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曾金燕如是说(9):自由离我们有多远?/李俪洋
(博讯2008年02月29日发表)

    晓兰冒冒失失地进门就喊;自由了,曾金燕自由了。。。
    我正清理着凌乱的办公室,听她这么一嚷,连忙开电脑。
     (博讯 boxun.com)

    久违了的曾金燕的声音悠悠传来,听了一遍又一遍。
    晓兰那张由于兴奋而发光的脸,开始变得暗淡。
    
    “她自由了么。”我问。
    “当然没有,只是允许她用手机了而已。”晓兰回答。
    “那你为什么说曾金燕自由了呢?”我追问。
    “大家都这样说的,圈养惯了,能打电话就以为是自由了。。。”
    
    静了一下,我开始阐明我的观点。“我认为曾金燕的自由起码应该和我们一样,有出门购奶粉的自由、有与朋友们交往的自由、有恢复自己电话线的自由、有上网书写人生压力个人见解的自由、有支配自己财产的自由。总之,和你我一样正常地生活。”
    
    晓兰晃着她的手说;“你已经说了五次自由了,曾金燕离自由至少还有五步之遥,那我们就接着准备给各国的夫人写信吧,要关注,要奶粉。。。”
    
    她显得从容了些,摊开桌子上的记事卡嘀咕着:“我查了中国的夫人们,胡锦涛夫人是刘永清,温家宝夫人张蓓莉,习近平是彭丽媛、贾庆林的林幼芳
    、吴邦国的章瑞珍。。。国外的,默科尔、多丽丝-施罗德、劳拉、约兰塔卡- 克瓦希涅夫斯卡娅、维若尼卡-贝露施科尼、谢拉-马丁、王后拉尼雅。。。”
    
    
    晓兰继续着她的话题,将连日来追踪到的信息一一分类。
    
    我的思绪却从曾金燕跳跃到了张青、然后是何方、袁伟静。。。政治株连与
    迫害,使这些女人们失去稳定的工作和生活基本来源,她们和她们的孩子被长期围困骚扰甚至关押,对于她们来说,活着,就意味着屈辱、颠沛和极度贫穷!谁能说得清,自由离她们到底有多远?
    
    而我们自己呢,我们眼望着她们的窘境。我们当真能尽情享用我们的每一顿美餐?我们当真能酣眠于每一个夜晚?我们当真能忘却这个民族长期的落魄与苦难?
    
    良心不容我迟疑。我是幸运的,周遭的苦难没有落到我个人身上。但面对别人的不幸,我该怎样尽力来分担?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尽其所能,点点滴滴的争取,持之以恒的努力,自由它还能离我们有多远?
    
    胡佳被捕、曾金燕被困的第63天
    离2008年奥运会开幕还有161天 2008年2月28日
    
    *******(曾金燕目前的处境有所改善,但她仍然没有书写和发表言论的自由。剥夺一个“护夫”女人哭嚎的权力,这激怒了另一个女人----我。这就是我的抵制和抗议方式:捡起曾金燕的接力棒,继续说她不能说的话。) _(博讯记者:李俪洋)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2/200802290110.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