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蓝天,白日,宝岛绚烂的春天——台湾总统选举随想/张成觉
(博讯2008年03月23日发表)

    张成觉更多文章请看张成觉专栏
(一)

     “蓝天,白云,俄罗斯绚烂的春天。” (博讯 boxun.com)

    
    这是50年代初大陆初中语文课本中,一篇介绍电影《米丘林》的课文开头。寥寥三个词组,十二个字,描绘出一幅美丽的画面,使人神往。
    
    心目中台湾总统选举的翌日,也是类似的景象。把“白云”改作“白日”,因为“青天白日旗”是国民党党旗。那是烈士陆皓东设计的。
    
    对陆皓东一直非常敬佩。他的故事我在上小学时读过,六十年前的事了。当时的《国语》(即语文)课文中,提到名字的记得还有“国父”孙中山,武训,洪秀全。他们之中,陆最年轻。
    
    手头有一本台湾编的《中文百科大辞典》,在“陆皓东”的词条下写着:(1868-1895) 广东香山人,名中桂,以字行。致力于革命,创制青天白日旗。清光绪21年,广州起义,事泄被捕,与邱四、朱贵全慷慨就义,年仅27岁。
    
    今年适逢陆冥寿140岁。国民党经过“八年生聚,八年教训”,在台湾重新执政,烈士英灵,应感快慰。
    
(二)

    含笑于九泉的,当然还有“国父”兼国民党“先总理”孙中山。陈水扁时期“去中国化”,“国父”已少人提了。海峡这边虽出于统战需要,仍肯定孙中山功绩,但也不提“国父”这个敬称。不过,我依然认为,孙中山无愧于“国父”称号。
    
    “余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国之自由平等。”“国父”八十多年前言之谆谆,无奈继承者听之藐藐,至今犹未竟全功。
    
    目前,海峡两岸中国人聚居处,实现“自由”的是台、港、澳三地,面积为三万七千余平方公里,人口约三千万。而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国土、十三亿人口的大陆,则视“自由”为洪水猛兽。上世纪80年代中,邓小平宣称“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要提一百年。那就是说,直到2080年,大陆如果还是中共的“党天下”,就依然无自由可言。
    
    或者现时16个月大的我那个混血儿外孙,可以看到自由的曙光在神州大地冉冉升起?所幸他是自由神诞生地的公民,即使看不到也不致在暴政下“吃二遍苦,受二茬罪”。
    
    至于“平等”,如果按诺贝尔奖获得者弗里曼的说法,它意味着所有人“在同一起跑线上出发”的话,大体上台、港、澳也做到了。以政坛首脑人物论,马英九是国民党政府公务员的儿子,家世并不显赫。陈水扁更是出身台南县农家。香港的曾荫权父为警察。这都和刚就任大陆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之“太子党”背景大不相同。而胡锦涛虽属普通商人之子,却是靠邓小平“钦定”出头的。
(三)

    政党轮替,是民主政治题中应有之义。被尊为“五四”运动总司令的陈独秀,晚年经过反思觉悟到:
    
    民主主义是人类发生政治组织以至于政治消灭之间,各时代(希腊、罗马、近代以至将来)多数阶级的人民,反抗少数特权之旗帜。“无产阶级民主”不是一个空洞名词,其具体内容也和资产阶级民主同样要求一切公民都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之自由,特别重要的是反对党派之自由。没有这些,议会或者苏维埃同样一文不值。(陈独秀《我的根本意见》,1940年11月28日)
    
    对此,胡适给以极高评价,认为陈有关篇什是“中国现代政治思想史上稀有的重要文献”,他说:“在‘特别重要的是反对党派之自由’这十三个字的短短一句话里,独秀抓住了近代民主政治制度的生死关头。”(转引自李慎之《风雨苍黄五十年》,明报出版社,2003年,64页)
    
(四)

    毛曾经指美国的两党制“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是假民主。中共更经常斥之为资产阶级搞的“形式民主”,宣称他们在大陆实行的是无产阶级的“实质民主”。其来源出自列宁1918年写的《无产阶级革命和叛徒考茨基》。列宁在该书中针对考茨基宣扬的资产阶级的“纯粹民主”,或曰“形式民主”,大言不惭地吹嘘“无产阶级民主比任何资产阶级民主要民主百万倍”。
    
    应该说,这一套似是而非的高论曾骗了或唬了许多人,特别是主张民主的57年右派。例如,李慎之先生就对之“服罪认输”。可是,到文革时期,他“慢慢体会到原来实质民主必须要有形式民主作保证,两者只要是真干而不是假干,就不应该,也不可能有任何区别。”(同上,65页)
    
    他后来读了陈独秀上述论述,“更是恍然大悟,根本没有什么资产阶级民主和无产阶级民主的不同,也没有什么旧民主和新民主的不同,民主就是民主。”(同上)
    
(五)

    因此可以说,台湾的民主就是民主。它无疑还有很多不足,不成熟的地方。若套用大陆的一个词语,就是处在“初级阶段”,有待不断完善,继续巩固与发展。但在中国人社会里,这毕竟属于“开天辟地第一回”,弥足珍贵。借用鲁迅的一个比喻,好像幼儿学走路,开头走得不成样子,甚至一再跌倒。可是,无论怎样愚笨的妇人,总是会让这个孩子继续走下去。(大意如此)
    
    在民主政治的道路上,台湾早已跨过了幼儿学步的时段,进入梁启超所击赏的“少年中国”“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年代。全球炎黄子孙都为此欢欣鼓舞。
    
    回到本文题目。当年吾师解释“绚烂”,说它是五光十色的意思,有别于“灿烂”。后者带光彩。我觉得,台湾这次总统选举,固然是五光十色,丰富多彩。但它也是耀人眼目,极具亮点的。
    
    “小马哥,加油!”“台湾的父老乡亲,加油!”,让宝岛的春天更加明媚,光芒万丈!
    
    (08-3-23)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3/200803232322.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