,以及国内父母的电话、住所地址等,均被恶意公布在大有背景的杜克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网站上。因此导致了王千源被青岛母校开除学籍,家中楼道被贴大字报、摸屎,家被骚扰、抢掠,父母被迫离开住所和工作单位。其实王千源并不主张西藏独立,只是希望以普世文明的价值观,善待少数民族。王千源在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访问时表示﹐全球六份之一的人都知到她的个人资料,详细到身份证号码。
    
    去年﹐王千源就读的青岛二中2000名学生中有 11人被美国大学录取,王千源以优秀生学绩进入美国排第五的杜克大学,并获得每年近5万美元的奖学金,这是谁也否认不了的事实。这也曾经是青岛二中一度对外炫耀的资本。然而当记者致电青岛第二中学时,这个卑鄙、龌龊的学校马上自打耳光,否认事实,坚决要与她划清界线,不承认有王千源这样的学生,声称已经将她的毕业证书作废,还召开全校"整风"大会,加强"爱国主义教育"。该校教务处的某老师对记者说:"全校的师生都很恨她。"不仅如此,中共中央电视台,仅仅因一个女学生表达了个人良好愿望,其网站便在4月17号首页上,以《最丑陋的留学生》刊登了她的照片和视频,进而王千源的照片在中国各大网站上流传,有的照片经过处理后在额头上打上"叛国贼"字眼。官方舆论由此煽动起国内仰仗政府口径说话的所谓"爱国者们",普天盖地的无耻谩骂与攻击一位中国自己培养出的女学生。对此,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以她这个年龄难得的理性、冷静与清醒地说:"我觉得这个很危险。这是把国家利益和党派的东西混淆在一起的做法。为了一时的快意,把自己未来的路堵上。这是非常非常危险的。 " 她认为中国现在就是需要让大家听到不同的政见、不同的声音。我希望一个国家有更强大的人民,而不是一个强大的政府逼迫人民连话都不敢说。她说:独裁将大家的手足都切掉了,将大家的思维都控制住之后,把我们的世界不断的缩少,这才是真正的卖国。而反对的声音帮助中国进步,民主让国民变得更强大,让人民自己修养自己,思维自己。由此可见,王千源这位奇女子,是在身体力行地诠释着什么是真正的爱国,怎样来爱自己的祖国。眼下,网上流行的王千源《告同胞书》和新作《我的中国,我的西藏》,让人看到一个"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的青岛女留学生迎风而立的形象。这使我霍然联想曾到被打成胡风反党集团成员的诗人曾卓那首著名的诗歌《悬崖边上的树》,可谓王千源品格的最生动写照:
    
    不知道是什么奇异的风
    
    将一棵树吹到了那边——
    
    平原的尽头
    
    临近深谷的悬崖上
    
    它倾听远处森林的喧哗
    
    和深谷中小溪的歌唱
    
    它孤独地站在那里
    
    显得寂寞而又倔强
    
    它的弯曲的身体
    
    留下了风的形状
    
    它似乎即将倾跌进深谷里
    
    却又像是要展翅飞翔……
    
    王千源也是生长在"五星红旗下",从小接受"红色记忆"的灌输,然而她的真正成长,却是学会了独立思考,学会了反思与批判,学会了对"红奶"的呕吐。因而她才会识别真假爱国,懂得爱什么样的国,她才会西去寻求救国之道,与普世文明价值接轨。于是她在喝"红奶"长大的青年中已是鹤立鸡群,卓尔不群了。其实,在中国近代史上,不乏爱国仁人志士西取民主,改造中国(即使中共也是从西方拿来了"主义",但是那是早已被人家抛弃了的暴力主义而不是民主主义)。只有满清遗老,太监奴才,才会从维护皇权利益出发,攻击仁人志士学洋卖国,也只有文革"四人帮"之流才会攻击学习西方是"崇洋媚外"。还是胡适说得对:中国人民不愿做外人的奴才,却甘在自己国家做奴才。鲁迅也无情地鞭挞过国民劣根性的"阿Q"精神胜利法和华老栓"吃人血馒头"的愚昧。这些批判不是对少数国民的,至少应该相当于今天的愤青们。其实真理往往不在多数人手里。例如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民众都唱赞歌;文革中国万众一心三呼"万岁",打倒刘少奇他们上街游行,解放刘少奇他们还上街游行,"6、4"爱国运动他们上街游行,镇压"6、4"爱国运动他们还上街游行,只要有官方舆论开道,他们就会跟着一哄而起。这其实不怪,在物欲横流的当今社会,只有少数人才会甘居寂寞,在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里看守灵魂的纯真与高贵。而那些可以轻易地把"爱国"当口香糖一样咀嚼的人,本质上都是仰仗手里握有公共资源的官府立场说话的。官方让他动他就动,官方让他止他就止 。现在官方要降温了,那些要抵制法货大游行的愤青们也就泄气了。
    
    如今,王千源以其柔弱女生身份独持己见,甘做少数清醒者,这不仅需要真知灼见,更需要血性与勇气,实在是凤毛可贵。然而,王千源对比那些网上流氓性攻击和在其家中楼道贴大字报,摸屎、抢掠等无耻下流之辈,用中华传统语话说那是君子与小人之别;用现代语话说那是文明与野蛮的分野。
    
    行文至此,我更想说的是,官方竟对那些粗暴恶意侵犯王千源及家人权益的非法妄为之举,竟袖手旁观,不做处理。如此官府不作为,其实就是在纵容这些违法犯罪。我不禁要问,中国如今还有法度可言吗?胡锦涛作为一国元首,对自己统辖的地盘,仅仅因一个女学生发表了不同意见,就遭到如此粗暴非法的攻击,又作何感想?难道胡锦涛不认为自己的政府玩忽职守,没有履行保护公民的责任吗?火炬手金晶在巴黎遭遇粗暴对待,总统亲自致信,议长亲访安慰,充分体现了大国领袖的宽容与敬民,难道胡锦涛就没有责任对自己国家的公民及家属遭受粗暴侵犯负道歉的责任吗?相比之下,还用再强调意识形态不同国家的文明与野蛮分野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4/20080426100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