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中国股市狂欢已近尾声/冼岩
(博讯2008年03月18日发表)

     本次股市大牛虽然有多种经济的因素,例如流动性过剩、人民币升值预期、隐性通货膨胀等等,但在不到两年内股指接连翻番,早已将这些因素消化殆尽。时至今日,真正支撑股市非理性快速上行的理性依据,其实还是政治:十七大、08奥运,等等。时隔多年,中国股市的政策市、消息市属性未改,市场仍处在庄家时代,只不过庄家的成份有所变化,上市公司高管在其中扮演了更多、更主动的角色而已。
    
     (博讯 boxun.com)

    由此来看最近管理层接二连三的出手,含意一目了然。在短短几天内,由“组合拳”到印花税调整,管理层的意图、决心十分明显,那就是为过热的股市降温,降低未来的市场风险。在一种政策市上,政府的意图具有决定性作用。通过十几年的风风雨雨,庄家们学到的最大教训是:无论如何不要和政府对着干,顽抗到底的结果无非是促使政府再出新招,那是和自己的钱包过不去。因此,平时在股市呼风换雨的庄家,一旦发现政府“动真格了”,马上会反应过来,跑得比谁都快。
    
    庄家能够跑得比散户快,靠的主要是两点:一是以假动作诱使散户入场“抄底”,二是斩仓果断——他们的利润早就在那了,而且,久历风雨的庄家,对股市一般不会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当然,真正的大鳄还都有转移损失的手段,在股市溃退中蒙受重灾的不仅是散户,还有基金的购买者,以及一些“所有者缺位”的国有资源。
    
    因此,大盘的一泻千里虽已不可避免,溃退的方式却有两种。一是从现在开始一去不回头,溃退的速度永远超出散户心理承受的转换速度,使他们总是“来不及”撤退;二是分阶段下跌,在每一阶段都会有回光返照的高潮,让缺少经验者误以为又见“抄底”良机。前一种可能性会在大部分庄家已完成撤退时发生,毕竟管理层发出信号已非一日,庄家的鼻子永比散户灵,他们可能已悄悄完成撤退,少数顽冥不化者只能沦为牺牲品;后一种可能性是在庄家还未来得及完成撤退时发生,虽然真正的大鳄、所谓“背景人士”肯定早已得到消息退走,但大多数庄家迟了一步,仓重难调头,还未完成操作——水深处虽已清澈,中上层仍然浑浊,必须将水进一步搅浑才能悄悄退却。此时往往会出现一种奇怪现象:市场上大量存在的根据各种“内幕消息”赚钱的散户,会突然发现他们的消息源不灵了。原因很简单,庄家在透出消息时,既是卖你人情,也是借众人之力助长火焰;在庄家“收功”撤退的关键时刻,你是不可能得到同步信息的。除了极少数不可得罪的“坚挺人士”会收到暗示外,大多数消息跟风者会在大盘溃退时沦为垫底者,这也是庄家放出“消息”的妙用之一。
    
    毫无疑问,管理层手中还有筹码,利空、利多都有。如果市场稍挫后依然牛势不改,新的利空就会出台;如果市场溃退遵循上述第二种方式发生,不退到深处利好也不会出来;如果溃退遵循上述第一种方式,暴跌不止,管理层将不得不出台利好以救市。但在市场已成惊弓之鸟时,任何利好其实都无济于事。因此,市场溃退究竟将采取哪一种方式,实质还是由市场本身决定,换言之即由庄家的现状决定——庄家虽无力对抗大势,却有能力影响节奏。
    
    其实,管理层的意图只是实现“软着陆”。但在中国股市这种非理性结构的土壤上,这样的目的从未实现过。中国股市不是暴涨,就是暴跌,这一回也不会例外。不过,此轮管理层的干预及时,应该可以减小震荡。换言之,由于管理层的干预及时,很可能许多庄家还未完成操作,他们不得不左右大盘按上述第二种方式分阶段溃退,这就为散户赢得了时间和机会,就看你能不能克制欲念,抓住此轮最后的机会。
    
    第二种溃退需要舆论方面的配合,所以,在5月18日央行推出货币政策“组合拳”,利率、存款准备金率、汇率“三箭齐发”,管理层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时,却有学者如樊纲出来“保驾护航”,信誓旦旦地声称:央行政策针对的只是货币供给和流动性过剩,对于证券市场的风险,政府不会出台相关政策干预市场——此时此刻作此声明,不是真蠢,就是屁股决定脑袋,人们不难判断他究竟属于哪一种。昨日的印花税调整,其针对性已无法含混,于是又有人出来“导向”:政府此举目的只为使股市回归常态,而非打压——回归与打压,在此时此地还有分别吗?什么是常态,1千点,2千点?
    
    股市狂欢已近尾声。心存侥幸“死了也不卖”甚至还准备逆流而上“抄底”的人,注定要成为这一轮击鼓传花游戏中的终结者。没有及时作出选择也是一种选择,既然作出了选择,就要有心理准备:承受为期几年的惨淡,等待下一次的牛抬头。
    
    机会,总会有的。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3/20080318103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