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伟华:是民粹文革?宪政革命?还是权贵资本寡头专制?
(博讯2008年02月08日发表)

    
    作者:伟华
     随着2008年元旦钟声的敲响,随着新《劳动合同法》的实施、全球经济的衰退、资源价格的上涨;民间企业大规模倒闭、物价飞涨之下,中国正迎来一个资本寡头时期。几个强权资本掌握国家经济命脉、左右国家政策、双向掠夺国家资源与民间财富的时代已经来临。 (博讯 boxun.com)

    
    在权力的密谋与寡头的策划下,表面亲民新《劳动合同法》的颁布与实施,正导致民间中小企业的大规模倒闭和中国劳工的大量失业,为官商合体资本豪强廉价兼并掠夺民间与国家资源进一步扫清了道路。与之紧随而来的是,剧烈的社会动荡,工人罢工、业主示威、中产阶层抗议、农民土地产权抗争、市民不满。这从我正在汇编的2008年1月份民权运动群发事件中可见一斑。
    
    在中国的经济危机、管制危机、政治危机已全面爆发的今天,民间民权运动如火如荼,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呈上升势态发展。其强大的震撼力,导致了中共资本权贵日益惧怕其强占国家政治资源的丧失及权力垄断地位的动摇。把民权运动诬称为民粹革命,把民众不满定性为民粹主义,再次成为中共当局及其特殊利益团体的强势话语与舆论吓阻。权力寻租的所谓自由主义学者也举起了民粹主义大棒,声称民间群体维权是民粹文革的再现。
    
    在中国民主建政特别需要动员社会力量支持参与时,某些所谓的伪自由主义知识精英不是反省八九民运失败的精英政治弊端,而是再次表现出对社会力量的深刻惧怕与不信任。他们不是反省自身的权力寻租导致了今天中国的权贵资本主义及由此而来的深刻社会对立,而是再次惘顾正义、是非的与特权利益团体站在了一起。
    
    他们既不反思一个知识分子的责任伦理和对社会应有的道德良知,无视民间苦难而放弃一个良心知识份子的应有立场,还用"非理性"、缺乏"责任伦理"和"民粹"等词句来指责甚至舆论打压绝境中爆发的民权运动与人权抗争,自甘堕落的成了中共当局的打压规制民权运动的舆论打手。
    
    在此,我们有必要明辩中国问题的真相;有必要反思革命与改良的左右派对抗冲突思维范式;有必要把握时代的脉搏,明晰未来中国最可能出现的局面:
    
    一、一个资本寡头专制的未来
    在物价飞涨、企业倒闭、民生苦难的今天乃至未来,中国最可能出现的是权贵资源垄断、中央脑死亡的资本寡头经济时代,最可能出现公共产品更大规模的权贵私有化、出现公权私用暴力镇压下的民间财富非理性掠夺及回归传统、灭绝人性的封建等级奴隶制度。
    
    民间法治维权力量是否能够突破暴力打压?体制内外知识阶层是否形成强大的制度反思力量?成了中国未来是走向现代民主还是传统专制的关键!
    
    一个驻华外国使节说得好:中国的问题很简单,就是500个高干及由此形成的5000个高干亲缘所构成的特殊利益团体资源垄断的问题,解决了这种特权对政治、经济、社会资源垄断的问题,就解决了中国的问题。今天中国问题的真相再不是意识形态之争,而是利益之争!人权之争!持有不同价值观的所谓左、中、右派,有着一个共同的诉求,就是权利意识的觉醒;有着一个共同的渴望,就是攸关自由与发展之人权的制度性保障。其共同的对手,正是这控制一切、"一党独大"、官商合体的资本强权。如何调动社会力量,形成均势制衡下的社会正义,成了解决问题的关键。如何让倒闭的企业业主和中产阶层联合起来,摆脱权力依附、人身依附的悲惨境地,汇聚抗拒强权干预、共建良序市场环境的力量,重建中产阶级的独立精神与公共精神,成为中国能否摆脱资本寡头专制、实现公平竞争、实现民主政治的关键。
    
    由此,我们得以清晰的看到,在资本寡头控制一切的未来,中国将迎来一个社会力量大联盟的时代,它将在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所有领域,反对特权垄断,倡导公平竞争,追求机会均等、自由竞争。
    
    而摆脱传统左、右派对抗思维惯式,让象牙塔中的知识份子走向社会、了解社会、关注民间疾苦、信任民众,让各阶层民众了解事实真相、理性参与公共事件民主决策与公共政治建设,形成社会良知力量的横向联盟,成了解决中国问题的关键性入口。
    
    二、民权与民粹之别
    今天中国爆发的民权运动不是民粹主义,在此有必要打破中国左右派传统思维惯式中的革命与改良思想,实现观念的转换与超越,明辨谁是民粹主义。
    
    正如刘晓波先生所说的那样,民粹主义是反特权、反精英、反知识、反财产暴发户的一种思潮。它要求国家计划、平均分配、结果均等,盲目服从国家强制与领袖恩赐。
    
    作为一个孜孜不倦的真理探求者,作为文革的见证者,我不但明白民粹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且还由于对文革式民粹暴行的深刻反感而探索着避免这一切再度发生的思路,充满热忱的期待着天赋人权、私权神圣、法治宪政的落地生根,期待着公民独立人格与自由精神的确立。并由于宣扬个人的独立见解,而遭遇到无所不在的文革式集体暴力的打压、恐吓、栽赃陷害与清算。在我看来:
    
    一方面,民粹主义的源头源于特权垄断下刚性的社会等级、人才资源自由流动的受阻,是庸众与精英、愚昧与智慧、大众与圣人的强制性分割,是丧失是非善恶基本价值判断下的领袖盲从。那种传统的王道政治、黑格尔的绝对理性、尼采的超人意志、马克思主义的"绝对真理",在成就了天人合一、替天行道的古代帝王和近代"超人"拿破仑、希特勒、列宁、毛泽东的同时,也成就了无知盲从之庸众的民粹激情,同时,还消灭了一切批判性的社会反思力量,把一切希望寄托在超人精英的英明指引下。
    
    当中国湖南雪灾爆发,电视中播出温家宝总理面对冷漠的电塔维修工人声嘶力竭、苦口婆心时,我们得以看到在社会利益多元化的今天,这种民粹主义领袖崇拜情节的荡然无存与中共中央政治意识形态动员力的空前丧失。公民理性计较取代民粹激情而成为了时代的主流。中共中央某些亲民领袖或民间英雄主导发动的民粹运动根本就没有其社会动员力,一切只为利益驱动,向金钱低头,这就是市场化契约伦理转化的中国真相。人们终于明白了,人是有限的,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道德完人、圣人、超人,更没有来自圣恩的无偿恩典。一切的希望所在,只能是公民的自主、自决、自立和对所有人都公正的良序制度。即使民众痛恨官权腐败,历史不再可能回到原点,毛泽东的民粹文革不可能再发生。
    
    而另一方面,今天中国经济的发展,是中共特权垄断刚性制度的逐步瓦解与破碎后带来局部经济自由空间的后果,民权运动的的日益壮大,则是这种自由空间的再度被压缩的后果。它直指寡头经济垄断而要求公平竞争,要求游戏规则的程序正义,反抗不公正的伪竞争。追求的是公平公正的市场经济秩序、个人合法所得的私有财产保障、不可侵犯的公民权利与自由;反抗传统的身份定位而追求个人的法定主体地位,抗拒统治与被统治的纵向人身依附,倡导的是平等尊严与人格的平等合作与公平竞争关系和契约伦理。它要求政府的公共决策既要得到公众的授权,又要求公共权力的行使必须受到社会的监督;他以纳税者的身份行使公民的合法权利,追求自己的合法所得,而不是民粹臣民乞求青天恩赐财富。
    
    民粹主义是国家计划、权力垄断、特权腐败的必然后果,它必然导致革命与改良的恶性循环。民权运动是市场化中权利意识觉醒的必然后果,在反抗资源垄断、寡头经济的进程中,其目标直指市场公平竞争机制下的宪政法治、天赋人权、私权神圣、民主政治。
    
    计划经济追求的是结果均等、国家计划、人治强权;市场经济追求的是机会均等、市场优化配置、公平竞争、法治正义。现在的公民维权与民间反抗正致力于打破权力垄断,建立公平竞争市场。那种把民权运动制衡官权腐败视作民粹主义,本身就是罔顾社会正义、缺乏良知与社会责任的权力依附立场。在这里有必要明辨国人现在追求的是平均分配还是均等机会下的公平竞争?是要求计划经济还是市场经济?是回归公有制还是公正私有化?是公民的独立人格、自由精神还是人身依附下的奴隶状态。
    
    三、未来可能发生的宪政革命乃至颜色革命
    在此资源逐步垄断、自由再度丧失、寡头经济崛起时代,中国最可能发生的不是民粹革命,而是由民权运动上升而来的宪政革命。那些体制内外的伪自由主义精英分子有必要明辨民粹与民权之别,与经济寡头主义划清界限,更不能以"民粹"为借口充当中共政府镇压民权运动的舆论工具。
    
    当资本权贵继续垄断资源、腐败贪婪、野蛮掠夺民间与国家财富时,民众有权利剥夺他们的一切非法资源、财富,重建良序经济市场、匡扶社会正义,由此引发对抗博弈下的民权运动与宪政革命,它绝对不是民粹主义,而是民主建政的一部分。
    
    当中共中央政府与权贵结盟继续鱼肉百姓、掠夺民财时,经济危机、管制危机的尽头,必然是民众群起联动的颜色革命,它绝不是枉顾人权与人道的民粹革命,而是终结中共暴政,创建民主中国的辉煌时代进程。
    
    字于2008年2月7日(2008年风雪已去的大年初一) _(博讯记者:反抗者)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2/200802081413.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