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团派与太子党为名份正统性而撕杀/昭明
(博讯2008年04月12日发表)

    
    被喻为中共第五代的习近平与李克强在十六大期间只是中央委员,十七大超跃王乐泉、王兆国、刘淇、刘云山、张德江、俞正声、郭伯雄、回良玉、王刚等十六大上的政治局委员,直接进入十七大的政治局常委会,排名在贺国强、周永康前。
     (博讯 boxun.com)

    由于习、李二人在十七大上坐直升机进入常委会,因此党内对二人颇多非议。党的大部分干部都在问,进入常委会成为党的接班人的标准到底是什么?是看一个人在地方上的工作政绩、干部群众评价?还是凭自己革命老子的红色出身?或是否与总书记有团派的渊源?
    
    对于习近平的非议主要来自团派一方,基本集中在其人的工作能力上。团派的人们一致认为习近平讲话平庸,做事没有魄力,仕图之路完全是按部就班好的,其唯一一个闪光点就是有一个党内口碑不错的革命老子习仲勋,但难道这“红色出身”也可以作为选拔接班人的标准吗?那共产党不就是承认血统论了嘛!还真是帝王将相宁有种乎!
    
    党内对于李克强的非议基本来自太子党与江派人马。其人虽然在河南、辽宁做了一些工作,但政绩与其他所有省委书记比较并不突出,且所在省份事故频出,似乎运气极坏,李唯一的闪光点就是与当今党的总书记有共青团的工作渊源,可以看出是胡锦涛刻意栽培的对象,但这并不可以作为选拔接班人的标准,否则不就成了拉帮结派了嘛!胡锦涛到底是共青团的总书记,还是全党全中国的总书记?如果是全中国的总书记就不应该只提拔团派青帮的兄弟!
    
    习、李二人在原工作省份任职期间都缺乏政绩基础,进入中央后在中央委员会、政治局中又都缺乏派系支持,成为第五代接班人后又受到同辈与老资格的前辈的非议与责难,两人都表示在中央的工作很难展开,感到肩上的担子很重。为此十七大后,中共中央在2007年底专门透过中组部与中宣部下达了《关于对新任领导干部的配合与宣传工作的若干意见》。文件要求各级部门对新任领导要服从,要为其提供所需人员和设施,要为其报道宣传,严禁对新任领导加以刁难干扰或有组织排斥。
    
    从广大党员对习、李二人的评价,与中央下达的有关新任领导的若干意见中,可以看出十七大继承了胡锦涛与曾庆红之间的矛盾冲突,团派与太子党正在为各自名器的正统性展开新一轮撕杀。以曾庆红为代表的太子党揪住团派坐大的事实向胡锦涛发难,胡锦涛却极力否认中央与地方存在团派的事实以表明自己的公正性。
    
    曾经作为第四代接班梯队培养的王兆国与胡锦涛,是1982年年底进入的团中央。84年王兆国上调中办主任,胡锦涛得以当选为团中央书记处第一书记,从此拉开了中共在21世纪初“团派”坐大的序幕。
    
    所谓团派,是泛称,是指曾经在胡锦涛主持的团中央工作过,十六大、十七大后经胡锦涛提拔,现已成为中共党的国家领导骨干群体,如李克强、李源潮、刘延东等。
    
    在中国之所以能出现团派,完全是邓小平隔代指江泽民的接班人,而江泽民又非常恼怒,不情愿接受这个接班人胡锦涛的结果。邓小平97年过世后,江泽民与曾庆红基本上霸占了所有党政部门,只为胡锦涛留下团中央这块阵地,这并不是江、曾的什么善意,而是他们在战略上小瞧,或是忽略了团中央作为党的预备队的功用,从而为胡锦涛在暗中从共青团中培养接班人马提供了有利条件。
    
    刘延东在1982年12月共青团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就与胡锦涛一并当选书记处书记,张宝顺时为书记处候补书记。十一届二中全会(1983年12月)增选李源潮、宋德福为书记处书记,增选李克强为书记处候补书记。十一届三中全会(1984年12月)选举胡锦涛为书记处第一书记。十一届四中全会(1985年11月)选举宋德福为书记处第一书记,增选张宝顺、李克强为书记处书记。1993年5月,共青团召开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选举李克强为书记处第一书记。
    
    团派当中并不是完全没有人出身红色贵族,象刘延东、李源潮都有高干家庭背景,但他们都不愿意突出自己的红色出身背景,相反却强调自己与胡锦涛一样的平民务实作风,与高调突出自己红色出身、所谓的太子党们,尤其是曾庆红,保持着相当的距离。
    
    由于只把握着共青团系统,且与各地方团委有着密切的工作关系,十六大成为总书记的胡锦涛为了能抗衡,并打败江、曾势力,大力提拔有着团中央,或是地方团委工作经验的干部进中央决策层,也就不足为奇。
    
    十七大政治局委员中李克强、刘延东、李源潮都是坚定的胡派。汪洋在1982-1984年曾任共青团安徽省委宣传部部长、共青团安徽省委副书记,与胡锦涛有着密切的工作关系,因此受到重用,其刚到任广东,就肩负秘密使命,为胡掀起新一场解放思想运动。
    
    薄熙来在十五大、十六大期间,因为投靠江、曾未遂,故转而为胡、温所用,但其张扬的个性并不为党内干部接受。
    
    虽然在十七大政治局委员中,团派并不能占优势,但在中央委员会中却占据相当势力。十七大之所以没有设政治局候补委员,就是因为江、曾积极抵制团派人马进政治局的结果。以曾庆红太子党为首的江家帮势力在十七大召开之前就严厉指责胡锦涛“任人唯团”,并例举:
    
    [辽宁省 书记 李克强 原团中央第一书记
    
    吉林省 省长 韩长斌 原团中央宣传部长
    黑龙江 书记 钱运录 原青年团湖北书记
    内蒙古 主席 杨 晶 原青年团内蒙书记
    山西省 书记 张宝顺 原团中央青工部干事
     山西省代省长 孟学农 原青年团北京书记
    陕西省 省长 袁清纯 原团中央学校部部长
    青海省 省长 宋秀岩 原青年团青海书记
    青海省 书记 强 卫 原青年团北京书记
    宁 夏 主席 马启智 原青年团宁夏副书记
    新 疆 书记 王乐泉 原青年团山东书记
    四川省 书记 杜青林 原青年团吉林书记
    重庆市 书记 汪 洋 原青年团安徽副书记
    西 藏 书记 张庆梨 原青年团中央工农部处长
    云南省 省长 秦光荣 原青年团湖南副书记
    河南省 省长 李成玉 原青年团宁夏书记
    湖南省 省长 周 强 原青年团第一书记
    广东省 省长 黄华华 原青年团广东书记
    广 西 书记 刘奇葆 原青年团中央机关党委书记
    海南省 省长 罗保铭 原青年团天津书记
    上海市 市长 韩 正 原青年团上海书记
    江苏省 书记 李源潮 原青年团中央书记处书记
    福建省 省长 黄小晶 原青年团福州书记
    山东省 代省长姜大明 原青年团中央组织部干事;
    
    真正的“三分天下”有其二,可见青帮势力之强大。非青帮的干部实际上都已经被边缘化。胡锦涛权倾朝野,无人能敌。 ]
    
    十七大后,独立中共问题专家李平更是肯定团派控制中国半壁江山的事实:
    
    [團派主政19省 控過半江山
    
    其一,12個代省長中,曾在共青團擔任要職的包括山西孟學農、山東姜大明、新疆努爾.白克力、廣西馬飆、黑龍江栗戰書、安徽王三運、江蘇羅志軍,連同胡錦濤的舊部下、北京代市長郭金龍,共佔了三分二,顯示團派勢力在中共十七大之後再度加速擴張,並未受到失去第五代領導核心領先權的影響。加上由團派擔任省委書記或省長的廣東、上海、吉林、內蒙古、四川、河南、福建、海南、西藏、青海、陝西,團派主政的省分達到19個,在中國政壇擁有過半江山。
    
    其二,12個代省長多擔任過省會城市或計劃單列城市的市委書記,如湖北代省長李鴻忠曾擔任深圳市委書記、天津代市長黃興國曾擔任寧波市委書記,遼寧代省長陳政高、廣西代主席馬飆更分別從瀋陽、南寧市委書記直升。只有三名代省長未有這種主政大城市的經驗,包括郭金龍、姜大明、孟學農(雖曾擔任北京市長約四個月,但之前未主政大城市),巧合的是,他們都是胡錦濤的親信。
    
    其三,12個代省長中,有八個只具中共中央候補委員的資格。按常規,省委書記、省長都應列入中央委員名單,但實際上,在去年10月中共十七大舉行時,只有孟學農、姜大明及寧夏區代主席王正偉已到任,並順利躋身中委,郭金龍則是以安徽省委書記身份入選。其他省長人選的安排,顯然是中共高層在十七大之後經過又一輪鬥爭的結果,而3月國務院部委負責人的異動,勢必又在暗鬥中。
    ]
    
    的确,党内党外、国内国外上“团派”的称谓,已经影响到胡锦涛作为全党的总书记的公正性,为此署名为孙嘉业的作者专门为领导撰文《团派之帽岂能乱戴》《各自修行 “团”难成派》公开否认团派存在的事实:
    
    
    [《团派之帽岂能乱戴》
    
    在海外的中国评论中,「团派」是用得最滥的一个词,由於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曾经在共青团中央工作过不到3年,於是所有在共青团系统工作过的官员,都被归入团派之列,列为胡锦涛的嫡系。如此划分,可谓简单明了,但却大错特错。
    
    在刚结束的地方换届中,270名省级行政领导中,至少有85位正副省长不同时期曾在共青团基层组织、厂矿组织以及团省委和团中央工作过。其中,有41位曾在团省委担任书记、副书记或在团中央机关工作过。於是,一种舆论认为,团派在中国政坛已占据主导地位。
    
    只要对中国国情稍具常识者都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是中共的青年军,是中共的助手和后备队,这是中共党章和共青团章程明文规定的。在7000多万中共党员中,未加入过共青团的可谓凤毛麟角。
    
    中共党章规定,共青团中央受中共中央领导。共青团的地方各级组织受同级中共党领导。由此可见,共青团只是中共的一个分支机构,从来不存在独立的共青团路线。因此,团中央领导的每一届领导,都是当时中共领袖属意之人,而非上届团中央领导人的衣?传人。而地方的团委书记更是地方官的人马,与团中央并无太密切的关系。由此可知,做过上海团市委书记的韩正、做过广东团省委书记的黄华华,都算不上是什麽团派,如果把做过渖阳郊区某生产大队团总支书记的湖北省长李鸿忠也算作团派,笑话就闹大了。(团派释疑二之一)
    
    
    
    《各自修行 “团”难成派》
    
    团派释疑二之二
    
    就像没有人将港府公务员分成“皇仁派”或“华仁派”一样,将人数众多、机构庞大、年代久远的中共一个分支共青团当成一派,恐怕有失科学。广义的团派既不存在,狭义的团派又如何呢?
    
    所谓派者,还是指有志一同、志同道合的一群人,在政坛相互扶持提携,如“四人帮”的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但共青团中央的情要复杂得多。
    
    胡锦涛是1982年底才从甘肃调到团中央任书记处书记的,地位仅在时任第一书记的王兆国之下,不过据说当时胡、王2人并非合作无间,而且现在被归为胡锦涛心腹的令计划,早于胡锦涛和王兆国2人之前数年就到团中央工作(只是职位较低),按说属于团中央前第一书记韩英的人马,韩英是由中共前主席华国锋提拔的,后由王兆国取而代之,王兆国升任中办主任后,胡锦涛继任共青团“一哥”,不到1年,就转任贵州省委书记。前后在团中央工作的时间不到3年。
    
    即使以与胡总同期在团中央工作的高官来看,刘延东、李源潮、陈昊苏都是高官之后,克尤木?巴吾东是少数民族代表,李海峰是大庆油田女工的代表,宋德福则是军方代表,张宝顺、李克强都是胡总离开后才进入团中央书记处的,目前活跃于政坛的除胡总外,只有刘延东、李源潮、李克强等人,宋德福因病早逝,张宝顺、李海峰现在不过官至正部。所以说,狭义的团派也各自修行,各分东西,那种见“团”字就编“派”的归类法可以休矣。]]
    
    官场观察工作室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4/20080412142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