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方影竹:杨洁篪香水五滴 裹脚布气味依旧
(博讯2008年03月20日发表)

    
    1942年2月8日,毛泽东要求莫搞党八股。谁想子孙不争气,这次“两会”的各项报告和发言中,“装腔作势,借以吓人”、“语言无味,像个瘪三”、“甲乙丙丁,开中药铺”等罪状俱全,篇篇在回应毛的评语:“写长文章,但是没有什么内容,真是‘懒婆娘的裹脚,又长又臭’。”
     (博讯 boxun.com)

    3月12日外交部长杨洁篪的答记者问,人们翘首期盼有一股清风吹来。这期盼是有理由的。因为外交部就是玩辞令的,加之蛮悍部长李肇星已下台,新部长的儒雅幽默已先声夺人,又加之这是今年“两会”中答记者问的第一炮,自然悬念吊得高高。
    
    我耐心地把两个小时的记者招待会全程看完。字字句句,部长的,译员的,记者的,都为我捕捉,他们的神态,只要镜头所摄进,也没有逃开我的眼睛。结果呢,不是炮声,而是泡影。
    
    原来大家都想错了。中共做事离不开愚民谎言,出场离不开道貌岸然,党八股是共产党的安身屋舍,没了党八股,中共就成了无家可归者,他杨部长,岂能例外?他的回答,大部分是党报上的建筑构件,他搬过来,做一次积木游戏而已。当然,他不是没有刻意红袖添香,但大局底定,几滴香水不起作用,裹脚布气味依旧。
    
    第一滴香水是杨洁篪谈到2010年在俄罗斯举行的“汉语年”时,他说:“我希望在座的记者,外国的女士们、先生们,也能够抓紧学中文。我认为中文是世界上最容易学的语言之一,否则很难解释为什么有13亿人选择中文作为他们的母语。”
    
    这是一处上乘幽默。其卖点在于反常理而出新意。人本来无法选择出生地,就如同无法选择父母一样,杨部长把说汉语说成是13亿人自由、自愿的选择,妙趣油然而生,会场上不少人会心微笑,后来意大利广播电视公司记者回应:“很抱歉,我得用英文提问,因为我是属于为数不多的一些人,觉得中文好象并不是世界上最简单的语言。”此公以否认示神会,更为部长的幽默加了分。
    
    第二滴香水是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记者举出知名运动员宣布因为担心北京空气污染而退出了奥运竞赛的实例,责难北京环保不过关,杨洁篪也举出实例,以毒攻毒:“有一点不可抹杀,中国很多的运动员是在中国的运动场上,特别是北京的运动场上打破了世界纪录,所以我相信,各国运动员在其他地方如果不能打破世界纪录的话,到北京来也许他们(打破世界纪录)的机会更多一些。”这一“幽默”,偷换论据,强词夺理,庇护腐败,但不失为过关术的巧用。而从会场上的反应看,多数人依然呆如木鸡。
    
    第三滴香水是本国记者(英文《中国日报》)问到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方面,中国是否应该承担更多义务时,杨洁篪发明了“面包片论”,加以搪塞。他说:“ 三个中国人的排放量,还抵不上发达国家一个人的排放量,好比咱们吃一顿早饭,一个人吃三片面包,另外三个人每人只能吃一片面包,谁应该节食呢?如果按照人们所说的‘人人生而平等’的观点来看人均的能源消费,我想有一些人就不必要那么振振有辞地来宣传中国的排放量如何之大,似乎他们占据了道义的制高点。”这还是拿中国人口多说山。昔日江泽民动不动就急扯白脸地对外国领导人说:“我送你几千万人给你,看你怎么办?”他们掩盖了骇人听闻的事实:大量财富集中在少数权贵腰包里,国库财富用于非急需的面子工程上,豢养百万“镇暴”武警和封锁信息的网警高待遇上,以及穷兵黩武的军费上!
    
    主持人让“那位穿红毛衣的女士” 发言,这位红衣女朱唇启动,与其说是记者提问,不如说是事先为颂扬部长而拟好的美女广告。她说:“我们从电视中看到您和政协委员一起唱评弹的情景,给大家留下了非常深刻地印象,您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的业余生活?另外,很多媒介评价您是儒雅不失睿智,沉稳又不失幽默,我们想知道这是您的性格使然,还是多年外交工作形成的风格?您认为您是什么风格的外交官?”原来此女士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是自家人(中共)中的自家人(外宣)呀!广告费就免收啦,尽管“儒雅不失睿智,沉稳又不失幽默”的广告语,并不高明。
    
    此时本来是部长发挥幽默才能的好时机。部长也未必没有这方面的才能,但他不敢。他宏观一句:“关于个人的风格,我想中国的历任外长都有个人的风格,但是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广交天下的朋友,促进和平发展事业。”微观一句:“我本人也喜欢练练毛笔字,打打乒乓球,听听南腔北调,特别是京剧和评弹。不过现在这种机会不是越来越多,是越来越少了。” 他怕才高盖主,说话不慎,脱离模式,一失言成千古恨!另一方面,杨洁篪在全程发言中,多次提到胡的提出和谐,温的强调和谐,领导人在外交工作上的榜样,媚上字眼,象韩信用兵,多多益善,而宁可忍痛让这滴谈自己的香水变清水。杨部长,您真会来事儿!
    
    第五滴香水至浓至烈,他说:“我是属老虎的,但是我在同外国同事们打交道的时候,我要平心静气地讨论如何促进双边和多边的关系,如何来携手为解决地区和世界的问题共同来作出努力。当然,他们肯定知道我会坚定地扞卫中国的利益。”这句话的重点,显然在末端。对于每一个共产党员来说,对敌坚定,是个立场问题。立场不稳,同党中央不保持一致,轻则乌纱掉,重则命难保,这就是中共的历史。外国人体会不深,而精明的杨洁篪,明里是谈外交,实则是向胡温表态:对美斗争不懈,对台武力震慑,对“六四”,对达赖,我的立场和你们一致,不会动摇,你们一声令下,我出击如猛虎!
    
    也就在“两会 ”期间,台湾马英九和谢长廷也在发言(辩论),他们的每次发言,以三分钟或六分钟为限,超过五秒,麦克风消音!但就在这几分钟里,他们照样阐明政见,巨细无遗。言之无物,谁敢?毛泽东批党八股,也是在“装腔作势”。他未必不知道,靠专制制度治天下,就不能说真话;不搞云山雾罩,愚弄民众,就无路可走。于是,密室内的一言堂和讲台上的裹脚布,一体两面,谁也离不开谁!
    --------------------------
    原载《议报》第34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3/20080320003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