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孙文广:清明日记三——与公安周旋 给学生讲人物 (图)
(博讯2008年04月10日发表)

    孙文广更多文章请看孙文广专栏
    
    孙文广:清明日记三——与公安周旋 给学生讲人物
    (4月3日——4月10日)
    2008年4月3日
    今天上午,我们三人前后去了山东大学新校区,准备继续放置展板,发传单,刚放下,昨天那位公安副处长就走了过来,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他背后远处就着七八位身强力壮的便衣。那位副处长对我说:根据上级文件,校园里不能撒传单,摆摊位要事先批准。
    
    我跟他讲道理,如宪法的规定等,他听不进去,还说国务院有规定, 我问“能拿来看看吗?”他说“可以”,并要我跟他去办公室去看,我说东西很多,不方便,他回答:“我到办公室拿来给你看,但你现在不要撒传单,放展板;我们要讲诚信。”我说:“那当然!”
    
    他去拿文件,我就在那等着,来帮我的朋友提着包站在远处,我装着闲庭信步,走到他身边,也不正眼看他,轻声说:“你赶紧走开,有便衣”,我是怕她遇到麻烦,当她离开时,立即有两个便衣跟了上去。
    
    (一)文件说:大学校园不准散发印刷品
    过了一会儿,副处长回来了,拿来份《高等学校校园秩序管理若干规定》,国家教委1990年的文件,我问:“这是1990年的文件,过了十几年,没有宣布作废吗?”他不置可否,挑出第十条给我看,其中有“散发宣传品,印刷品,应当经过学校有关机构同意。”
    
    我问:“条文中还规定‘告示……广告等,应当张贴在学校指定或者许可的地点。’为什么我昨天贴出的清明祭奠文章被撕掉了?”
    
    他说:“张贴的事我们公安处不管。”我看当时的架势,一个人无法对付这些“公安”,只得撤退。回头找不到我的朋友们,我怕他们被抓,就到餐厅内部去找,一位“公安”跟上来对我说:你找那位朋友吧?他已经出南门回去了,看来他们一直在注视我们,我想在这里久留,“公安”也不放心,于是就骑车带着物品回家。三个人都先后平安归来。
    
    既然公安说,张贴的事他们不管。下午我们两人就打的去了山大老校(洪家楼),张贴“清明祭奠专辑”,共14张,周围有便衣,看的同学很多。在张贴和与同学们讲话时,我把印刷品放在旁边,用石头压着,任同学们去拿,这就不算撒传单了。
    
    (二)我给学生讲赵紫阳
    有人问:赵紫阳是谁?我就给他们介绍,人越聚越多。最多时约有30多人。我说,赵紫阳当过国务院总理七年,后来接任总书记,人们公认他在经济体制改革中起到了卓越的作用,七十年代有句民谣,在全国广为流传:“要吃米,找万里,要吃粮,找紫阳”。当时赵紫阳是四川省委书记,力主改革,四川粮食年年高产。万里当时是安徽省委书记,这两人都是经济改革的闯将,贡献多多。
    
    后来赵紫阳当了国务院总理,提出要政治体制改革,提倡党政分开,在国务院的各部委推行废除中共党组的改革,以便使行政首长能独立行使权力。1989年,赵紫阳担任总书记,支持大众的民主诉求,反对调军队镇压学生,主张走民主、法制途径解决问题。高层让他检讨,当时如认了错,即使不当总书记,也可保留政治局常委或委员,能继续享受高官厚禄。可是他拒绝检讨,宁愿不做官,也要坚持真理。结果被软禁了十六年,失去了人身自由,直至2005年去世。对这样一个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做出重大贡献的最高领导人,为了中国的自由民主不惜丢掉高官,忍受软禁的人,品德是高尚的,事迹很感人,值得我们追思,悼念。
    
    我写的《清明祭奠专辑之五》《清明祭奠专辑之六》都是悼念赵紫阳的。
    
    (三)我给学生讲蒋介石
    我贴出的《清明祭奠专辑之七》是《为什么要悼念蒋介石》,学生对此很有兴趣,不断提问,为此给他们讲了不少,还讲台湾历史。我说:蒋介石在中国历史上有过杰出的贡献,我不是说他没有错误,没有缺点。有人说他专制独裁,其实对专制独裁也要分析,很多国家领导人在特殊的情况下,比如说战争状态下,看起来很专制很独裁,但这是当时环境的要求,也可以说有一定必要。比如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罗斯福,当时战事紧迫,有一些重大的事,他来不及让议会讨论,就自己做出决定,好象是独裁,其实是必要的。美国总统任期是两届,但罗斯福却连任总统四届,这是不是专制?是不是独裁?是不是违宪?我认为不是这样。因为当时的世界大战那么紧张,如果进行竞选,候选人互相辩论造势,会不会泄密?会不会被日本间谍破坏?所以当时的罗斯福连任四届,不能说是专制、独裁。
    
    蒋介石1949年到了台湾,他所遇到的情况和二战中的罗斯福不尽相同;当时大陆要解放台湾,双方剑拔驽张。台湾的兵力远远不及大陆,要防备大陆军队渡海,登陆台湾,他必须用最大的精力去关注军事。在这种状态下,当然有些独断的行为和专制,也可能会误伤一些人,对当时的蒋介石,应该放到历史环境中去评价。
    
    蒋介石在台湾的功绩我觉得有几个方面。其一是,他在台湾主政二十余年,正是台湾经济起飞的时候,台湾成了亚洲的四小龙之一有蒋介石的功劳,这是很不容易的,当时的财政开支有50%用在军费上。我问同学,你们知道亚洲四小龙是哪些吗?很多同学不知道,有些同学答对了。
    蒋介石在台湾的另一项工作是进行改革。比较著名的有:推行台湾的和平土改,推动台湾的地方自治, 50年代初,台湾的乡镇长已经直接选举。后来又实行县长的直接选举。
    
    蒋介石在台湾的第三个功劳,是他捍卫了中华民国的法统,法治比较独立,新闻比较自由,有很多私人的媒体可以表达民意。
    
    第四,他加强军备,防止外界的的武装攻占。最近马英九讲到蒋介石的功劳时说:“如果没有蒋介石,台湾早就进入了铁幕。”这也有蒋介石的功劳。
    
    同学们提了不少问题,我都一一问答,根据他们的要求,我也介绍了自己。
    (四)公安和平民在照相上的不平等
    “公安”在不断地寻找角度,从远处给我照相,我心想:我敢贴,敢讲,还怕你照相吗?我出现在公共场合,公安可以随意照相,如去年选举,这次的宣讲清明,祭奠先人,他们都给我和我周围的人照了很多相。但是平民照相的权利,却受到很多的限制,有很多不准照的讲头。如昨天在山大新校我们的照相只因为其中有一个便衣“公安”也被照进去,他们就一定要把那张照片消掉。有次我去山东省委办事,在门口的出租车里给大门照了个相,结果被警卫强迫消去了相片。再如2006年我们在沂南声援陈光诚,摄影留念,警方说我们的照片中包括了警方的人,硬是抢走相机。中山大学的艾晓明教授,在武汉给一些在公园讲法律的维权人士照了相,结果也被收走了相机。几天前济南维权人士张金凤,也因为在维权现场拍照,不但被收走了相机,而且还被关押了十天。
    
    凡此种种,都说明了中国大陆的警方具有一般公民所没有的特权,他们借由自己的特权,可以任意照相,并且肆无忌惮地侵犯公民权利,要求公民消除相机中,他们认为不合适的照片,他们可以抢走某些公民的相机。
    
    他们要达的目的是什么呢?我想无非是害怕公民把他们的恶行拍照下来,公布出去。
    
    警方强迫拍摄者消去照片,甚至抢走相机,这种现象,不但多次出现在济南,还出现在武汉,沂南,由此分析,这很可能是中央某个部门统一下的令,看来在将来的立法中,应该把保护公民的采访权,记录权,做为一项内容固定下来。
    (五)和公安周旋
    我与同学们讲了好一阵子,那位副处长又来了,说:“孙老师,你到我办公室,和你谈谈。”我说我不能去,有什么话你在这里当大家面讲吧。他一定要我去,我就说:“你有逮捕证吗?你有拘留证吗?有传唤证吗?”他说:“哪里的话。”就走了。
    
    过了一段时间又回来,看来有点火,对我粗声粗气地说:“我要你到我办公室,告诉你,我只等二分钟。”我装没听见,继续讲,过了一段时间,他出来对我说:“孙老师,你讲话,围了很多同学,会妨碍交通”;我对站在后面的大学生说:“后面的同学都往前站,让出路来,不要妨碍交通。”这时,几个公安一起出来,哄走了同学,但很多学生还是站在远处不愿离开。我看天色已晚,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这时不少同学走过来,要求和我一起照相,留念,我都一一满足了他们的要求。有同学一直送我,并索取专辑。
    
    二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直在听我讲话,出了老校校门,还一直送我很远。一位山大老师要了很多“专辑”,他说,明天代我散发;另一位毕业于西北大学数学系,是57年的老右,对我的观点表示支持。回到家里,天色已暗。
    
    (六)四壮汉骚扰民宅
    我进家已经很疲劳,刚坐定一会儿,突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有四位彪形大汉,自称是“网友会”的成员,要和我“交流”,还不等我回话就进了屋,东张西望,要拿走我的资料,我一看不对头,就请他们出去,他们竟说:“我们是来和你交流的,你网上发表的观点很不对头。我们不同意,要和你交流。”我说:你要交流我欢迎,但要先约好,今天没空,我还要去会朋友。他们说:我们和你一起去。我说:请吧。等他们出来,我关上了防盗门,他们在门外又嚷嚷了一阵。
    
    这显然是一次骚扰民宅的行为,是违法的,是谁指使的,也可想而知,但是到哪里去讲理?我还是休息要紧,明天还有去英雄山祭奠英烈的重要任务。
    
    2008年 4月 4日(清明节)
    今天凌晨,我发现有人在锁我居室的门,急忙起来看,原来是我的家人在锁我的房门,我从她手上抢下钥匙,对她说:“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你不想让我去英雄山,可以直说,为什么要在外面要把我的门锁上?”
    
    讲完之后就继续睡觉。清早醒来,想到今天的任务,是去祭奠英烈,和约好的朋友相会。心里想,朋友原来准备的大花圈,是否能够带到山顶?可能上不了山,我就把事先准备好的白色小花拿出来,也考虑小花可能被别人看见,就用报纸包住。另外,我用黑笔在白布条上写了一些挽联。准备万一花圈到不了山顶,大的挽联也不许挂,我就在纪念塔前献上一束小花,如果没有人反对,我就在小花后面系上一个小型的挽联,像飘带一样,表达我的心意。
    
    一切准备妥当,我要开门出去的时候,发现外面的铁门已被人用铁丝封上了。我心里明白,很有可能是我的家人所为,封住了铁门。(我家的住房有两小套,一间的一套是我的工作间和卧室,隔壁为厨房和我家人的起居室。)听见我的砸门声,家人出来对我说:“我今天就是不让你出去,你在家里呆着吧。”我向她解释我是要去的,我对朋友们有许诺,现在我不去,他们会着急,家人就是不开门,后来干脆搬来一把椅子堵在门口,自说自话地讲:“不管怎么说,我就是不让你去,除非你把我打死,跨过我身体出去。你要带着学生上山,一定会被警察抓走,我绝不会让你出家门。”我用脚踢防盗门,声响很大,引来楼上楼下的邻居,前来询问。后来前面楼房的居民也来了,大家都在劝说。大概九点多钟,我的家人把亲戚及校外的朋友叫来,纷纷劝说。这时我接到了朋友从英雄山打来的手机,问我为什么还没有到。我只得说我的家门被封住了,是谁封的门我没说。
    
    校内的两个老师原本和我约好一起上山,没有等到我,就到我的住处,看到了这幅尴尬的场面,劝也没有用。这样相持到中午11点半,管理学院的党委书记和副书记也来了,我的门才被打开。出来以后,我和书记还有亲戚朋友坐在一起,书记说:“今天是休假日,我在家写发言稿,没想到出这事,就赶紧打的过来。我早就劝过孙老师,敏感时期不要出去。”我说:“清明节算什么敏感时期,另外我想请书记向公安当局转达,以后有关我自己的事,希望他们找我来谈,一人做事一人当,不要找我的家人了,她承受不了那些恐吓打击。”(前几天公安局一行三人,通过管院书记找我家人谈话两个小时,用了很多恐吓性的语言。回来之后她就一直很紧张。我认为今天事情的发生和那次谈话直接有关。)书记讲:“今天就这样,大家一起去吃饭,我请客。”我们8个人,包括四位亲戚朋友,一起去了山大学人大厦,吃了顿还算不错的午餐。随后一位书记开车将我们送回家。
    
    中午休息了一会儿,醒来后我想:既然不能去英雄山,我就把《清明祭奠专辑》贴到山大新校家属院两个布告栏中,贴出去后,一转身就被揭去。我问了很多人,都不知道是谁干的。有人说,也不能怪这些人,要问清是谁指示他们干的。
    
    晚上接到一些朋友的电话,这些朋友都是事先约好到山顶相会的,据说许超在山上的时候,受到国保干预,后来许超电话告我,清明那天他在山顶上遇到几个警方便衣,一定要看他的提包,其中有三个我给他的挽联,分别是“悼念抗日英雄蒋介石”“悼念抗日英雄张自忠”和“悼念思想解放的先驱张志新烈士”。结果都被警方拿走。公安还说以后还要找他。
    
    另一位朋友约了七人到山顶,没有遇到什么阻力,他说,在前一天接到公安的电话,要他不要和孙文广一起上英雄山。还有一些朋友说上山之后,看不到我就下山了,说一切平安。
    
    老校一位老师给我电话,说辅导员告诉学生不要参加孙文广组织的活动。有一位学生电话告诉我,清明前一天开会,老师讲注意事项,第一条就是不要参加非法活动。大家知道这个所谓的非法集会,就是指孙文广英雄山的祭奠英烈事。其实我约他们上山,只不过是见见面,踏踏青,叙叙旧,没有更多的意思,不知当局为何如此紧张。
    2008年4月5日
    今天上午,我把《清明祭奠英烈专辑》贴到南院两个公告栏中。很快又被撕。
    
    下午三点十分,我接到一个山大学生给我打的电话,他说:“我们本来打算去英雄山,但是接到辅导员的通知,说不准随孙文广上山,很严重,所以我们很多人都没有去,请孙老师不要介意。”他把“不要介意”说了几遍。大概是怕我知道上山的人少而伤心。我表示感谢,他却说:“我们要感谢孙老师。”双方都很动感情。我说了再见,等他挂断电话,等了一会儿不见挂断的声音,他接着讲:“请孙老师先挂电话。”我只好挂了电话。
    
    有位山大老师打电话给我说,昨天从我这拿走的很多《专辑》,4月4日早上到洪楼广场散发,两个穿警服的警察要将扭送派出所,挣扎间扭伤胳膊,老师问为什么抓他。警察说:“你知道吗?孙文广是藏独,是法轮功的后台。你现在撒他的传单,就不行,就要跟我们去派出所。”吵了一通之后,传单被抢走,人也没去派出所。
    
    2008年4月6日
    今天是清明放假的最后一天。早上我出去拿报纸,下楼刚走了几步,就看到几个陌生人在晃动,很快钻进汽车开始发动,我看到其中一个是穿着便衣的公安,以前他来过,我还和他说过话。这时我才发现,大概有三辆车,虽然没有警车标志,但无疑是警车,都是便衣警察。遇到一老师,对我说:“又有警察来给你站岗啦。”我说刚发现。他说:“已经三天了,从4月4号开始,在你家楼房周围的不同方向都有车。”他还说:“你的级别还不低啊。”我说:“他们半夜在这值班也很辛苦,要不要请他们到我家来喝点水?”那位朋友说,不必了,不要弄得人家不好意思。我就作罢了。
    
    针对两次撕掉我的《专辑》,我写了一篇《君子动口不动手讲文明》贴到了公告栏,内容是:
    君子动口不动手讲文明
    2008年4月4日清明节,我在山大新校南院公告栏贴出了《孙文广清明祭奠专辑》14页,很快被人撕毁。昨天(4月5日)我再次贴出《专辑》,和前天一样很快被撕。我现请大家帮忙,如果发现谁撕毁我的文章,最好问一下:为什么?请他留下姓名,以便负责,他如果说文章中有违法言论,请他去报警;我也欢迎他打电话指教,我的电话是:88365021,约好了也可以去他府上请教。
    
    我们大家做事,都要光明磊落,“君子动口不动手”,要讲文明,我希望山东大学“君子”多一些,让我们共同建设文明社区。因为观点不同,撕毁人家的文章,至少是不道德的行为,不同观点可以争论,你觉得有错误可以批评。本人呕心沥血编写一个“清明祭奠专栏”,你一伸手就将它毁掉,于心何忍?如果有人在背后指挥,那更不应该。
    
    伏尔泰曾经说过:我不赞同你说的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在任何公共的发言场所,无论你来自哪里,你都拥有平等的发言权,可以就任何一件事情发表自己的想法.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如果你尊重自己的权利,也希望你尊重我的权利。
    山东大学管院退休教授孙文广2008年4月6日
    
    2008年4月7日
    今天放假已经结束。昨天贴出的《君子动口不动手讲文明》,已经被撕掉了。早上出去,又在东门的公告栏中贴了一份《君子动口不动手讲文明》,西门的还在,没有被撕。这次贴出的加上了“当日贴出被撕,4月7号再贴,请留三天”。 (注:该张贴真的保留三天,至4月10日都没被撕)
    
    今天碰到几位老师,跟我说,《专辑》内容很好,可惜没看全,希望我再送他们份完整的。但是也有一位老师悄悄告我:有人背后说你有神经病,还有人说你可能有什么癖症。这位老师认为,那些人多是既得利益者,他自己认为我写这些是出于个人理念。
    
    2008年4月8日
    在山大新校南院西门贴出的《君子动口不动手》,两天没被撕,今天上午第三次贴出了《清明祭奠专辑》,到晚上也没被撕。
    
    今天公安把许超(他清明在英雄山被抢走挽联)叫到派出所,问他是怎么认识孙文广的。还跟他讲了治安条例,以后对他讲,不准悼念张自忠,不准悼念蒋介石,训斥了一番,4月4日拿走的提包和毛主席像章都没有归还。
    孙文广:清明日记三——与公安周旋 给学生讲人物
    孙文广:清明日记三——与公安周旋 给学生讲人物


    
    2008年4月10日
    直至今天早晨,我家的一部电话(0531-88563188)还一直受骚扰,拿起话筒就会有尖锐的报警声。
    
    在公告栏贴出的《孙文广清明祭奠专栏》,已经三天未撕,清是祭奠日记也告一段落。
    2008年4月10日于山东大学(0531-88365021 13655317356)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4/200804101311.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