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雷激:真的,我不想唱衰国民党
(博讯2008年01月29日发表)

    
    “共军弟兄们,共军弟兄们,这里是自由中华民国……”,这是来自海那边的,与厦门隔海相望的国民党金门防卫部对解放军官兵每天必播的有线策反广播,声音随着飘忽不定的海风传入这位刚满一年零五个月小兵的耳朵里,忽而清晰忽而模糊,他没有顾忌那么多,心里只是想:只要能听到这亲切的声音就说明广播者没有反悔,还在昭唤我。于是他又将双手从铝制野炊锅中放进了海水中,拼命朝那十个高分贝大喇叭的对岸划了起来。-----
     (博讯 boxun.com)

    引题中描写的他,叫陈华福,来自福建省松溪县农村。他叛逃前是厦门守备四师十二团五连战士。我当年所属的部队是师直属122加农炮营。1981年2月,我们刚换防到前沿,驻进了混泥土浇铸的炮掩体阵地。5月中旬突热出现了这样“反动”的投敌事件,由于同属于一个师,陈华福与我一样都是80年的新兵,加上我营一连当时奉师作战部命令紧急调动了一门火炮带上了弹药,准备按直接目标将其轰毁。最后在上报北京总参核准后被指令取消炮击(据说取消的原因是79年新年元旦叶帅告台湾同胞书中的9条建议后,双方都默契地停止了炮击,但双方暗地里仍然加强着政治攻势,诸如广播,海飘、空飘些宣传单、食品等,而据我部侦察兵用炮对镜测距判定,陈华福已越过双方默认的公共海域,进入了金门国军管辖海域。我想高层怕的是:这一炮轰下去,又将打破海峡两岸20多年来不易的平静)。所以我特别震惊,且终身难忘。
    
    陈华福虽然侥幸逃过了这一劫,拣回了一条单纯的向往美好自由生活的年轻生命,但是等待他的不是吴龙根(大约是80年驾机叛逃至台湾的中共空军上尉,据说受到蒋经国的亲自接见并亲手将5000两黄金赠给吴)式的奖赏和荣耀,而是漫长的牢狱生崖和被凌辱欺骗的青春岁月。
    
    三个月以后,当我们部队这些被洗了脑的主流意识普遍声讨陈华福不孝不忠、只顾自已在资产阶级花花世界里自由快活的话题尚未尘埃落定,一个通报到营以上干部的消息说,陈华福被晋江出海捕鱼的渔民民兵抓获。已押送到31军军部监狱,择日军事法庭将开庭审判。据说审判时最初给陈华福定的罪名是反革命叛国投敌罪,判无期徒刑。后有位公派律师为他辩护说台湾属于同一个中国,陈华福只是投敌没有叛国。后改判18年(没看到判决书)。
    
    我们80年的兵,年龄严格限制在60年1月至62年12月出生的健康青年。我与陈华福一个江西一个福建,又不在一个作战单位,所以素不相识。我猜他当时最大也就21岁。这样一个来自闽西北极度贫困山区的懵懂青年,怀惴着质朴的改变命运的向往,冒着杀头和株连家族被迫害的风险,拼足了勇气乘着夜间站岗,携带了一支站岗配备的k47冲锋枪,偷了饮事班一口铝质行军锅向“自由”的海那边划去,谁知,结局会这样凄惨。
    
    这个堂堂的整天以“三民主义”光复大陆的国民党金门防卫部,在盘问不出这个青年更多的军事情报,没有利用价值后,这些可爱的国民党党军们,并没有考虑他起义来台的向往,也没有认识到陈华福作为一个投诚军人是不同于普通偷渡去台谋生的没有丝毫政治背景的贫民,而是将他拘留在金门进行毫无人性的封闭式派遣训练。大概是陈华福完成了国民党军们规定的训练课目,陈华福迅速被委任为盖有中华民国金门防卫司令部大章的“闽南地区光复大陆剿共特别行动部司令”。这个无一兵一卒的光杆“司令”,就这样被国军强迫任命了。
    
    8月底的一个风高夜黑的夜晚,陈华福被他们强行挟持着上了一艘小型冲锋舟,向晋江海域急驰而去。快到我方海域后,他们卸下一只无动力单人橡皮划舟,斥喝着陈华福下艇登舟。
    
    此时的陈华福,这位追寻自由美好生活的热血青年悚然颤抖的身上只携带着"委任状"、微型发报机等特务工具,在惊梦未醒的须臾间,便被以三民主义为旗幡的毫无诚信、廉耻的国民党抛弃。
    
    我今天旧事重提,是惊悉国民党这次立法委选举大胜,恐有以乘热打铁的势头一举拿下3月总统大选的迹象。我是个人微言轻的小人物,并不想唱衰也不可能唱衰这个拥有着搜刮了众多民脂民膏而美其名为“党产”的百年组织。它历史上的节节败退和两届沦为在野党的惨状,正是它假三民主义外衣行专制残暴统治之实的必然结果。
    
    在这个喜新厌旧审美容易疲劳的时代,尽管新生的民进党有许多贪腐,为了台湾的国际生存主权有割断中华文化的过激行为,但他们不会象连战、宋楚瑜那般以商经政,更不会象小蒋时代,同是政治犯因人的身份地位不同而一个奉为上宾(吴龙根)一个推入火坑(陈华福)。
    
    反观民进党执政,从贾甲到蔡陆军、再到吴亚林,没有一个有政治信仰的异见人士被其遣返。民进党政府对这些投奔自由的异士是基于国际公认的人权人道标准,遣返与不遣返有一条不可逾越的底线:就是被遣返人是否会遭遇当局的政治迫害!
    
    从81年到今天,掐指算来已整整27年。
    按常规不出意外陈华福已出狱近十年。
    我此时钩起这件早已沉入台湾海峡海沟的往事,不是想唱衰国民党;而是想追忆一下和我同年入伍的战友陈华福,问一声你是否还活着?
    要知道在那个无条件和党中央保持一致,二四六反精神污染,一三五批靡靡之音的泛政治化的年月,你一个被开除军藉的农村小伙,在军中监狱是否抵抗的住百倍的欺压和羞辱?你是否娶了媳妇过上了正常人自由的幸福生活?
    我没有能力给你某些物质慰藉,如果你还活着,且能听到我的说话,我只想对你说:82年的那一刻,如果再次发生类似于58年式的金门炮战,已身为基准炮炮长的我,会越权指挥我的瞄准手,第一炮向那言而无信谎言满天的大喇叭轰去! _(博讯记者:雷激) [博讯来稿]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08/01/200801291624.shtml)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