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胡佳案的三个请求/翟明磊
(博讯2008年02月03日发表)

     2008年 1月31日在胡佳被正式批捕第二天,胡佳终于见到了父母,并切了父亲的生日蛋糕。据其律师转述家人的意见:说胡佳身体健康,身体没有受虐痕迹。
    
     壹报对此表示谨慎的认同,响应民间的呼声,政府终于迈了人道的一步,对此应以肯定。胡佳并没有象郭飞熊一样受到酷刑。让亲友悬着的心稍有落定.但我们仍有几个疑问与请求。 (博讯 boxun.com)

    
    一,请回答胡佳是否及时用药
    
    胡佳是一个严重的肝硬化患者,消息只指出“身体健康”,但对公众最关心的细节——“胡佳是否能及时按时用药”没有回答。因为家人送的药被公安拒绝,这一疑问悬在公众心头。希望政府做出进一步解释,并请胡佳出面见到律师。律师在合适的时机能进入案件,获得相关资讯。
    
    二,解除曾金燕的软禁
    
    胡佳的爱人曾金燕并不是同案犯,软禁她与孩子理由何在?为什么不让国内外媒体采访曾金燕?这不是证明奥运前海外记者在中国可以自由采访是一句空话吗?
    
    给孩子晒太阳的权利,奶粉的权利,不得阻止朋友探望曾金燕。是最起码的措施。
    
    三, 胡佳与奥运都应当可以公共讨论
    
    在胡佳冤案水落石出之前,我们应当支持李劲松与李方平律师依法获得他的法律权利,同时也呼吁政府应当将胡佳案允许媒体报道与讨论,这并不是为争谁是谁非,而是为法律获得在阳光下呈现的权利,同时既然宪法与任何法律没有规定奥运会不能讨论,那么就应当允许公众在公开的媒体上讨论与奥运相关的所有问题,讨论某些被拘禁者的言论是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也在其列,既然我们国家规定了媒体不是党产与私产,那么做为社会公器,就应当有权利与义务来讨论公共话题,如果政府是光明正大的,那么他就可以将此案公之于众,来回应人们的质疑声——政府是否会因为胡佳仅仅影响了政府利益与情绪,触犯了奥运禁忌,被政府借用公权力来治政府私罪这一基本的疑问。
    
    壹报主人在博客大巴上开设的博客一个月不到竟然被连锅端,此公司负责事务的人员告诉我他们接到上海市政府新闻办指令认为此博客因有胡佳等敏感内容要全部锁住,我抗议这种不讲理的封锁信息行为。
    
    封锁信息只能激起公众的质疑和对胡佳的同情,国内外的一致反应已证明了这一点。其实如果公众可以自由获得信息,同时得到来自政府与胡佳亲属方的说法,他们不难在一个权利平等的架构内做出自己判断。如果证据确凿,我们虽然是胡佳的朋友与亲属,也不会偏袒胡佳。胡佳也应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我们是普通的百姓,完全没有力量与政府抗衡,但相信无论是个人还是政府都需守法。
    
    世上万物总有共同点,愿法律与人道成为双方的共同点。
    
    胡佳案也让公民媒体的作用浮出了水面,包括《壹报》在内的众多公民个人网络媒体终于接二连三突破禁忌,使人们看到,公民媒体是有效的。是新闻前线的扩延。
    
    也请关心胡紫微,关心杨帆门,关心种种奇异之事的国内媒体朋友们关注胡佳这一拷问我们灵魂的话题。
    
    我们的国家正遭受五十年来最大的雪灾,壹报主人祝福中国人齐心协力度过这一难关。在天灾面前,各利益集团首先放弃纠纷,一起响应国家政府首脑的指令,一起稳住大局,给百姓以关怀。
    
    从中国古代历史经验来看,领导人反思并寻找是否有重大的有德之人的冤案,给与平反也是减灾的一个手段。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2/200802030049.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