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绝食日记(二>)/郭飞雄妻子张青张青
(博讯2008年04月10日发表)

     在漫长的接近四年的周三绝食抗议日,我将写下绝食日记,为的是纪念每一个从时光之流中跳跃出来的非同寻常的这些日子。身体的历炼,就是心灵的历炼,每一个绝食抗议的日子过去,每一个24小时绝食过去,我都感到自己的精神更加坚固。
    
     众多的日子,如同雪花飘落在水中,无声无息,消失不见。但寥寥数笔的描绘,就可以固定住那个日子,那天的光线、风、声音、心情,都可以回忆起来。 今天2008年4月9日。星期三。我的第22个绝食抗议日。阴雨天。天色阴沉,光线黯淡,没有风。今天郭飞雄严管三个月期满,我给梅州监狱打电话,问什么时候,我可以去会见。 (博讯 boxun.com)

    
    自2008年元月22日,我去梅州监狱探视郭飞雄,被拒绝并被告知对郭飞雄严管三个月以来,我一直没有见到他,三个月的严管,横跨2007年,2008年,春节也包括在其中,过大年 前,我千里迢迢去梅州监狱探视他,被狱方拒绝。随着这没有像样严管理由的三个月时间的即将过去,我多次打电话询问情况。狱政科的警察说会通过信函通知我具体的会见时间 。并说信件在4月9日左右会送达我。
    
    今天正是郭飞雄严管三个月期满的日子。我没有收到会见通知。上午11点,我打电话给梅州监狱狱政科问会见的事,一个女士接电话,她说: 她不知道情况。只有科长知道,科长不在,科长到里面去了,办公室只有她一个人。第二次打电话是在11点55分。没有人接听。可能是下班了。
    
    下午三点多,我再次打电话到梅州监狱狱政科,接电话的还是那个女子。我说我上午打过电话,是你接的,科长在吗?她说:科长还是不在这里,他又去里面了。她说,你说的会 见的事,我问过科长了,科长说会见通知书已经寄出去了。什么时候寄出来的通知?我问。她说:这个我不知道。科长没有说什么时候寄出的。会见的时间通知上应该写得很清楚 。我想知道他(扬茂东)现在在什么区,他以前在六区的。女警说:这个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查到他在什么区吗?她说:不知道。我这里查不到。
    
    现在,我只有等那封据说已经寄出的信到来,看上面说的会见时间是那一天,然后去见他,见到他之后,才能知道真实情况。自郭飞雄2006年9月14日入狱至今,已是18个月过去 了,我还只是获准探视他两次,时间加起来不过一小时。时间一天接着一天过去,已经一年半的时间过去了。他入狱已经一年半。昨夜的梦境非常的奇特。在一个本该熟悉的地方 迷路,奇特的事情,奇特的场景,已记不清。又有什么事情来临,又有什么事情正在来临。再见到他的时候,不知道又会是听到什么样的真实,不知道又会是怎样的暴风雨?回想 这几年的时间里,常常是在一段时间相对安静之后,去面对暴风雨一样的掩盖着的震撼的真实。
    
    今天教金宝做加法,这是第一次教他用竖式,以前一直让他用心算口算。他和我挤坐在电脑前的椅子上,他做加法,口里念念有词:要不要进位?对啦!这不是很简单吗?164对 吗?他拉我的正在写字的右手,让我看。我看,75+89,对。再做心算吧。这些太简单了。他说。谁说的,这些都是要学习的。好,听好,口算,269+269.他说:200+200=400 ,60+60=120,现在就是520,9+9=18,最后等于538.这太简单了。他说。看他做完的8道加法,我说,你看你这一题没有写整齐,要个位对个位,十位对十位,不能全都挤在 一起。把这些擦掉重写。他不肯。说做完加法该看电视了。他看起了《猫和老鼠》。
    
    来自: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4/200804100137.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