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抵制家乐福,你算哪颗葱?
(博讯2008年04月23日发表)

    
    人说四十而不惑,年近四十的我却越来越困惑:一帮年纪轻轻看起来机灵十足的小屁孩犯起浑来四六不分,蠢得所向披靡无坚不摧。一会儿要反达赖,一会儿要反CNN,一会儿要抵制家乐福,真不知道他们打《魔兽争霸》时的那股机灵劲到哪里去了。小朋友们忙着打游戏、追星、谈恋爱、找工作,没时间细想也就罢了,看到一帮成年人,其中还有教师也在其中上蹿下跳,我忍啊忍,终于忍不住了:你这几十年都白活了!
     (博讯 boxun.com)

    什么是奴才?奴才就是主人把他卖了,他还帮人数钱的人。CNN是你所能够反对的吗?你有资格反吗?不错,卡弗蒂伤害了中国人,他在美国的电视上大放厥词,一竿竿打翻一船人,谁听了谁添堵。问题是,比这更让人添堵的是,我们想去CNN的中文网站上骂他,用英文F字母开头来骂他,然而,但是,我们居然上不去。我们既看不到CNN也听不到CNN,卡弗蒂骂人的所有消息都是出口转内销。有人对互联网信息实行“计划供应”,把我们当猪来饲养,我们想吃的吃不到,不想吃的铺天盖地倒在槽里,爱吃不吃就提供这些。什么是该看的、什么是该听的,什么是该说的,一切都是别人说了算。猪没有资格批评人,要批评人我们得先努力争取做人。
    
    被窝里放屁的感觉居然让很多人产生了崇高感,以为自己爱国了,以为自己真的是大国公民了。其实,你只需要用你残留的1%的智商哪怕想一秒钟,你就会发现你自己骂人的底气全都来自于假装自己不是猪。卡弗蒂再不济他可以在美国收看中央电视台,他可以到中国任何一个网站来骂人,而我们呢?没有收看CNN的权利,更不可能到CNN中文网上去把“面子”找回来,却很牛逼哄哄地骂CNN,一个睁眼瞎有什么可牛的?如果我的眼睛被蒙住了,却被人怂恿去打坏人,对不起,我可以去打坏人,但是麻烦你先把蒙我眼睛的手拿开。你们为什么不先骂剥夺了你收看CNN权利的人?
    
    卡弗蒂后来出来解释,说他骂的不是中国人民而是中国政府,并自我打圆场说他经常骂美国政府。前一句话可疑,后一句话倒可能是实话,不过,我们统统不接受——政府是可以随便骂的吗?骂卡弗蒂的权利和骂政府的权利哪个更重要,哪个更迫切?小朋友们可以动动脑筋,成年人就算了,反正他们的大脑已经没有这个功能,动也是白动。也许以下事实有助于我们找到答案:骂卡弗蒂骂了白骂,活该他倒霉;骂了政府,那么你失去的将绝不仅仅是“面子”,还包括你做稳奴才的自由。小朋友们,你已经不缺在中国骂外国媒体和外国政府的自由,你缺的是在中国批评本国政府的权利,你所缺乏的权利恰恰关系到你是猪还是人的实质性问题。当你还只能隔着太平洋砸砖时,你那几块破砖扔不扔都不重要,反正你扔不到对面。重要的是你要能够登陆,谁阻挠你登陆,你的砖就应该首先招呼谁;谁在设置信息的屏障,谁就是你应该首先反对的人。
    
    连续几天我的QQ都莫名其妙地收到抵制家乐福一类的短信。还有学生建议我把QQ头像改成红旗。刚开始我还以为是电脑中了病毒,不是病毒又怎么可能有如此强的传染性呢?法国究竟把中国怎么了,是它制造了三年饥荒饿死千万中国人还是它让你读书交了高价?无非就是火炬在法国传递受到了很大干扰,让一些人栽了面子。冤有头,债有主,要找回面子也轮不到你,你是什么身份?你连几十平米的小屋都买不起,你捍卫谁的主权?麻烦你先捍卫自己房屋的产权,别过了几十年房屋又是别人的了。
    
    再说,在法国留学的主要都是些什么人,你能跟人家比吗?除了少数公派的以外,有几个不是官家子弟,不是商贾人家?他们着急上火是应该的,人家要站在爹妈立场上,捍卫给他们带来既得利益的这个体制的面子。你站在谁的立场上?你的爹妈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他们对奥运会的兴趣没有对你家门前那块菜地的兴趣大,他们最关心的是要卖掉哪些东西才能给你凑起你今年大学的学费;你的爹妈是普通工薪人士,他们的一点血汗钱为了不被通货膨胀吞噬而投入股市,结果被腰斩。他们关心的是什么时候政府才出来救市,什么时候才能够解套?奥运?不说奥运还好,说起来更生气,也许他们正是相信奥运之前有一波行情,才被深度套牢。别跟留学生比,说好听点那些人是留学生,说不好听点他们是公子小姐,你算哪棵葱?不要说留学法国,你就是“留学”北京可能性都极小,去了也只是暂住,别想留在那里。你爱它,它不一定爱你,这叫单相思,老是沉迷其中就叫犯贱。
    
    你若真有不可遏止的爱国情怀,也别光在网络上过爱国瘾,也别消极抵抗法国佬,向留学生学习,上街游行。把家乐福附近马路两头一断,蚊子都飞不进去,更别说顾客了;或者去法国领事馆游行,规模要大,不组织十万人第二天你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凭什么只许留学生爱国而不许大陆人爱国?难道爱国也要指令性计划?呵呵,当你这样做了以后,你也许会发现,热脸贴了冷屁股,爱国属于自作多情。别看伦敦特拉加法广场红旗招展,口号震天,你让留学生回来试试,他们敢去天安门广场?他们精着呢,什么环境下只能做不能说,什么环境下只能说不能做,什么环境下既可以说又可以做,什么环境下既不能说也不能做,人家门儿清。你若傻不拉几地跟着“假洋鬼子”造反,吃亏的准是你!2005年,上海的那谁谁组织反日游行,不是判了5年吗?
    
    歇菜吧,爱国的小朋友们,该干啥干啥去。会念书的努力念出国,以后到外国去享受游行示威的自由,不会念书的好好找个事情做,别成为你爹妈的包袱,总之,干啥都行就是不要去“爱国”,“爱国”这潭水在中国深着呢,别去趟。
    
    至于西藏问题,许多年轻人追着屁股问我的看法,有人问:西藏问题究竟是分裂问题还是人权问题?他们以为我会说一些让他们感觉过瘾的话。对不起,我不上当,我拒绝具体谈论西藏问题,你们要怎么玩就怎么玩,要怎么秀就怎么秀,我犯不着免费教育了你们却给自己惹来一大堆麻烦。我只想提醒三点:一、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和恨;二、藏人和汉人一样并非铁板一块,他们也有温和派和激进派。如同以前的阿拉法特无法完全掌控巴勒斯坦局势一样,达赖喇嘛也不一定能完全掌控西藏局势,但他们是相对更温和的对话者,否则,以后将面对的也许是哈马斯式的藏青会。三、谣言源于封锁消息,因为封锁使得谣言难以证伪。
    
    事实上,外国人诋毁我们两句,对我们的现实生活没有丝毫影响,话是别人在说,而日子是自己在过。真正让我们日子难过的是日益缩水的个人财富,是权力和金钱的勾结,是垄断权力所造成的腐败,是连思想都被计划供应的畸形现状。为了掩饰一切,他们修建了“柏林墙”,致使我们无法知道中国的真相和世界的全貌,所有试图向外张望的眼睛都被“柏林墙”阻挡。互联网屏蔽就是当今中国的“柏林墙”。当年肯尼迪把柏林墙称为“世界上唯一不是针对敌人而是针对自己人民的高墙”,当下,我们正置身于这样一座高墙之下。如果你真的热爱这个国家,热爱这块土地上的人民,那就应该致力于抵制“柏林墙”,而不是抵制那些批评“柏林墙”的人们。
    
    当你面对“柏林墙”时,你能够拿出和抨击达赖、CNN以及抵制家乐福一样的勇气吗?如果能,我愿对您鞠躬180度,您是我的老师!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4/20080423093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